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6wu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重返2008年 中二少年膚淺-第六百七十章 有因必有果熱推-b6udg

重返2008年
小說推薦重返2008年
洛夏瑾也没想到顾流萤能问这么多,但关于李达的事情,她并不想和顾流萤多说。
少年真正开始成长的时候,大概就是不再听从父母的话,也就是所谓的叛逆期。
洛夏瑾并非如此,但她也的确是有了自己的主见,以前她在顾流萤面前可是没什么挣扎反抗的力量,但现在,她已经能勇敢地说不了。
“你不要乱说,我和李达之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我果然是误会了。”
顾流萤在心里低语一声,洛夏瑾虽然不配合回答,但她也大概能猜到了。
一时间,她不禁有些失望。
她还以为自家女儿是在宫斗中战败了,结果现在才知道,她压根没入场。
就这啊?
顾流萤的心情一时也变得有些微妙,本来以为洛夏瑾都已经和李达是那样的关系了,现在想来,既然什么都没发生,那个酒店什么的也应该是误会咯?
不过,发生什么事情能让李达和洛夏瑾一起去酒店?
然后洛夏瑾明显是喜欢李达的。
顾流萤有些头疼。
“然后呢,你就打算这么算了?”
顾流萤心情有些复杂,她其实知道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她这个家庭复杂得很,特别是和洛冬青扯上关系,又牵扯到男人的问题,就容易牵连到上一辈的那些恩怨纠葛。
所以,能少生事端是最好的。
但顾流萤看着洛夏瑾心情郁郁的样子,却不像她就这样放弃了。
她很想教给洛夏瑾一个道理。
人生很短,而这短暂的岁月中,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一定要去争取,而不是想着放弃,以后还有。
不会有的。
就算有,也不会真的比之前的好。
而你能放弃第一次,也就会有下一次。
“不用你管。”
輪回修真訣
洛夏瑾展现出了叛逆期的特质,顾流萤的笑容不禁和善了许多,一伸手就揪住了洛夏瑾的耳朵。
“小家伙翅膀硬了啊?敢在你妈面前耍横了?”
“嗷呜,疼疼疼……”
洛夏瑾帅不过三秒,就被顾流萤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我能不能管?”
“能能能……”
洛夏瑾含着眼泪求饶,顾流萤这才放过她,教训道:“别说她们现在还没结婚,就算是结婚了,你也还有机会,不到最后的时刻,一定不要轻言放弃,知道吗?”
洛夏瑾顿时脱口而出道:“所以,当年,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顾流萤:“……”
这憨憨女儿,能不能塞回肚子里重造一下?
不过,她还真的说中了,但正因为说中了,恼羞成怒的顾流萤便捏住了洛夏瑾的脸颊。
葉琉璃東方洌 慕容瀾瀾
“现在你听我说就可以了,少插嘴。”
“呜呜。”
洛夏瑾话都说不出,只好呜呜两声表示知道了。
“如果你对李达的感情比较淡,那你就放弃吧,反正不过是初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到了那种无法割舍的程度,你就勇敢地去争一下吧。妈知道这样做不是对的,但人呐,总会有那么一两件事情,知道是错的,也会坚持做下去,因为有值得坚持的理由。”
顾流萤说着说着就开始感叹人生了,她的感叹,洛夏瑾是不会懂的,但是,洛夏瑾却燃起来了。
是啊,她知道自己是错的。
但是……
她至少想努力一下。
即便是现在,被顾流萤教育了一番,她也还是没有生出从洛冬青身边抢走李达的念头,但是,她想要让李达知道她的心意。
这样,她也就没有遗憾了。
人的想法时时刻刻都在变化,在之前,她只是想着不让李达知道,现在却又变成了想让李达知道。
“我明白了。”
洛夏瑾郑重地对顾流萤说道。
顾流萤点点头,道:“你现在想和冬青争的话,难度太大了,他们两个人感情正浓,你现在去做什么,都不会有什么效果,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也不做,润物细无声。
总有一天,李达和洛冬青会激情冷却,洛冬青很漂亮,会弹琴,但没别的本事,而且娇生惯养,而李达出身普通,就算现在开始发达了,但两人的观念一定会有些不同,相处久了,这种差异之处自然会有摩擦,到时候,你的机会就来了。”
顾流萤对洛夏瑾传授起了自己的战斗经验。
总结一下,就是避其锋芒,猥琐发育,等待时机,一击致命。
洛夏瑾还是第一次学到这种知识,一时间也难免有些兴奋。
“不过,那我得等多久?”
