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a4v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坐忘長生笔趣-第一千兩百三十一章 分外眼紅閲讀-p5kxt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
空中突然出现鸤鸠的那双阴阳瞳,饶有兴趣地扫过下方徒劳奔命的众人,不断有人惨死在空间裂缝下,在腾起的血焰中发出凄厉的哀嚎。
最強紈絝少爺 明成
血雨越加磅礴,肆虐着这一方已经支离破碎的天地,那几位大乘修士还在寻找阵眼,也发现了空中的黑白双瞳,一声怒吼如同惊雷炸响。
億萬分身存檔 豬賺頭
侯門嫡秀 清風逐月
“鸤鸠!”
阴冷的笑声从高空飘下来,隔着大阵,鸤鸠笑得极为肆意:“这不是烛霄兄吗,你怎么在这里?啊,莫非你也想擒我去换仙宝?”
出声的是一位九幽那边的大乘修士,之前没出现在鹤翁的山河伞下,此时却终于忍耐不住跳出来,指着天空骂道:“鸤鸠,你是不是想死,竟敢把我们这么多人困在阵中,赶紧把大阵打开,不然等我出去就是你的死期!”
“哼!”鸤鸠完全不为所动,冷笑道:“既然如此,你还是在阵中继续呆着吧,谁先死还不一定呢!”
说完,也不再理那人的叫嚣怒骂,看向站在另一方,目光陡然变得凶狠!
“柳、清、欢!”
倾盆血雨之中,柳清欢抬起头来:“鸤鸠,你不会只剩下这一对眼睛了吧?”
他的语气冷静又平淡,还充满了疑惑,仿佛在真心发问,却激得鸤鸠怒火大炽,显然想起了当年的焚身之仇,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天空。
“那真是让你失望了!我不仅没死,还重新塑出法身,而当年毁身之仇,今日咱们一并清算!”
“不对。”因果簿出现在柳清欢手中,他淡淡地道:“你现在的这具身体应该不是你的吧,他原本的名字叫方荣祖。”
“你怎么……!”鸤鸠惊疑出声,又半途住嘴,却已经露了馅,不禁恼怒至极地大吼道:“你手上拿的何物!”
宮心計:冷宮皇後 東方鏡
柳清欢举起手中的薄册,诧异道:“你不认识?”
“我该认识?”
柳清欢瞬间明白了,看来鸤鸠并不知道有一缕他的残魂也曾灭在他手上。
当年,鸤鸠被净莲劫灵火毁去法身之时,应该是想办法分裂了自己的阳神逃了出去,而其中一缕附在了凡人身上陷入沉睡然后跟到了地府,被他所灭。
他又看了眼手中的薄册,净莲劫灵火威力极为恐怖,这些残魂逃出去可能也没剩下多少,而如今因果簿上已无“魏嵬”之名,说明剩下的残魂在他以笔勾杀之时大概率都已同时泯灭,就是不知道鸤鸠又是以何种途径重新以“方荣祖”之名再次回来的。
心念电转间,柳清欢将因果簿收起,道:“鸤鸠,你我之仇不涉旁人,如今我来了,你是不是该放人了?”
“休想!”鸤鸠没等到之前的回答,脸色越发阴沉:“既然不告诉我你手上是何物,那就拿来吧!”
话音一落,便有咔嚓碎响从空中传来,一条深长的血痕如奔雷闪电一般纵劈而下,将整个天空撕裂成两半!
柳清欢心中一紧,右手往虚空一抓,银黑的长枪蓦然出现,枪身怪异的铭文尽数浮起,如泼的血雨竟顿了一顿,无数血珠就那么悬停在空中,而下一瞬,血雨便像受到吸引一般,尽数往弑仙枪灌来!
柳清欢不由一惊,就见枪身迅速染上血色,一个个铭文也像吸饱了血一般变得鲜红,一股比原来的凶煞之意更为可怕的气息轰然而起。
“不对!”
