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仙師無敵笔趣-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再入靈脩(六)展示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仙师无敌
庞小南走出了王员外府,看了看天色,现在是午后三四点的样子,时间不早了,得加快进度。
庞小南问王员外要了一匹快马,一开始王员外还有些不舍得,因为他怕庞小南是骗子,庞小南作势要走,他才让下人牵出了这匹汗血宝马。
“壮士,也不是我不信你,实在是最近的骗子有点多,这匹马给你,你也别想拐走,我们的马都是登记在册的,它的四个蹄子上都有编号……”
原来在森特国,马都是上了牌的,庞小南微微一笑,“放心吧王员外,我不会贪图你的马的。”
庞小南本来可以穿着金刚机甲飞过去,不过他想省一点燃料,金刚机甲到了京城还有大用。
果然是好马,庞小南疾驰了半个时辰,终于上山看到了新郎团的山门。
这可是个规模不小的堡垒,全部是用花岗岩垒成的,看来这新郎团里面还有建筑方面的人才,和大家传说的不错,这就是一个山城,不能用山贼或者土匪来形容了。
城门紧闭,城楼上面的士兵大喊道:“来者何人?”
“我找郎首大人,请大哥通报一声!”庞小南停下马,冲城楼大声回应。
“郎首大人是你想见就见的吗?有没有预约?”
“你就说,我是宰相府的特使,特来和郎首大人议事。”
很快,城门就开了,庞小南策马过去,进了城门。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在士兵的带领下,庞小南很快就见到了一个首领,此人瘦高个,白面书生的样子。
“你就是郎首大人?”庞小南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味道。
“哈哈哈,郎首,这就是你们这些人称呼我们头领的雅号吧?”白面书生笑起来有些妩媚,用现代词讲就是稍微娘了一点。
“你不是郎首,那你是?”
“我是这里的参赞,你口中的郎首大人公务繁忙,岂是你说见就见的。”
“那敢问参赞大人尊姓大名?”
“我叫花刺郎,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庞小南。”
“你说你是宰相府的特使,可有凭证?”
“这个凭证嘛,本来是有的,后来我们大人一想,就算有凭证,你们久居山中也未必认识,就没让带过来了。”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仙師無敵 txt-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再入靈脩(六)看書
“那你空口无凭,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奸细?”
“参赞大人,我要冒充大人物的话,为什么要冒充宰相府的人?这我要是回去了,不是送死吗?森特国会饶了我?”
“说的是有点道理,但是似乎强词夺理了,你还是得想办法证明你是宰相府的人,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花刺郎手一挥,立刻有两个大汉围了过来。
庞小南冷笑一声,这两个大汉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我知道宰相府的两个千金叫什么名字,这算不算证据?”
花刺郎手一挥,两个大汉退了回去。
“哦?那你说来听听。”
“参赞大人就不怕我随便编两个名字出来?”
“哈哈,你还别说,宰相府两个千金养在深闺,一般人是肯定不知道她们叫什么名字的,不过你太小看了我们的能力,我告诉你,刚刚那么巧,我正好知道这两位小姐的名字。”
庞小南愣住了,这森特国还没有互联网,小报倒是有,但是绝对不会刊登皇亲贵族的内部消息,都是些江湖传闻,花刺郎是从哪里得知宰相府的消息呢?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你新郎团的间谍机构遍布了京都。
“宰相府有两个千金,也只有两个千金,大小姐叫司马婕,现在还躺在病床上,二小姐叫司马婷,现在就在山下的镇子上。”
庞小南直视花刺郎,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这个准确的消息。
“哦?”花刺郎露出了笑容,“看来你还真是宰相府的特使,连大小姐生病的事情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来啊,赐座!”花刺郎朝后头一喊,立刻有人出来端茶倒水。
“特使大人,不知宰相大人有什么事情要和我们商议?”
花刺郎做了个请的动作,自己也端起了茶杯。
“郎首大人呢?”庞小南觉得还是应该和老大谈谈比较靠谱。
最主要的,还是要搞清楚这郎首究竟是何方神圣。
“哦,郎首大人真的是有要务在身,我已经去通知了,他会在晚宴的时候与你相见。”
“别啊,”庞小南一摆手,“我不是来吃饭的,其实我来,除了宰相府的事情,还有一件事情需要立刻办理。”
“什么事情?”花刺郎凑了过来。
“你们昨天是不是抢了一个民女?”
