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rsx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 愛下-第四百一十章 沸血冷卻之後熱推-gda1z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可以说如今安阳城的一切变故都与苏礼有关,此时他的形象若是落在旁人眼中那就真的是彻头彻尾的邪魔做派。
暗中操纵一国王室兴衰,却始终隐于幕后因果不沾,这是何等惊人的手段?
可是说起来或许令人不信,苏礼从头到尾都不怀有任何目的性。他只是兴之所至推波助澜,然后看事态的自我发展。
如今的情况就是四个儿子热血上了头,一起把挡了自己路的老爹给怼死了。但问题是,这个老爹不管如何不堪,他在世的时候却始终是可以遮风挡雨的那个人……
“如今乱局之下,平民百姓终究是无辜的。”苏礼似乎又动了恻隐之心。
随后他立于那皇城最高的之处,也就是皇宫中每日早朝的‘勤政殿’顶端,单手与面前虚空划动,刻画出了一道他很是熟悉的符箓……渡厄往生符!
渡厄往生,可超度亡魂驱逐阴翳,也可定人心魂安抚人心。
而苏礼此时更是以法力来施展,在威力上其实已经超越了自己师父孤棹子亲自施展……某种程度上来说,从这一刻起他就已经算是彻底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如今这一场乱斗平添多少亡魂,这一场兄弟阋墙生出多少人心阴翳?
乱局之下多少百姓心中慌乱。
便是都在这一道符箓之下,被驱散了开来……
明亮却并不灼目的白光以苏礼为中心辐射整个安阳城,被这温和的白光照射到的地方便是再无阴翳存在。
它不只是驱散了夜间的黑暗,也一并照进了人心之中。
不知多少人抬头看向秦王宫,似乎隐约间看到了那白光的源头之中,一个人影若隐若现。
婚色撩人:夜夜霸愛小甜妻
然后一个个狂乱的士兵丢下了手中的兵器,他们看着自己的双手简直不敢相信刚才自己做过的事情。
而那四个王子呢?则是茫然地看着自己已经倒地气绝的父王,那空荡荡的心中忽然间生出了无穷的悲苦……他们刚才做了什么?然后他们接下来又该怎么办?
没有然后了,他们四个几乎可以预见自己的下场……如果他们能够一鼓作气拿下自己其他的兄弟登上王位,那么自然是成王败寇无需多言。
可是他们互相都奈何不了对方,而他们的士卒却已经无心再战……
那么接下来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下场?
西秦,从来不是秦王灞这一家子的西秦,而是姬氏的西秦!
姬氏自有宗族,当年秦王灞本就是在宗族的支持下才能够继承他兄长的王位……所以对于宗族来说,西秦的选择从来就不只是他们。
偏偏,如今还有一个从血统与法理来说最正统的继承人流落在外,那么他们这四个犯上忤逆之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叮当~”
武器落地的声音,却是一个士兵连夜厮杀早已经脱力,然后连人带武器一起摔在了地上。
随后仿佛是开了一个头,越来越多的士卒丢下了武器。他们抬头看向皇宫‘勤政殿’顶上的那个白光之中的人影,竟然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諸天之從新做人
他们心中的阴翳被渡厄往生符给驱散了,于是空虚之下越是回想就越是觉得恐慌。他们终究不过是普通人,不像当权者那样野心可以遮掩一切。所以他们急切地想要忏悔……
被这么多人哭着喊着注视着,苏里也是会不好意思的。
他在无奈中展开剑翼,然后白光一闪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安阳城如何他已经不想去过多理会,或许对于这座城市中的人们来说他们真正头疼的事情才开始,但对于苏礼来说这里的事情就已经结束了。
……他一路高飞,但是下面却是还牵着那黑鲁,吐着舌头发足狂奔……苏礼接下来最感兴趣的,还是这家伙接下来会是个什么下场。
眼看这家伙被封禁了法力已经快撑不下去了,苏礼才在山中溪流便的一块巨石上落了下来。
而他才落地呢,身边就有一团流水化作人形显现。
黑鲁气喘吁吁地才跟上来,结果看到这流水的人形当场就要吓尿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阳神真仙啊!
原来是素水神君玄素。
“我总觉得你最后那一下,真是充满了恶趣味。”玄素没理会那吓得舌头都不敢吐了的黑鲁,只是好奇地看着苏礼说道。
这位与西秦因果牵连颇重的素水神君,却是时时刻刻都不忘关心着这个国家呢。
“我只是觉得那样的不孝子总是要吃点教训才行。”苏礼不可置否地说道。
但实情是,原本他们只是自己打自己的,但却因为苏礼的介入才成为了弑杀亲父的不孝子。结果结果苏礼最后还在他们热血上头的时候来了一张符箓让他们清醒了一下……这已经不能算是恶趣味可以解释的了。
玄素不可置否,反正自家这吉祥宝宝做什么都是对的,就算不对也必须整成对的!
她微微迟疑之后,却是忽然掏出了一柄款式古老的剑宗宝剑递到了苏礼的面前……这剑苏礼认识,不就是从先前安阳城归鞘宫中起出的‘素心剑’吗?
