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q8s精品玄幻小說 重生日本當神官 吾爲妖孽-第1258章 時移事易鑒賞-gi7oh

重生日本當神官
小說推薦重生日本當神官
“咦?你们咒禁道的力量都已经转移到岛国境内了?”沉默了一会,终于将资料的大部分内容看完的秦和清满是惊讶的低呼道。
“你不知道吗?”毒岛冴子一副你真少见多怪的模样反问道。
“我没注意。”秦和清扭头看向毒岛冴子道。
“就算你没注意,也应该清楚现在的世界局势吧。”毒岛冴子继续道“受那位你口中的邪神影响,欧洲整个地区都成为了祂的控制区,咒禁道高层自然不会再不自量力的和那位硬拼,早就在欧洲事态变得不可收拾前就已然安排人从欧洲撤离了出来,进入了毛熊国。至于之后是什么时候把其他方面的力量都撤回岛国的,我就太清楚了,不过想来应该也是最近的事情,要不然我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收不到。”
“也是。”秦和清了然道。
连普通人都能看出邪神存在所造成的影响,作为相关方面的专业人士,咒禁道的长老们也不可能连这点态势都看不明白,然后硬撑着不做改变,直到自己手中的势力全数沦陷才肯甘心。
只是这样一来,却是大大方便了秦和清。
无他,只因为随着势力的部门搬迁,这些原本坐镇一方的咒禁道长老们也纷纷随同着势力部门的转移而跟着回到了岛国境内,倒是不用再像最初设想的那般,为了对付他们,还需要满世界的乱跑。
就算秦和清现在环球旅行全靠飞,根本就用不到飞机,也没那个闲心满世界的乱跑。
廢物娘親的傾世田莊 夜子兮
这要是没遇到事也就算了,要是真碰上了什么事——比如加藤惠、町田苑子、霞之丘诗羽、雏咲深羽之类的与他相关的女性因为他的疏忽而遭遇了无可抵挡的麻烦,他还赶不回去,那后果……
可就不是秦和清想要见到的了。
所以秦和清现在的想法很简单,亚洲诸国可以浪,再远,还是放着吧。
基本不到眼巴前他是不会过多关注的。
就像目前这位正在肆虐欧洲的邪神一样。
当然,这也跟他现在没实力去找祂麻烦有关。
要不然他可不会惯着祂,看祂在自己的世界里胡作非为。
也就难怪,之前的特殊大会召开的时候,竟然连咒禁道也可以堂而皇之的派代表列席会议了。
弄了半天,是因为咒禁道的势力在岛国境内已经达到了某种地步,让内阁和高层不得不重视、不参考对方意见的地步了啊。
真理之門 劍扼虛空
“看你们这意思,是准备把北海道变成你们的根据地,彻底将其打造成咒禁道势力控制的自治区?”秦和清又查看了一下手中的资料,追问道。
“是有这个计划。但具体执行到了什么地步,因为我不是直接参与者的关系,不太清楚具体的内容。”毒岛冴子稍微动了动身体,让自己靠着的姿势更舒服一些,解释道。
“你们到是会选地方。”秦和清笑道。
要说岛国这边真有什么地方适合被某个势力给分割出去,作为挂名自治地区的话,除了北海道,也就九州岛比较合适了。
而且就气候环境而言,也是九州岛要比北海道强得多得多。

然而可惜啊,九州岛是岛国境内比之东京、京都等大型都市所在的本岛还要最先遭受邪神使徒袭击的地方,再加上当初织田信长弄出的乱子,所以相比起本就有历史因缘——在战国时代之前,北海道(虾夷)地区就和幕府之间貌合神离,或者干脆就是敌对关系来看,还是北海道更为适合充当咒禁道的总部的新落脚点与根据地。
國民寵婚:晚安,老婆大人 紫霞生煙
毕竟那里地广人稀,稍微操作一下就能获得广泛的纵横空间,可比九州岛这种,是块土地都有人和城市存在,且还有米军基地驻扎的地方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毕竟有句俗话说的好,白纸好作画么。虽然北海道并不是纯粹的白纸,但在超凡力量方面却是和白纸差不多,非常适合咒禁道操作和改造。
至于那里的天气、还有土地问题什么的……
这对本身就是研究团体,手里掌握着各种乱七八糟的禁术、或失传秘术的咒禁道人士来说算事吗?
就算没有法术可以应用,他们手里又不是没有钱!实在不行,他们也可以花钱动用科技手段改造环境嘛,反正这种能用外力解决的问题对他们来说都不是问题!只有没有立足之地对他们这群疯子和狂人来说才是真正的问题。
“那看来我要跑趟北海道了啊。”秦和清感叹道。
北海道啊,自打他重生到这个世界后,一直听说却从没去过的地方,也不知道那里会带给他什么样的惊喜。
“今天就去吗?”毒岛冴子问道。
九墓奇棺 麽麽屍
“这种事情还是越早处理越好。万一要是因为我的耽搁让咒禁道的长老们和邪神使徒联系上了,那后果可就不好说了啊。”秦和清放下手机叹声道。
个人的威胁和势力级的破坏那可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尤其是作为势力级代表的咒禁道的触手不仅遍布整个北海道,还有本岛东北诸县,及岛国各道府县的情况下,鬼知道他们要动起来后,能对整个岛国造成何等程度的巨大破坏!
哪怕秦和清对东京以外的地方并不是很在乎,甚至是就算那些地方毁了他也不会在意,但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疏忽,连自己生活的地方都变成举目皆敌的地步。
那到时候过的生活可就不是生活,而是逃杀了。
“算了,先不管他,我们还是再做一会运动吧。”说着,秦和清将自己的手机收了起来,翻身骑到了毒岛冴子的身上,嘿嘿怪笑道。
“这样好吗?小心体力不支哦。”毒岛冴子毫不示弱的坏笑道。
“也不知道每次最后率先求饶的人都是谁。”
“……”
随后被浪翻腾,床板摇晃,房间再一次的陷入到了惊涛骇浪之中。
……
然后上午,十点左右,神清气爽的秦和清在毒岛冴子的相送下登上了东京飞往北海道的航班,搭乘着飞机,飞往了普通东京人意识中的苦寒之地、温泉之乡、滑雪盛地、土豆种植基地的北海道。
一路上风平浪静,即没遭遇所谓的空难灾害,也没碰到什么乱七八糟的麻烦,很是顺利的就抵达了北海道的新千岁机场,踏上了此时还停留在冬季,且天上依旧飘着雪花的北海道的土地。
“大人。”前咒禁道暗部组织七星中的幸存者:奈绪出现在秦和清的面前,语气恭谨的招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