“没错。”花刺郎大方的承认了。
“能不能把她放了?”
“这个嘛,你得问她自己。”
“什么意思?”
“你以为我们吃了饭没事干去抢人玩啊,这都是那些新娘子主动要求的。”
“有这种事?”
原来,那些被抢的新娘子,都是在成亲之前指使人上山,求新郎团去抢亲的。
说到底,被抢的新娘都是不满家里安排的亲事,主动要求上山避难的。
庞小南为难道:“哎,早知道是这种情况,我真不应该答应王员外来趟这趟浑水。”
但是庞小南忽然记起一件事情,“我听说你们把那个新郎给腰斩了,是真的吗?”
“你在哪里听说的?”
“镇子上的人说的啊。”
“不可能,那家伙是来过,在城墙外叫嚣,不过我们没理,晚上他就回去了。”
花刺郎不像是在说假话。
“那这无风不起浪啊……”庞小南心想死人的消息总不能乱传。
“不过下山的林子里经常有野兽出没。”花刺郎提供了一个可能。
“算了,不去想他了,不过,这新娘子能不能让我见一见?”
“没问题。”花刺郎转头向一旁的侍从喊道,“来人啊,带特使大人去见昨天上山的那位姑娘。”
庞小南见到了王员外家的千金,此刻她正在和一帮男人玩骰子,那豪气干云的样子像极了女中豪杰。
“王姑娘,你让你父亲好担心啊。”
王姑娘确实天生丽质,不愧是镇上的第一美人,不过眉眼之间倒是有几分英气。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王姑娘以为庞小南是婆家请来救她的人。
“我是你父亲派来救你的,不过,我听说了,是你自己不想下山。”
“没错,我就是不满意我父亲给我说的那么亲事,这才让弟兄们把我抢走的。”
“可你这样不孝啊。”
“谁让我父亲不听我的呢,再说了,他还有儿子,有人尽孝的。”
“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呢,回趟家,把情况跟你父亲说清楚,然后你再回来,这样我也好交差。”
“不行,我回去了就恐怕回不来了。”
“你就说,你已经被山上的男人给玷污了,嫁也不能再嫁了,只能待在山上了。”
“你!有你这么出主意的吗?”
“这样一来,你父亲也不会再惦记你了,你过时过节还能回去看望一下家里人。”
王姑娘看了看跟在庞小南身边的几个兄弟,问道:“他说的算数吗?”
“参赞大人交代过了,一切都按特使大人的要求办。”
“特使大人?我父亲从哪里找的你,看来你本事还挺大,好吧,那我就回去一趟,哎,我母亲想来要担心死了。”
庞小南想跟王姑娘一同回去,去跟花刺郎告别,却被花刺郎拉住了:“特使大人,你这急事不是已经办了吗?我派人护送王姑娘回家,你就留下来用晚宴,我们郎首大人刚刚有派人过来交代过,务必把你留下。”
庞小南心想也是,正好和郎首见见面,了解一下山上的具体情况。
天很快黑了,花刺郎带着庞小南来到一个地势较高的地方,这里的风景独好,能够看到山上的很多灯火,看来大家依山而建建了不少的住所。
山顶有一个饭店,规模还挺大,花刺郎说:“特使大人,我们今晚就在这里用膳,这是我们火塔城最大的饭店,这里你可以吃到我们这里所有的山珍野味。当然了,这里也是我们郎首大人招待贵宾的场所。”
“这么说来我还算是贵宾了。”庞小南对自己冒充的这个身份生出了一份敬意,看起来当朝宰相的面子很大,连山贼都敬畏几分。
花刺郎选了一个优雅的二楼包间,领着庞小南落座,不多久,一个气度非凡的男人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冲庞小南抱拳道:“特使大人,敝人公孙盛,来迟了,还请海涵。”
花刺郎起身介绍道:“这就是我们火塔城的城主,公孙盛大人。”
“哦豁,原来你是城主,不是郎首大人啊。”
公孙盛笑着摆手道:“郎首和新郎团是山下那些不明就里的人叫着玩的,我们山上的大多是修身养性的人,这夜夜做新郎的事情,我们可是干不来。”
“大家坐吧,我吩咐马上上菜。”花刺郎走出包间交代了一下站在门口的侍从,然后走进来说,“今晚月色不错,要不我们边吃饭边喝茶,喝个晚茶怎么样?”