这一刻,柳清欢暗叫不好,但心中涌起的暴戾之感如同疯长的野草一般越来越强烈,冲得他双眼立刻变得通红,眼见那道血痕也劈落下来,也来不及细思,毫不犹豫地用力一掷!
不畏將來 不念過去
“轰!”戾气沸腾,卷挟着血雨腥风,形成一条越来越粗壮的风卷,又宛如一条凶龙冲天而起,一路所向披靡,将那些横在空中的血痕尽数碾碎。
那弑仙灭神般暴戾而又恐怖的气势,让着急想要报仇的鸤鸠眼中难得的浮起了一丝清明,甚至感到了惊惧,而一察觉到自己竟升起了退缩之意,怒火便再次席卷上心头。
“啊啊啊柳清欢我杀了你!”
只剩下半边的山峰之上,鸤鸠状似疯魔,黑潮一般的光芒从他的身体中狂涌而出,那些正忙着在地上刻画什么东西的门人骇然色变,掉头就跑。
与此同时,大阵中又传来雷鸣般的炸响,那些大坑一个接一个地爆开,坑中的血水如同掀起了大浪,却渐渐失去了威力。
却是云铮等人终于找到了阵眼,趁着鸤鸠注意力都在柳清欢身上时,几个大乘一起出手,河图血杀大阵终于被破。
然而还活着的修士却已没剩下多少,经历这一连串变故,他们也顾不得什么仙宝了,更不敢再留下来看热闹,见阵一破,便飞速往外逃,只想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
“鸤鸠,滚出来!”
之前那位名为烛霄的九幽大乘一出阵就大声吼道,却见对面山顶上射下一道黑光。
烛霄满心不悦,摸了摸自己右手姆指上一枚古戒,只听一声尖啸,一个尸傀跳了出来。
那是一只尸皇,一身紫金甲威武不凡,古铜色的脸与常人无异,两只黑幽幽的眼珠射出慑人的光,然而它刚刚举起手中沉重的甲盾,那道黑光就淹没了它。
“呼~”仿佛有人轻轻喘了一口气,气势逼人的尸皇就像从没出现过一样,完全消失在黑光中,连片指甲都没留下。
没走的鹤翁等人都吓了一跳,纷纷露出惊色,而那位九幽大乘一眨眼已到了极远处,只留下一句话:“鸤鸠你给老子等着,回头再……”
众人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再看山顶上从一团黑芒中露出身形的鸤鸠时,神色就变得复杂了许多。
“跑得倒快!”鸤鸠居高临下的冷笑一声,看向其他人:“你们呢,要走的可要快点,丑话说在前面,现在不走,接下来也别走了!”
黄龙真人拧起眉头,正欲说话,就听鸤鸠又道:“对了,听说天训老人已算到这一个战季结束的日子就在最近,凤凰龙阳等人都已到冥山上去等着了,你等怎么没去?”
“什么!”此话一出,几位大乘都惊呼出声:“战季马上就要结束了?”
“不是说还有几十年吗?”
“战季结束的日子原本就不定,几十几百年的出入都有,如果真是天训老人算的,那极可能是真的!”
神牧師
“不行我得马上赶去冥山,不能错过战季结束的大造化!”
“那些老东西也太不地道了,竟然把这个消息瞒下,肯定是想少一个人,他们就多分一杯羹。”
几个大乘转身就走,只有黄龙真人有些歉意地往这边望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云铮在旁边听得目瞪口呆,而山顶上,鸤鸠几句话就把人说走了,发出了得意至极的大笑声。
只有柳清欢似乎完全没受到刚刚众人的话影响,他仰望着那一排数个立在鸤鸠身后的木桩上绑着的人,眼中因为使用弑仙枪而还未褪去的戾色也稍减了几分。
“音音……”
他低喃一声,最中间那位长发凌乱的女子却像是听到了这声低喃,抬起头来,看到他后眼中满是欣喜与留恋。
留恋?
柳清欢心中陡然浮起一股不安,下一刻就见穆音音的神色变得坚决,身体猛地化为一道艳丽无比的红色火焰,朝背对着她的鸤鸠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