“慢慢等吧。”
顾流萤暗想,只要等下去,再等几年,她可能会选择算了,发现李达不过如此,又或者,依然喜欢李达,无法自拔。
时间和成长,会让洛夏瑾明白,她到底要的是什么,这样一来,她就不会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也不会错过自己真的在意的东西。
洛夏瑾却有不一样的想法。
她不想和洛冬青争抢,所以,她不用等太久,只是去找李达表白就好了。
告诉他,她喜欢他,然后,这份喜欢,很快就会结束的。
学到宫斗技能,她很兴奋,但她终究还是有理智的,没有被冲昏头脑。
对了,今天李达不是喝醉了么?
趁着他喝醉了,跟他表白和告别,也算是对自己这份感情做一个了断,日后,李达说不定都不会记得现在的事情。
这就是我要的机会啊!
那呆会只需要把洛冬青支开就好了。
洛夏瑾心里盘算着,顾流萤见洛夏瑾听进去了,便觉得也差不多了。
她会继续关注的。
女皇無雙
止於唇齒,掩於歲月 孤煙
顾流萤却是不知,她在教洛夏瑾偷家技巧的时候,自己也被偷家了。
顾流萤离开之后,餐桌上就只剩洛征远和顾流芳了。
喝酒的人吃饭会慢一些,其实顾流芳饭已经吃完了,但她却找洛征远要了个酒杯,并且满上了。
“来,李达倒下了,我陪你喝一杯。”
洛征远现在略有几分醉意,以他的酒量,这点醉意算不得什么。
他现在清醒得很。
“不用了,你本来就不太喜欢酒的味道,不用勉强自己,再说,小酌半杯就够了,我也不是嗜酒之人。”
洛征远拒绝了顾流芳的陪酒,顾流芳便自己端着杯子,仰头喝了一口。
本来就不太会喝酒,喝得这么急,下场自然不出预料,她被呛到了,不停地咳嗽,又辣到了喉咙,眼泪都流出来了。
洛征远看她这么狼狈,赶紧拿了两张纸给她。
“谢谢,让你见笑了。”
顾流芳擤了鼻子,随意地用手扒拉了一下受了刺激流出的眼泪,但却是越擦越多。
“你今天是怎么了?”
洛征远看得出来,顾流芳情绪不对,不然的话,她喝酒干嘛?
“没什么。”
顾流芳擦了擦眼泪,哽咽着道:“就是看到你们都很幸福,冬青也找到了值得依靠的人,有些激动。”
洛征远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这眼泪流的,明显就不是高兴的眼泪啊!
他多少能理解顾流萤现在的心情。
大家都幸福,只有她孤单。
虽然说今日之果都有他日之因,但可怜还是真的可怜。
过往的种种,洛征远差不多都释怀了。
当年离婚的时候,他是又怨又恨,觉得顾流芳亏欠他很多。
誤惹惡魔校草 十泉九美
但时间会让人的想法慢慢改变,以前责怪别人,后来也会在自己的身上找问题。
时间久了,洛征远自然也没办法责怪顾流芳了,唯一值得怨怪的,就是她不该丢下洛冬青。
但这其实也和他有关。
当时争夺抚养权,顾流芳完全没有可能争得过他,尽管在婚姻中他属于过错方,和小姨子搞到一起了,还有了个私生女。
可是那个年头,他们又不是走法律流程离婚的,而是协议离婚,顾流芳一气之下,把闺女连着老公一起丢了,远走海外。
她的确是有错,但他洛征远就那么干干净净吗?