“还喝茶啊,那岂不是要搞到很晚?”庞小南担心司马婷一个人在客栈会出事。
“怎么?特使大人晚上还有事?”公孙盛关心的问道。
“事倒是没有事,就是我家小姐还在山下……”
“这个好办,我派人去把宰相千金接上山来。”花刺郎立马起身,要去安排。
“这个不好吧。”庞小南担心火塔城是要囚禁司马婷。
“特使大人是在担心,我们要软禁两位?”公孙盛直接说出了庞小南的担心。
“没错,我是有这个顾虑。”庞小南也不遮遮掩掩。
“特使大人多虑了,软禁二位对我们有什么好处?这不是明显的向朝廷叫板吗?只会引来更多的官军,这对我们有百害无一利。”
公孙盛的目光炯炯,一脸的正气,“特使大人,你一身的功夫,我就是想软禁你,恐怕也阻止不了你要逃脱吧。”
庞小南很惊奇,自己的闭气功夫那么好,怎么会让公孙盛看出自己的底细呢?
“城主大人明察秋毫,佩服佩服,”庞小南转向花刺郎,“我看这山上风景如画,上来住两天也可以愉悦身心,就有劳参赞大人去帮我接一下小姐吧,报我的名字就可以了,我叫庞小南。”
花刺郎出去安排了一下,救回来和庞小南、公孙盛一起吃饭了。
果然如花刺郎所说,这晚宴非常丰盛,真是山珍野味应有尽有,有麂子肉、腊兔肉、野山菌、冬笋、烤山雀、人参炖野鸡……
“是不是有点浪费啊?”庞小南觉得这帮山贼真是活的太奢侈了,他们就三个人吃饭,竟然十好几个菜。
“不浪费,我们慢慢吃。”公孙盛自己吃的很少,却一直在给庞小南夹菜。
“不知道特使大人这次来,是有什么要务和我们火塔城交代呢?”
花刺郎在一旁提到了重点。
“是这样的,城主,参赞,我听说啊,不,我家宰相听说啊,你们这里兵强马壮,但是又不归属朝廷管辖,这对朝廷来讲,似乎是有些说不过去,所以我来是想问问你们,你们接不接受招安啊?”
庞小南故意假冒朝廷的意思,是想看看火塔城的力量能不能为我所用。
“特使大人,这招安,我们也不是没考虑过,但是招安之后,我们这帮人会得到什么待遇,这恐怕不好说吧?”公孙盛表达了自己的忧虑,“况且我们和朝廷并没有作对,我们过我们的生活,大家互不干扰,不是很好吗?”
公孙盛的眼睛里满是笑意,但是庞小南也看到里面隐藏着杀意。
“我理解你的顾虑,但是天下之大莫非王土,你这是在森特国的大地上,还有这么强的武装力量,这对朝廷来说,如鲠在喉啊。”
庞小南是真的进入角色了,他这电影明星总算没有白当,要扮个王公大臣还是不在话下的。
“特使大人,你看是不是可以这样,”公孙盛端起一杯酒,“我们呢,也知道朝廷为难,我们占的地盘确实是王国的土地,这样,我们每年交一定的税赋给朝廷,朝廷呢,就当我们是个独立的城市,在王国统治下的一个特殊自治的州府。”
庞小南想了想,这不就是军镇的形式吗?
“那我想再问一下,要是王国面临外敌,需要从你这里调兵,你给不给?”
“这个嘛……”公孙盛看向花刺郎。
花刺郎接着说道:“原则上呢,我们应该派兵支援王国的军事行动,可是我们这里生活的人们啊,都是厌倦了打打杀杀的生活才聚集到一起的,一定要出兵,就违背了他们的初衷,很难动员的。”
“那如果有人来攻打火塔城呢?”
“那就另当别论了,那都不用动员。”
庞小南冷笑了一下,长舒了一口气,“城主啊,你们这相当于是想当这国中国!”
