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op精品都市异能 明末黑太子 愛下-第820章:犒賞三軍展示-1j34n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十一月初六,也就是距某太子下令追击辫子大军的十一天后,城外出现了两支人马的身影,那便是周遇吉与孙传庭所率领的部队。
溺愛成癮 玉師師
由于城内用水紧张,害怕战殁者的尸体污染地下水,所有官兵都须暂时驻扎在城外,便于取水洗漱,顺便进行阶段性隔离,以免有病毒传染百姓。
带兵之将可先行进城汇报战况,孙传庭、周遇吉率麾下总兵官级将领前往东宫,觐见某太子。
“两位爱卿免礼平身,为本宫说说之前的战况吧!”
“回殿下,末将率部先行出发,于二十七日抵达石城匣关隘,并未发现有东虏经过之踪迹,后又遣飞骑去往慕田峪,据俘获之东虏士卒供述,虏酋已率其部曲经此处出关。”
慕田峪是内外两道长城的汇合处,以西都是需要连串两道长城的,这里是最近且最为便捷的出关地点,皇太鸡选择这里也是合情合理的。
歌吟上海灘 暮雨初歇
这与之前某太子的猜测相一致,不过追兵没咬住对方,现在再放一连串的马后炮就没啥用了。
“臣于半天后赶制慕田峪,与周总戎所部汇合,商议之后,决定出关追击虏酋大军。于二十八日发现尚未渡过汤河的东虏大军队尾,经过一番激战,毙敌约三千,俘获近五千,可惜均为东虏所弃之残兵与包衣。加上之前沿途俘获之数量,王师二部供俘获约八千东虏,臣率王师精锐,却未能截杀虏酋所部,现自行请罪!”
结合是役的情况,孙传庭觉得此次追击虽然算是收获颇丰,但较于京城之下的战斗,并不尽如人意。
追的还是无心恋战的东虏,战果也仅有万余,俘虏还是以东虏的包衣为主,这样的结果并不能让孙传庭满意。
“王师官兵伤亡如何呀?”
逍遙天尊在現代 林楓LF
某太子最关心这件事,不论战果如何,有一个前提条件,也之前跟他们说明了,那就是绝对不能把带出去的部队打光了,被重创也不行。
神偷嬌妻不要逃
这近两万骑兵可是整个大明作战部队里的精锐,一旦损失严重,那就等于折了家底,往后再想恢复元气,就得用上好几年的时间。
在蒸汽坦克还不能立刻列装部队的情况下,目前保证王师的机动性,就必须倚仗包括其他各部在内的这几万骑兵。
都市兵王 河帥
连东宫卫队也仅仅编了一个骑兵旅,其他各部即便补充兵力,也都是步兵与炮兵,可想而知战马资源有多紧张了。
往后即便与漠南檬古握手言和,可以从那边进口战马,也不可能在顷刻之间,便一次进口上万匹。
“回殿下,阵亡近百人,受伤近千人!”
己方的伤亡还在孙传庭的承受范围之内,按照十倍的战损比来看待是役,王师倒是打得相当不错。
“那便好,本宫会遣医师前往城外大营诊治受伤将士,进朝,立刻通知吴院长。两位爱卿率部浴血奋战,一路辛苦,待沐浴更衣之后,本宫设宴款待两位与诸将。”
只要己方损失不大,至于杀多少辫子,某太子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一旦收拾了孙传庭,万一大明又要完犊子了可咋办?
“臣愧不敢当!”
孙传庭可不敢就这样息事宁人,跪在地上并没有起身。
“爱卿无须如此,本宫派爱卿率部前去追击,也就是要确认东虏大军是否彻底退出关外而已。之前王师已然在京城取得大捷,而两位爱卿又在慕田峪之外再次杀敌立功,王师可谓是屡战屡胜。今毙敌四万有余,焉能不庆祝一番?若是不加赏赐,反而降罪于爱卿,本宫便是是非不分之人了。有劳两位爱卿将战报书写一番,字数控制在五百字以内即可,本宫会遣人将此战报送往兵部与报馆,也好让朝廷上下与城内百姓高兴一番。虏酋此次入关,除抢些粮食之外,算是白来一趟,还损兵折将数万之巨。相比之下,王师不但成功退敌,而且算是大获全胜了。此乃自万历年间,从未有过之壮举也。与王师将士密不可分,本宫计划从明天开始,兑现赏银,犒赏三军。”
能打成这个熊样,某太子已经很满意了,几乎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己方加起来的人员伤亡还不及对面辫子的零头,即便是守城战,也算难能可贵了。
只要有耐心与毅力,就慢慢跟皇太鸡耗着。
一年磨掉你一两万人,十年累积下来,便可得出惊人的成绩了。
就这次攻防战,连战死带病死,以及失去战斗力的辫子,最后可能高达六七万人之多。
等于提前完成了最近三年的指标,某太子怎能不满意呢?
