9d8fb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 起點-第六百八十五章 演技還行展示-bwb4d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玛利亚.帕夫洛芙娜讲到这里眼圈已经红了,整个人都陷入了莫名的悲伤之中。可以想象她对1801年的那段记忆是多么的刻骨铭心。
奈何良辰美景
不过这也很正常,因为根据后世某些罗曼诺夫家族学者的研究,对于1801年那场宫廷政变,其实整个皇室尤其是玛利亚.帕夫洛芙娜这一代人来说都是讳莫如深,基本上没有人愿意主动提起。
据说亚历山大一世的英年早逝跟此有非常大的关系,好像是这位沙皇登基之后就陷入了巨大的懊悔之中,对于弑父一事是痛彻心扉。甚至有说法是这位沙皇当年根本就没死,而是陷入巨大悔恨之中的他选择了假死遁入空门,最后去了家族龙兴之地科斯特罗马的伊帕季耶夫修道院当苦修士。
当然这些都是传说,只不过作为罗曼诺夫家族的一员,李骁多少还是知晓一点内情,知道那位便宜伯夫以及家族其他存在的几个后代都对1801年的政变谈之色变。那已经成为了家族禁忌之一。
而现在玛利亚.帕夫洛芙娜说了起来,而且感情不似作伪,很显然这样的宫廷政变已经让她对政治感到恐惧,如果不是生在帝王之家根本避无可避,这位帝国的女大公肯定会选择永远逃避自己的政治责任。
李骁缓缓地柔声回答道:“那确实是永远的伤痛,但是我们避无可避不是么?”
玛利亚.帕夫洛芙娜顿时不说话了,因为李骁说得很对,罗曼诺夫家族确实是避无可避,从米哈伊尔一世被选举为沙皇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家就跟政治跟俄罗斯血脉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
她幽幽地叹了口气道:“没想到你倒是看得透彻!”
李骁摊了摊手,很是无奈地回答道:“如果我说也想躲避这该死的命运,您信吗?有时候我也很羡慕卡尔,可以有您这样的母亲为他遮风避雨,可以享受音乐和艺术,这是多么美好啊!”
说着他叹了口气道:“但我没有,不是么?所以我只能直面这该死的政治了!”
試問夢歸處 熏旃漾
重生韓國大導演
絕寵醫妃:皇叔,請自重
大國師 姬朔
玛利亚.帕夫洛芙娜苦笑了一声,拿起茶几上的红茶慢慢地喝了一小口,然后说道:“你倒是个有勇气的,但是那些不是有勇气就能解决一切麻烦的事情,你知道吗?”
李骁笑了:“我当然知道,但我什么都没有,所以就更不能没有勇气了。如果连这最后的倚仗都没有了,那就只能任人宰割了!我爱生命我更想好好的活下去!”
玛利亚.帕夫洛芙娜变了脸色,她终于意识到了这个侄儿的不一般了。和卡尔.亚历山大相比他经历了风雨,知道了生命的珍贵以及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知道想要继续享受这些幸福就必须努力奋斗,而卡尔.亚历山大还没有这样的意识。
她缓缓地点了点头道:“你能这么坚强,相信二哥会非常高兴的。我这个姑姑也没什么可以帮你的,在国内我也是人微言轻,但是只要你这次的任务对威廉和奥古斯塔没有害处,我也不怕承诺你可以帮忙!”
李骁在心中摇了摇头,愈发地觉得罗曼诺夫家族就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物了,别看他这个姑姑刚才说得动情,好像完全无心于政治,但这些其实都是温情攻势,说到底,她还是想知道他的底牌。
李骁想了想,最后决定还是稍稍跟她透透底,毕竟她如果老是这么防着掖着容易影响威廉一世和奥古斯塔公主的情绪,耽误后面的沟通和谈判。反正他这一趟的主要任务是同威廉一世达成默契,为普鲁士背后阴奥地利开启便利条件,提前透露一点东西也能赢得友谊。
“您实在是太过于忧虑了,”李骁笑着回答道,“我知道您非常担心亚历山大公爵试图利用威廉亲王达成某些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这可能会伤害到亲王殿下。对吗?”
玛利亚.帕夫洛芙娜惊疑不定地看着李骁,因为按照她原本的估计,在她刚才那段温情攻势下,某人应该会极大软话态度,甚至被她感动。反正这一套应该会比较有用的,毕竟某人太年轻而且从未体会到家族温情,她这个姑姑“声泪俱下”的表演应该能打动他。
但事实跟玛利亚.帕夫洛芙娜的估计差距很大,某人的话锋虽然软了,但是经验丰富的她能觉察出这并不是因为温情攻势的作用,更像是某人被她烦到了,为了避免麻烦从而主动透露一些东西让她稍微消停一点。
从这个角度来看,某人真的算是铁石心肠,真是像极了家族曾经那些赫赫有名的祖先,比如说彼得大帝,比如说叶卡捷琳娜大帝。而某人这么年轻就这么厉害,今后成长起来还能了得?
玛利亚.帕夫洛芙娜不由得想起了亚历山大皇储,之前她觉得这个侄儿能力是很突出的,小小年纪各方面就很成熟了,只要不夭折应该算是家族历史上比较突出的领导者了。
但是跟李骁这番接触下来,她觉得亚历山大皇储的成熟就有点不值得一提了,那一位的成熟大部分都是尼古拉一世催熟的,而且有尼古拉一世在前面遮风挡雨以及一大帮子大臣在旁边帮衬,他处理事情天然地就比李骁简单和容易。
对比下来,玛利亚.帕夫洛芙娜很容易就得出了一个结论:亚历山大皇储可能不如李骁。如果易地而处李骁肯定会表现得更好。
这顿时让玛利亚.帕夫洛芙娜心中一惊,因为无论哪国,臣子比君主厉害,或者说皇储不如自己的兄弟都不是好事,那意味着夺储之争,意味着灾难。
当年唯一让玛利亚.帕夫洛芙娜稍稍安心一点的是李骁并不是尼古拉一世的儿子,在皇位继承权上排名很靠后,除非是尼古拉一世的儿子们死光光了,他才有可能去争一争皇位。这么想来某人就算再厉害也不过是为俄国增加了一个厉害的大公爵,说不定还是一件好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