“这怎么能说是国中国呢?”花刺郎否认道,“我们顶多也就是国中一个小城邦,和其他州府的区别,也就是不出兵而已。”
“不止是不出兵吧,你们还享有自治的权利啊。”庞小南可是建立过霍拉马城的人,城与国是什么区别,他一眼就能看穿。
“呵呵,特使大人啊,我们就不去深究这其中的差别了,你是明白人,我们这点要求希望你能帮我们在宰相大人面前通融通融,我们火塔城不会忘了你的大恩大德的。”
公孙盛再次举起酒杯敬庞小南。
“那这税赋……”庞小南也端起了酒杯。
“只要是钱的事儿,都好说!”花刺郎也端起了酒杯。
“好,两位大人都是爽快人,不过,这事儿可不是宰相大人说了算的,国王陛下才是最终的决策人。”
“特使大人谦虚了,谁不知道当朝宰相虽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实际上国王陛下不也是听他的吗?”
“不可说不可说……”庞小南连连摆手,装作高深莫测的样子。
其实他不知道,森特国的宰相司马嵇,确实是权倾朝野,国王不过才二十来岁,朝政都已经交给了司马嵇在打理,换句话说,名义上司马嵇只是宰相,实际上他才是真正的国王。
庞小南从火塔城这里探听到了这个天大的消息后,他觉得以后要是有事要找火塔城帮忙,这是一个最好的契机。
只要他帮火塔城和朝廷谈妥了这个条件,那么以后找公孙盛帮忙,那就是相当的便利了。
庞小南一直在用灵识试探公孙盛的实力,但是发现怎么也探测不出来,而花刺郎更是全无武功,但是公孙盛绝对是高手,眼神里能看出来。
“城主大人,我想冒昧打听一下,你的武功,是什么水平,为什么我在你身上看不到任何的功夫底子呢?”
庞小南决定开门见山,这个问题搞清楚了,他就能估算火塔城的大致战斗力。
“哈哈,特使大人,兵法云,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为上策,我这武功嘛,也是一个道理,你看我完全就是个不会武功的人,不过那是因为我在特使大人面前没有动武的必要。”
“你是说,我完全不可能是你的对手?”庞小南吃了一惊,自己虽然是半圣巅峰,但在灵修界也算是佼佼者了。
“不不不,特使大人,你误会城主的意思了,”花刺郎接话解释道,“城主是说,他和你没有动手的理由,因为我们是朋友嘛。”
“那你的真实实力是?”庞小南还是不想善罢甘休,继续盯着公孙盛。
“如果非要评级的话,城主现在应该已经是真圣巅峰了吧?”花刺郎探询的看向公孙盛。
公孙盛笑着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
“真圣巅峰?”庞小南惊呆了,“那就是半步成神了啊。”
“哈哈哈,什么神不神的,我对这些都没有什么兴趣,顺其自然了。”公孙盛再次举起酒杯,“来,特使大人,我们一见如故,我再敬你一杯。”
庞小南羡慕的看着公孙盛,在这个世界上,能达到真圣巅峰的人,凤毛麟角,以前庞小南想都没想过,自己能够和真圣巅峰坐在一起喝酒。
“城主大人,你是怎么达到这么高的境界的?”庞小南也想学习一下修炼升级的经验,虽然自己穿上金刚机甲就连神仙都难打,但是毕竟不能天天穿在身上。
“我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经验,”公孙盛很坦荡,“不过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的功力大增,也是从来到火塔城开始的,跟这里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什么环境?”庞小南环顾四周,他并没有觉得这山上和别的山上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就算是氧气浓度高一些,也不会对修炼有什么特殊的益处。
“远离斗争的环境啊,平静祥和的心境啊,这些都是会对修炼有帮助的。”
“哦,明白了。”
“我就知道特使大人是聪明人。”
庞小南推断,既然城主公孙盛是真圣巅峰,那么火塔城的兵力一定是非常强盛,因为强将底下无弱兵。
“不过参赞大人,我看你好像一点武功都没有吧?”庞小南疑惑的看向花刺郎,城主这么厉害,作为他身边的人,至少也该有点武力值的。
“他可比我厉害,”公孙盛笑道,“他不用出手的,他用这里就能运筹帷幄了。”公孙盛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自古以来,拳头哪里有脑袋厉害啊,你看朝廷里那些当官的,武官在前线拼命杀敌,到头来不还是得受文官的牵制?”
“那倒也是。”庞小南这才看清公孙盛和花刺郎这一文一武的搭配是多么的和谐。
“城主,我想问问你,你们的城防有配备热武器吗?”庞小南在森特国一路走来,倒是看过好多州府的城墙上都有大炮,唯独在火塔城这里没看着。
“你是指枪炮吧?”