“把它交给姬泰的子孙后辈吧,我想了一下,当初对他的承诺不该因为一时之气而背弃。”玄素状似无所谓地说道,仿佛是丢出了一件垃圾般。
強扭的爸比好甜甜
倒是苏礼接过了这柄剑之后,饶有兴致地打趣道:“对了太师叔祖,我听过了你的故事之后还特意去了解了一下那位秦尊王的过往记载,有趣的是,他似乎还有一阵子喜好男风?”
玄素立刻就表情有些尴尬了,不过终究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前辈,她很快就淡定地说道:“那个啊,大概是因为当初我红尘历练的时候穿的是男装吧。”
“噗~”苏礼是真的喷了啊,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被西秦史书刻意淡化的谜题竟然会是这种答案……
所以说当年的剑宗还真是‘罪孽深重’……近在眼前的例子就是镇北将军宋锐,还好当时他早早地就遇到了自己师徒两个得知了真相,否则这宋锐恐怕也要过上另一种人生了吧。
苏礼觉得自己不就是考验了一下人性嘛,这有什么。相比起来玄素这才邪恶呢……这么一想,他是真的一丢丢负罪感都不会有了。
“好吧,不说这个了,麻烦太师叔祖把这家伙带回山中,我们剑崖教又要多一头不怎么靠谱的护山神兽了。”苏礼决定跳过这个话题,伸手一拽就将依然被狱锁封禁着的黑鲁给拽了过来。
黑鲁一脸懵逼,它的自由就这么没了?
于是它再一次声泪俱下地哭诉道:“求上仙放过小妖吧,小妖家里还有八百岁的老父老母,还有刚成婚的娇妻要照顾呢……”
已经和上次说得不太一样了,不过大差不差吧。
玄素如今也是神君,自然是掌握了一些因果推算之能。她小算一卦,然后露出一副了然又嫌弃的表情道:“我明白了,这果然是我们剑崖教走丢的狗子,既然如此就带回去吧。”
黑鲁一脸的问好,它忽然觉得自己落入了贼窝了……怎么它就成为了剑崖教的狗子了?
它开始奋力地挣扎,不顾自己被封印的结果想要开溜。
但是谁知玄素直接一条流水丝带将它给困得结结实实,双重封印之下它连动弹一下都不行。
露出一双眼见可怜巴巴地看过来问:“能放开我吗?我回自己走。”
玄素嫌弃地说道:“真不知道你们一家忠勇,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货色。算了,既然如此就让黑牙亲自来把你接回去吧,省得你误会什么。”
黑鲁当即浑身僵硬连挣扎都放弃了,它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了眼睛看向玄素问:“黑牙?哪个黑牙?”
“灾兽黑牙,你觉得是哪个黑牙?”玄素没好气地答道。
黑鲁当场就抖了起来,然后惨烈地叫了起来:“放我走吧,我现在不能见他,快点放我走!”
苏礼本来都要走了,却听到这黑鲁的剧烈反应所以就停下来奇怪地问:“你不是说要照顾父母娇妻吗?他们如今都在剑崖教内,有什么可不高兴的?”
錯嫁暴君:棄妃狠囂張 夢常玉
“娇……娇妻……?”黑鲁声音都抖了起来。
“不就是明月姬公主咯?她如今也是我剑崖教的护山神兽……若非如此,我又怎会如此轻易地放过你?”苏礼笑眯眯地说道,总觉得这黑鲁渐渐有趣了起来。
黑鲁干笑一下,然后表情艰难地说道:“我不会去行不行?要是没混出个狗样子就回去,那就太丢份了。”
见它这表情,再听它这么说,苏礼总算是有些明白它是个什么心态了……类似那些无比自信一心想要在外面闯荡出一番事业然后衣锦还乡的人,如果一事无成,那是打死也不想回去丢人的。
无声间,苏礼忽然摇头失笑。随后他说:“也罢,若是你坚持,就走吧。”
他松开了对黑鲁的封印让它离开。
黑鲁迟疑了一下,随后却是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跑,三两下就消失在了这山野之中。
玄素有些疑惑地问:“怎么不留下它?毕竟也是黑牙前辈的儿子,也是明月公主的丈夫……还有……”
苏礼摇头打断道:“只是觉得没必要,反正留下也是遭嫌弃的,就让它继续在外面闯荡吧。而我剑崖弟子在外行走,如果遇上了它,能帮的就帮它一把好了。”
“这样就够了,谢谢你。”蓦地,苏礼的身旁传来了一个温柔中带着清冷的声音。却是明月姬已经在不知何时来到了这里。
苏礼倒是不需要她的感谢,只是不明白她当初究竟是怎么看上这黑鲁的……
谁知明月姬仿佛知道他的疑惑,已经无奈地说道:“当年我们相识时,它还是那么地意气风发,再加上它本身也是天资卓绝,所以很自然就被它吸引了目光……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它却变成了这副性格,也不只它在外面经历了些什么。”
兩生緣傾城難寵 巴宰
说着说着居然有了些心疼的感觉了呢,果然女人都是心软的。
苏礼心说这能是经历了什么啊,不就是现实的毒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