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hrla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討論-第一千零五章 風流才子十一讀書-g57vm

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
苏青霓走遍了江南,又往北而去。来到草原上时,苏青霓救下了三个被追杀的人。
追杀他们的是鞑靼人,那些人射出的箭支即将射穿三人身体的时候,苏青霓出手了。
射过来的箭被苏青霓的内力反震回去,射死了将这些箭支射出来的人。
我有一個屬性板 怒笑
其他还活着的人惊住了,但不愧是凶狠的草原民族。他们只愣了一下下就反应过来,抽出腰刀朝着苏青霓冲了过来,一副要将她这个“妖怪”碎尸万段的模样。
别人都要杀自己了,苏青霓又怎么可能圣母地说不能杀人呢?
苏青霓不会轻易杀人,但也不会不杀人。
一个世界有一个世界的规矩。在现代社会,因为法律的存在,苏青霓是不会杀人的。在古代世界,若是平和的古代社会,苏青霓也不会杀人。但有些世界,弱肉强食,苏青霓自然是会杀人的。
这个世界虽然算是比较平和的古代社会,但两国之间有战争,是敌对的。苏青霓身为其中一方,自然不会对敌方留手。让这些鞑靼人活着逃回去,只会引来更多鞑靼人的追杀。
“多谢相救。”三个被追杀的人间鞑靼人都已经被冒出来的高手杀了,赶紧相扶上前道谢。
“不用谢。”苏青霓冲着被搀扶在中间的那人微笑,“好久不见。”
囂張秘笈 肥遁
苏青霓之所以出手救人,是因为认出了三人之中其中一个是卓敬业。
“青霓姐?!”卓敬业惊讶无比,没有想到会在草原见到苏青霓,更没有想到苏青霓的武功这么高。
“你怎么在草原?你的功夫……”
苏青霓微笑:“我离开京城后四处游玩,如今正好游览到塞外。至于功夫……我在游历途中遇到一个濒死的高手,他不想一身高深的内力随着他的死亡而消散,便将内功全部传给了我,还给我留了基本武功秘籍。我这一路上修炼,如今也有几分自保的能力了。”
調教大明
卓敬业三人想起苏青霓杀鞑靼人如同杀鸡一般轻松,腹诽这叫自保之力?这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卓敬业的两个同伴是保护卓敬业的,也都会武功,但他们自忖自己根本不是苏青霓的一合之敌,不由好奇卓敬业这么个文人是如何认识如此以为武林高手的。
卓敬业不懂武功,也不知道苏青霓现在的身手是足以傲笑整个武林的存在,他虽然吃惊苏青霓的“奇遇”,但没有怀疑。嗯,全都是话本子的功劳。
这里不是叙旧的地方,要知道还有鞑靼兵在追杀卓敬业三人。他们必须干净离开。
苏青霓将自己的马贡献出来给卓敬业骑,她和另外两人施展轻功跟在马后面。
一路疾跑,至少跑了上百里,四个人才停下来休息。
两个护卫已经累瘫在地上了,卓敬业也累坏了。骑马也是很累的,更何况他之前一路被追杀过来的。
苏青霓便一个人去捡柴火点燃一个火堆,又打了几只野兔回来,烤熟了分给三人。
三人吃了烤兔肉,喝了苏青霓给他们的水囊中的水,才如同活过来一样。
两个护卫坐得稍远些,留下空间让卓敬业和苏青霓叙旧。
卓敬业问了苏青霓这些年的经历,苏青霓也不隐瞒,一五一十地说了。多是各地的见闻,苏青霓语言精炼幽默,引人入胜,让卓敬业听得心向往之。
“等我辞官以后,也去游历天下。”卓敬业感叹道。
重生之小空間
重生候府之農家藥女
苏青霓看着卓敬业。
卓敬业摸摸自己的脸,疑惑地问:“青霓姐,我脸上有什么吗?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苏青霓道:“我只是想到等你辞官后肯定都已经很老了,还能走得动路吗?”
報告老婆大人
農門嬌之悍寵九夫
卓敬业:“我会在自己还能走得动之前辞官的。”
苏青霓:“听说皇上非常重视你,想来你以后一定是要入阁的吧?能那么轻易就辞官?”
卓敬业闻言有些得意。他和常文晏三人合称雒城四大才子,但其他人更加看重常文晏。明明他和柳哲亚三人的才华不下于常文晏,但就因为常文晏长得最好看,最招女人喜欢,便名头大过另外三人。
虽然常文晏是他们的朋友,但有时候,他们心中还是隐隐有些不服气的。
而科举过后,常文晏虽然成了状元又娶了郡主,走上人生巅峰,让其他人羡慕,但皇帝对常文晏却没有太过重用,反而更加重用他们三人。特别是卓敬业,皇帝可是将他当成心腹进行培养的。
卓敬业开口:“青霓姐,皇上的心思不是我们这些做臣子的能揣测清楚的。或许再过些年,皇上对我就没有那么重视了呢。”
苏青霓心赞卓敬业果然是看得最清楚的那个,这样的人才能够在官场中走得更远。
苏青霓干脆地换了一个话题,问道:“你们怎么被鞑靼人追杀?”
卓敬业想了想,留一半说一半:“鞑靼有再犯我大夏的心思,皇上派我来调查清楚。”
苏青霓道:“是调查朝中有谁跟鞑靼人勾结吧?”
卓敬业震惊地瞪向苏青霓。这可是大机密,除了皇帝和他以及很少一部分人,就再没有人知晓他此行的真实目的了。苏青霓又是如何得知的?
卓敬业不由生出警惕。
苏青霓洒然一笑:“不用戒备,我是猜测出来的,跟鞑靼人没有任何关系。”
卓敬业小心翼翼地探问道:“青霓姐怎么会如此猜测?”
苏青霓不答反问:“你可知道闫姝含的真实身份是什么?追杀她的黑衣人又是什么人?”
卓敬业摇头,不明白苏青霓为什么提到闫姝含。
苏青霓道:“闫姝含是有人专门培养出来的杀手,她盗走了成亲王私兵的兵符,被成亲王的手下追杀,才逃进了常家避难。”
卓敬业震惊无比。
闫姝含竟然去盗取成亲王的兵符!那她到底是哪一方的人?
可以确定,她绝对不是皇帝的手下。
卓敬业忙追问道:“那闫姝含是为谁卖命的。”
苏青霓不直接回答,只道:“闫姝含曾在我面前要杀了昭月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