“是的。”
“我们没有配,那玩意儿不实用。”公孙盛喝了一口茶。
“不实用?此话怎讲?”庞小南还头一次听人说枪炮不实用的。
“你也知道,我们以前和森特国的官军多有矛盾,所以很多物资受到了限制,比如铜铁这些,所以也就没有材料制造枪炮,而且这枪炮结构复杂维护不便,不如我们的弓箭和弹弓实用,山里有的是木头,可以就地取材。”
“可这弓箭也好,弹弓也好,威力没有枪炮大吧?”
“这就要看谁使用了。”公孙盛意味深长的看了庞小南一眼。
庞小南一下子就明白了,一般人用弓箭,就是靠弓箭本身的性能取胜,但是火塔城的士兵不一样,这里的士兵都不是普通人,都是修行的人,也就意味着能在弓箭上注入炁的能量。
“真想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跟着城主大人学学,你是怎么管理一座国中之城的。”庞小南是真心的佩服公孙盛和花刺郎,能把火塔城经营的这么井井有条。
虽然他自己也建设过霍拉马城,但是那完全不一样,霍拉马城有多方的帮助,做事的也是其他人,而这火塔城,完全是在敌对的环境中建立起来的,创业有多艰难可想而知。
“特使大人谦虚了,你要想管,你一定也能管好。”公孙盛走到窗前,看着头顶的月亮,月光洒过他的头顶,给他披了一层白沙,“只要特使大人帮我们把这件事情落实好,火塔城随时欢迎你来常住。”
“好,我一定竭尽所能,争取不辜负城主和参赞大人的期望,”庞小南站了起来,举起了酒杯,“来,为了火塔城的美好未来,干杯!”
“干杯!”
第二天,庞小南就打算继续往京都进发。
司马婷倒是有些不舍,“诶,你看这里的风景多好啊,要不我们再歇息两天?”
昨天庞小南没仔细的观察火塔城的环境,今天没事出去溜达了一下,发现这里真的有如世外桃源一般,难怪这些修行的人都要跑到这里来。
不过风景再美,他也不好意思多呆,因为公孙盛还等着他去给宰相大人回话,要是这个事情办不好,他庞小南吹过的牛皮就会破,到时候这个火塔城都会瞧不起他。
“你这样,如果你想留下来,你就一个人留在这里,我自己去京城。”庞小南心想把司马婷留在火塔城也未尝不可,她要是伤好完全了之后,完全可以自己回去。
“那不行,要是有人打我的主意怎么办?”司马婷可不敢一个人留在火塔城,这可是人们口中的山贼聚集地,多危险啊。
“那你还等什么?走吧?”庞小南带着司马婷上了马车,公孙盛和花刺郎亲自出来送行,直到把他们送出了城门口。
庞小南在前面驾马,司马婷则坐在车厢里,她问庞小南:“你是怎么和他们的首领接上头的啊,我看他对你还挺尊敬的。”
“我的大小姐,我是打着你的牌子才有这么大的面子的。”
庞小南把自己假冒宰相府特使的事情说给了司马婷听。
“哈哈哈,想不到你还挺狡猾的。”司马婷非但没有怪罪庞小南,还对他的行为表示了赞许。
“你说,要是你父亲知道了我假冒他的特使,他会怎么对我?”庞小南回头望了司马婷一眼,别说,司马婷比那个镇上的第一美人还要美。
第一美人昨天回了趟家,一早就回了火塔城,还给庞小南带来了一百两黄金,说是王员外的谢礼。
庞小南收下了黄金,把那匹汗血宝马交给了王姑娘,说就算是王员外给她的嫁妆了。
“父亲要知道你这么胆大妄为,一定会杀了你的!”司马婷的语气很肯定。
“那怎么办?”庞小南有些慌,虽说自己有秘密武器,可是这京城里卧虎藏龙,说不定就真的有去无回了。
“我不说,你不说,他怎么会知道呢?”司马婷调皮的朝庞小南眨了眨眼睛。
“那你可得保守秘密。”
“那就看你一路上怎么对我了。”
“保证你吃好喝好睡好,你别忘了,我身上可有一百两黄金。”
“也不知道那个王员外哪来的那么多钱,一百两黄金可以在京城买个大宅院了。”
“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土豪了吧,你可别小看民间的财富。”
两人说说笑笑很快就进了北河府的地界,离京城大良府也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