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11w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笔趣-第六百一十四章 突破城門熱推-5xrpc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众人急扭头望去,只见吊桥顶端出现了道身影,脚尖在吊桥上轻点了下,倒纵而回。
正是风亦飞。
谁也没发现他是什么时候溜过了护城河,还悄悄的把吊桥上边系铁索的部位轰出了两个窟窿。
没了铁索栓着,吊桥瞬即板直的砸将了下来。
“又是你这狗崽子!”凌落石怒不可遏的暴吼出声,挥掌猛轰而出。
却不是轰向风亦飞,而是轰向砸下的吊桥。
他是想摧毁吊桥!
铁游夏早有防备,平平无奇的两掌拍出。
这一招平凡,使的人却不平凡。
因为他是铁手。
神侯府诸葛先生门下内力修为最深厚的弟子。
这掌法虽看似轻描淡写,却在大拙中潜藏了大巧,大稳中自蕴了大险,大静中吐纳着大动,这两掌,足以开山碎石,震天慑地。
出掌的同时,他手臂上关节都在‘啪啦啦’的作响。
一以贯之神功。
掌力交接,空气都为之震荡,呼啸之声大作,平地起了阵狂风,朝着四面八方逸散。
吊桥轰然落下。
风亦飞急轰出掌力,将城头上袭下的箭矢,掷下来的礌石滚木尽数拍飞。
铁游夏这次只是退了一步。
趁这机会,崔略商与冷凌弃已攻了上前。
凌落石连拍数掌将三人逼退,都未及追击,一片绵密的鞭影就袭了过去。
農家有女,野人相公欠調教 昕靈
我本傾城:邪王戲醜妃
只见影,却看不清那长鞭。
天降桃花
鞭风丝丝,鞭声似箭。
掌风猛烈,掌风如刀!
这一下,铁游夏三人被鞭影所阻,反是不便上前继续抢攻了。
鞭法突地一变,变得鬼神莫测,倏忽不定,鞭风时有时无,有时极快而夹带尖嘶,有时奇速但声息全无。
执着这足有数丈长鞭的是拍马赶至的‘大道如天’于一鞭。
很萌很囂張:喵喵世子妃
凌落石的身后浮现出了一道青铜门户的虚影,隐有头生双角的魔神影像在门中忽隐忽现。
他是以静制动,等鞭影真的抽到他身前时,他才一伸手,劈/拍/挟了过去。
无论于一鞭的鞭法如何变化多端,如何令人眼花缭乱,他都只把定了一个原则,只等鞭身真的攻到之际,他才还击。
就当它是一条毒蛇,他只攻打它的七寸!
于一鞭的长鞭也真似是一条灵蛇,不住翻腾、舒伸,时像毒蛇吐信,时似怒龙翻空。
有时卷成一团又一团鞭环。
有时鞭尖如晴蜒点水,铁鹘折翅,猝然而落,翩然而起,每一起落间都绞向大将军的要害死穴。
有时又抖得笔直,如条长矛般向凌落石刺戳,横扫直劈,急时无影,柔时如风。
在鞭影笼罩下,凌落石竟是进不得、退不得、移不得,只能定在了原地见招拆招。
鞭影在哪儿,他那淡金色的手掌便插了过去,鞭影也跟着荡了开来,又打从另一角落另一角度再作攻袭。
风亦飞边看边扑向了城门。
于一鞭还是有两下子嘛,这鞭法的变化完全都不输给屠晚的离魂锥了。
但也看出了一点,于一鞭不敢让他的长鞭与凌落石的手掌触及,显然凌落石的屏风四扇门大法也有特异之处。
雷零空空等一大帮子人看着于一鞭大战凌落石也是颇为意动。
余大将军挺强得嘛,这鞭法很牛啊!
到时可以看看有没有法子刷刷他的好感度,从他那学到这套高阶鞭法,这么远远的抽人感觉还挺爽的。
与风亦飞前后脚赶至城门前的还有铁游夏与崔略商,冷凌弃却是留在了吊桥上断后,挥剑阻挡城墙上投掷下来的礌石滚木。
一贴近城门,风亦飞就鼓足真气,全力轰击,这会也不需用上什么招式,闷头砸就是。
铁游夏和崔略商也是同样施为,所不同的是,一人用掌,一人用脚。
厚重的城门虽是铁皮包裹,极为坚固,但在内力修为深厚的三人轰击下也是整个变形,崩了,塌了。
风亦飞挥掌连连猛轰,仍是觉得城门后阻力重重,从缝隙中瞄了眼,顿时发现在那后边是堆叠起了许多沙袋砖石重物,已是彻底将城门下方堵死,以借此阻挡进攻。
铁游夏跟崔略商也明白了过来,齐齐飞身而起,重重的轰在城门的上方。
“轰”的一声!
巨响震耳欲聋,铁皮木块横飞四溅。
变了形的城门破碎了不知多少,整个打了个对折般倒拍了进去。
一片惊呼声夹杂着惨号声响了起来。
见城门破了,一众玩家登时大喜过望,绕过凌落石所在位置,直奔城门。
却忽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凌落石本就离吊桥不远,想要绕过去居然不行,接近了点竟不由自主地向于一鞭和凌落石的战团靠了过去。
那里似正发放着一股巨大的吸力,像是无形的漩涡一样,把众人一直朝着漩涡的中心吸了进去。
根本管不住脚步。
杀声震天而起,于一鞭座下兵马已是在满天箭矢的掩护下,潮水般冲前。
燕盟,鹤盟,鹰盟也在长孙光明,伏鸣凤,李镜花的号令声中,动了,他们却不是冲向城门,而是涌向了凌落石所在。
他们是存心想要把落了单的凌落石留在城墙之下。
风亦飞,铁游夏,崔略商也是一样打的这主意。
这是难得的好机会!
功力较浅的玩家会受明显影响,风亦飞也能感觉到吸力的存在,却也清楚的察觉,以自己的内力修为,能随时挣开,没多大阻滞。
凌落石却在此时,暴吼了一声,双手大张大合,猛地一分。
“轰”的一下,像有个大炸弹以他为中心爆发,狂猛的罡气向着四面八方激荡而开。
风亦飞急抬手,双臂交叉,护住了头脸。
芙蓉王妃
护体气劲震荡不已,仿佛随时都会湮灭。
铁游夏和崔略商也停住了前冲之势。
秋风扫落叶一般,人体到处乱飞。
抵御不住的玩家,在空中就化作了白光,许多人还被强横无匹的劲力扫进了护城河里。
于一鞭的长鞭也倒卷了回去。
得这空隙,凌落石飞身而起,凌空一个借力,就上了城头。
风亦飞已瞥见了雪糕和师弟两个,他们俩还算运气好,没落水,就是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灰头土脸的,有些狼狈,应该没有大碍。
“我们追!”
铁游夏的喝声在旁响起。
风亦飞一点头,随着铁游夏,崔略商和冷凌弃纵身掠出。
城门洞里就那点空间,去那人挤人的厮杀,还不如直上城墙,更好施展得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