和小姨子有染是既成事实,而顾流芳可没有在外面找男人。
无非就是追逐梦想,这也并非不可饶恕的过错。
是他和小姨子搞到了一起,却让前妻宛如大恶人。有时候换个角度,事情的对错真的就不一样了。
总之,人一旦从自己身上找问题,就更容易原谅他人,理解他人。
过去的对错且不论,现在最凄凉的,的确是顾流芳。
她没有新的家庭,也就是说,这么多年,她都没有再找男人。
这一点,洛征远还是心里有一点暗爽的。
男人的心思都差不多。
顾流芳要是和别人在一起了,他肯定也不会说什么,但心里肯定会有些不愉快。
毕竟是曾经同床共枕的女人,被别人肆意爱怜的话,那感觉不怪么?
而顾流芳不找男人的话,是不是心里对他旧情难忘呢?
这样子的话,男人心里会暗爽是很正常的。
于洛征远是如此,但对顾流芳而言,就只是孤独了。
没有人疼爱她,关心她,她最在意的女儿,现在还没和她和好,而且女儿都有了男人了,以后和她这个当妈的,更难有感情。
这样一想,顾流芳确实是挺惨的。
洛征远心里产生了同情,只得安慰道:“你也别太难过了,冬青现在也长大了,她会慢慢释怀的。你也不用太担心她不和你和好的事情,这不是有李达嘛,他是个好孩子,我会和他好好说说,他肯定也会帮你的。”
“嗯。谢谢你安慰我,我心情好多了。”
乘龍醫妃 千汐月
顾流芳又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就是让你看了笑话。”
顾流芳这样子,倒多了几分少女感,让洛征远有种重返少年时的错觉。
他笑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
他是下意识这么说的,但顾流芳却是脸一红,嗔道:“你少乱说。”
洛征远:“……”
他这才发现,他刚才那句话还挺暧昧的,虽然说的是真话。
他们以前是夫妻,当然什么样子都见过了,可现在已经过去了,再说这个,他一开始没多想,但顾流芳害羞了,搞的他也有些不好意思,却下意识回想起了过往恩爱缠绵的日子。
岁月能让人变得温柔,洛征远将那些不快的过去都放下了,遗忘了,但那些美好的记忆,还留在心里。
现在回想起来,竟有种莫名的感觉。
两人对视一秒,又分开,洛征远也有些不自然。
眼看着气氛越发暧昧,顾流芳连忙道:“说起来,饭也吃饱了,我也该回家去了。”
洛征远也连忙道:“我叫人送你吧,对了,正好让冬青也送送你,你们也可以多聊聊天,我去叫他。”
“谢谢你,阿远。”
洛征远顿时愣住了,这个称呼,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只是恍惚了一下,洛征远又很快反应过来,走到楼道喊了一声:“冬青!”
洛冬青没出来,倒是顾流萤走出了房间,回应道:“怎么了?”
“叫一下冬青,送一送她妈妈。”
“好。”
顾流萤去叫洛冬青了,而顾流芳也勾起了笑容。
她刚才有八分真情流露,但也有两分,是心存报复。
顾流萤,你欺人太甚,既然这样,就别怪姐姐我无情了。
姐妹二人,攻守互换。
这波啊,这波叫两极反转。
洛冬青很快就下了楼。
李达已经睡下了,她没有什么好照顾的,送一下顾流芳也好。
顾流芳没想到洛冬青真的会答应来送自己。
其实就是送她到外面的院子里上车,洛冬青又不会开车,当然不需要她亲自送顾流芳回去。
紧紧如此,顾流芳依然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进步。
如果顾流萤这个讨厌鬼没有一起跟过来就好了。
科學家異世修真實錄 劇毒術士
“姐姐有空常来玩啊。”
顾流萤客气地说道。
顾流芳也笑道:“好啊,我会常来的。”
就怕你到时候不欢迎呀!
洛冬青一直没说话,直到把顾流芳送上了车,她才平静地说道:“不会喝酒就不要喝,对身体不好。”
她闻到了酒气,也看到了顾流芳微红的眼睛。
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还是叮嘱了两句。
态度不算友好,但顾流芳一度怀疑自己是产生了错觉。
洛冬青这是在关心她么?
“嗯嗯,我以后不喝酒了。”
她连忙做出保证。
洛冬青便摆摆手道:“回去好好休息吧。”
“嗯。我回去就休息。”
这对话,顾流芳倒像是乖巧的小女儿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