要是明年开春,倭军真能再次助自己一臂之力的话,那业绩还会继续增长的。
財色
今年就这样了,皇太鸡也不大可能取而复返了。
现在天花病毒就已经开始肆虐他的狗腿子们了,再折腾一次,只怕皇太鸡会提前去见他爹!
之前的犒赏已经划分清楚了,朝廷出小头,大约三百万两,某太子出大头,要拿出五百万两。
户部已经退出诸多公司的股份了,这样也是某太子可以接受的条件,往后这些公司可都能帮助自己日进斗金。
此番毙敌数量虽有万余,可是战果以包衣为主,东虏的披甲兵并不多,经过一番商议,最后化为二八开。
披甲兵占两成,余下八成都是包衣,加上按比例分摊出来的辫子将领,总计奖励五十万两银子。
这笔钱再按照参战的比例来分配,孙传庭所部一万五千,周遇吉所部为四千,前者可得总赏银的百分之七十九,余下归后者所有。
这么一算账的话,连李会计都说不出什么来的,毕竟朝廷是朝廷的,太子是太子的,极为科学合理。
某太子让尚膳监做了六个菜,三荤三素。
荤菜很容易,白斩鸡、东坡肉、松鼠鳜鱼。
绿色的素菜是冬天很少见的,除了开水白菜之外,就数黄瓜炒鸡蛋与地三鲜吸引眼球了。
黄瓜?
没错!
有了蔬菜大棚之后,即便是冬季,后邸也能吃到顶花带刺的黄瓜!
这群吃货便有口福可享了,不过貌似莽夫们更喜欢可以大快朵颐的荤菜。
大内的酒菜自然非外面可比,一口东坡肉,一口白斩鸡,再喝一口酒,便是人间乐事了。
军机处的吃货也能跟着蹭饭,名义上是作陪,实际上吃的一点都不比莽夫们少。
官路鴻 陸長
这群聪明绝顶的家伙现在都蹭出经验了,只要能在大内蹭饭,就绝不在家用餐。
一方面是省钱,一方面是家里的厨子即便有点能耐,也绝对赶不上御厨的本事。
一顿饭蹭五两银子,一年按三百天计算,那便是一千五百两之多,约等于年俸的一半了。
这笔钱决计不容小觑,就算是海瑞还活着,也会这么玩的……
虽然按照规定,即便晋升到军机大臣的位置上,一顿工作餐也只能是四菜,最多再加一个汤,而且荤菜不能超过两个。
但只要不花自己兜里的银子,还吃能到御厨做的菜,便是难能可贵的事情了,在外面,可决计没这个可能。
鉴于这帮家伙为自己办差,某太子也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了,在特殊时期,御厨也会上夜班,直至恢复正常之后。
“孙爱卿,为避免秦军将士顶风冒雪,长途跋涉,本宫以为大军可暂时驻防京城,待开春之际,再行西进,继续剿寇,不知爱卿以为如何?”
现在马上就要进入最冷的时候,这时候再让孙传庭所部开拔到山西去进剿流寇,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
更何况从京师开拔,可是要带走相当多的粮食的,三万人的话,每人携带一百斤,总计便是三百万斤。
要是让秦军替自己守会儿大门的话,那就可以暂时省下这些粮食了。待开春之际南方的粮食运过来,正好可以接上。
“臣代秦军将士,多谢殿下!”
东虏由于不耐热,加上棉甲不透气,才喜欢冬天打仗。
关内的大明王师,有一部算一部,没人喜欢在冰天雪地里厮杀。
孙传庭也有暂时在京城一带修整人马的意思,不过又不好意思开口。
太子爷发话了,他正好可以答应下来,立刻开拔去山西,短时间内恐怕也抓不到李逆。
“那便好,待发放赏银之后,莫要扰珉即可。”
丑话先说在前头,以免真出了事,再亡羊补牢。
秦军可是以**为主的部队,作战勇猛,打家劫舍更是不在话下。
“臣定当严苛管理,不敢令士卒惹是生非!”
孙传庭明白太子爷的意思,冬天不用所部人马再行出战,赏银与粮食都不会缺。
不过也要老老实实,更是要守天子脚下的规矩才行。
只要不缺银子、不缺粮食,衣食无忧的秦军倒是还可以做到令行禁止。
之前也是迫不得已,毕竟朝廷不发军饷,他们就得边打仗、边打劫……
豪門契約,總裁的天價情人
翌日是最为激动人心的时刻,某太子在东直门的城楼上亲自监督赏银发放的情况。
人鬼縱橫 昀均
为了避免各部人马进城之后出现状况,这才没有在承天门一带犒赏有功之臣。
能一天发完最好不过,发不完的话,也可以顺延到明后天。
东直门外设置了五十个柜台,每个柜台都有厂卫、都察院、户部、兵部的官吏与藩子来联合监督。
为避免冒名顶替的情况发生,某太子还特意遣人一种墨水,或者说印泥,在短时间内不会消失。
只要往领过银子的士兵的脑门上一盖即可,既便于识别,又不会像刺字那样对士兵的身体造成永久伤害。
能领到赏银,可是比啥都强,当兵的自然就不会介意对方往自己脑门上盖章了,再说过阵子就自动消失,瞧不见了。
前来领赏的官兵,不论职位高低,一律不准携带兵刃,将领有专用通道,校尉走军官通道,士兵都须排号等待。
一箱接一箱的银子被搬到了柜台,整数可发银锭,零头发新式银币与铜币,铜钱只是作为补充而已。
考虑到一些将领们的赏银高达数千两银子,直接成箱子的领取实在太过刺眼,某太子便下令只给每人发一个存折。
现在这边拿到存折,之后可到大内里的北方银行领钱。不过也要结合实际情况,不是所有将领手头都很宽裕。
超过一千两的,整数发存折,零头可以直接提现。一千两以下的,全部发放银锭。
将领们都有各自的亲兵,几百两银子分摊到数个亲兵身上,肯定也沉不到哪去。
“七弟可得请客!”
“自然!自然!”
是役郑家军可是出尽了风头,取得丰硕战果,为镇海伯长了脸,更是让郑成功与郑省英得到了相当大的实惠。
根据汇总核算,被划给郑家军的战果达到三千个,全都是披甲兵,算上列编的鞑子将领,总额四十一万两之巨。
对此没人敢有异议,毕竟连与郑成功并肩作战的著名莽夫祖宽,都认可这小子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确系没给他爹镇海伯丢人现眼,每战必冲锋在前,郑家军上下看到他们的世子爷都如此英勇,死战不退,自然人人奋勇争先。
配合祖宽的骑兵部队以及大量坦克的反击,郑家军只是刚开始与入城的八旗兵杀得难解难分。
等顶住了清军发动的最为猛烈的前几次猛攻之后,郑家军便开始与兄弟部队一道,对当面之敌进行凌厉反击。
后续的场面就跟其他各部的情况差不多了,几乎一路都在追着狗鞑子穷追猛打,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对!
郑芝龙调派给亲儿子的人马当然不是一群酒囊饭袋,全都是郑氏集团麾下步卒里的精锐之兵,而且都杀过活人。
其战斗力并不比黄得功的勇卫营差多少,只不过规模比较小,仅有数千人而已,余下能打的便是战舰上的水手了。
之前规定统兵之将可直接拿一成银子,归属郑成功与郑省英兄弟二人的赏银,便高达四万一千两之巨!
郑省英自然很有眼力见,想把自己那份都让给兄长,毕竟郑成功才是世子,是役也是以兄长为郑家军的主帅。
不过郑成功对自家兄弟非常客气,直接分为郑省英一万两银子,毕竟郑省英的父亲虽然不是父亲郑芝龙的亲兄弟,可也是堂弟。
但在万礼、甘辉等人眼里,郑氏兄弟二人得了赏银之后,算是毫无疑问的“超级肥羊”了,吃到年后都不成问题。
对于与自己之前一同摸爬滚打过来的这个班里的战友,郑成功自然不会吝惜手里的银子,该吃吃,该喝喝。
能跟这帮跟自己同甘供苦、肝胆相照的战友一起花钱,那才叫痛快,自己留着银子也没啥用处。
郑氏家大业大,每年入账上千万两银子,堪比户部的收入,郑成功根本就不缺银子,来京城即使学本事的。
没想到还能得到个报效太子爷的机会,自己还把握住了,如今得了大把的赏银,当然得好好庆祝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