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ire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獵天爭鋒 起點-第628章訪客(求訂閱)閲讀-jchql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商夏从学院出来一路回到商家,早已得到消息的商渐、商溪、商洋、商泉、商泰等家族有头有脸的人物便已经迎了出来。
商夏连忙告罪道:“怎敢劳烦诸位叔伯亲自相迎,侄儿愧不敢当!”
然后商夏又看向九叔商洋,道:“九叔修为更进一步,可喜可贺!”
商洋尴尬一笑,道:“六侄儿莫要取笑,你九叔我自家晓得自家事儿,我在武道一途上怕是不成了,日后只希望你能提点一下你那两个不成器的堂兄弟,九叔我就感激不尽啦!”
商夏笑道:“都是自家人,哪里还用得着谢不谢的?”
商溪则调侃道:“你九叔年纪不大,说话却这般老气横秋,小夏,他这是在怕你记仇呐!”
“哪里的话,哪里的话!”
商洋连忙摆手,佯装害怕,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众人从商府大门一路说笑来到后院,后面还有一大堆家族的后辈子弟,以及旁支族人跟随。
尤其是与商夏同辈的几个堂兄堂姐堂弟堂妹,望着前面与他们的父辈有说有笑的商夏,心中各自五味陈杂。
一种族人寒暄过后,约定晚上设宴再热闹一番,这才纷纷散去,而商泉和商泰二人则借故留了下来。
“符堂的制符大匠任欢任先生,还有一位任百年任先生上门拜访,如今二人都在偏厅等候。”
商泉向商夏说道。
“哦?”
商夏连忙起身,笑道:“快请,快请!”
任欢和任百年二人被请到正厅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商夏亲自出来相迎。
一行人落座奉茶,任欢便直接笑道:“原在你回来的第一天我便得了消息准备上门拜访,却不曾想你居然当日就在符堂开了法会,宣讲制符之道,而且这一讲就是五天,好大的场面。你却不知便因为我与你有些交情,那几日不知有多少人寻到我的门路,想要让我带着他们进入符堂听讲。”
说到这里,任欢又看向了在一旁作陪的商泉和商泰二人,笑问道:“想来二位受到的骚扰比我更甚吧?”
商泉、商泰二人闻言陪着大笑,不过却是面带得色。
那几日商夏作为大符师在学院符堂宣讲制符之道,的确是令整个商氏家族商夏与有荣焉。
商夏却不欲再在这件事情上多讲,众人笑过之后,他才看向任欢道:“任兄如今也进阶四重天了!”
書唐 第三黑馬
任欢“嘿嘿”一笑,道:“这还是托你的福,这两年两界战域中的异兽频繁异动,学院有目的的组织进行猎杀,我因为懂得制作四阶武符而特意被符堂推荐参与行动,总算有机会得到天地灵煞奖赏,侥幸进阶四重天成功。”
誤拐妖孽甜小妞
商夏笑道:“这也是任兄自身修为到了,早有准备的缘故。”
因为蛮裕洲陆之事,通幽学院近乎孤注一掷般,抽调了大部分四阶武者前往域外,致使学院在幽州以及两界战域的守备空虚。
为了填补高层战力的缺失,这两三年来,学院加大了四阶武者的培养力度。
而有组织的猎杀两界战域中的四阶异兽,便是为了夺取这些异兽身上的天地灵煞。
任欢便是趁着这个机会,一举拿到了进阶四重天的资格,并最终进阶成功。
任欢“哈哈”一笑,道:“今日前来除了恭贺你从域外返归之外,还有一件事情却是来找你帮忙的。”
说罢,任欢直接从袖口当中取出一只封灵盒,道:“这是我平日里制符积攒下来的三张四阶符纸,均为异兽皮所制,按照大符师的规矩,向你求取一张四阶成符。”
商夏一怔,迟疑道:“任兄,不必如此……”
任欢如今已经是四重天武者,在学院的地位也已经位列中上,自然有资格知晓一些事情。
同时任欢早在两年多之前,便已经知晓商夏在制作四阶武符上的成符率,早已大大超出了三成这个基准线。
如今两年多的时间过去,商夏修为暴增,其制符术定然也只会越发的精湛。
他此番送上三张四阶符纸,名义上说是向商夏求符,实则却是为了给他送去三次制作四阶武符的机会。
况且“三纸成一符”乃是大符师对外的规矩,以任欢与商夏之间的交情,自然不可能按照这个规矩办事。
不料任欢却伸手止住了商夏嘴边的话,道:“商兄,一切待你此番事成之后,咱们再论其他,如今你万万不可与我客气!况且,我也是真的想要同你求符来着。“
商夏略一沉吟便笑道:“那好,我便不与任兄客气!任兄且说一说,想要一张什么符?”
任欢对此也早有计较,当即道:“我新晋四重天,自身也不善厮杀争斗,自然需要一张威力可观的武符,嗯,此符一经激发声势一定要大,攻击的范围也要广……”
说到这里,任欢有些不大好意思道:“商兄,我这要求是不是太过苛刻了些?”
商夏笑道:“无妨,我这里正巧有一道‘元煞引雷符’符合你所需!”
“元煞引雷符”,无论是从其制作难度,还是从其威力上来讲,在商夏所掌握的十余道四阶武符当中都名列前茅。
食夫記
任欢喜道:“那就麻烦商兄了!”
任欢此行目的已经达到,寒暄片刻之后便告辞离开。
这个时候,商夏才看向一直端坐在下首不曾开口的任百年,笑道:“怠慢任前辈了,这些时日不知前辈已经将族人安顿妥当?来这苍宇界是否还能适应?”
任百年在目睹商博进阶五重天成功,再加上来到苍宇界这些时日的耳濡目染之后,在面对商夏的时候却是显得越发的恭敬了,他甚至有些羡慕那位刚刚离开之人与商夏之间的交情。
听得商夏询问,任百年连忙道:“小友言重了,老朽愧不敢当!此番任某阖家能来上界定局,便是天大的造化!这里天地元气充沛,各类修行资源之丰富,早已令我任氏上下眼花缭乱,哪里还有什么不适应?只恨来得太晚!”
商夏闻言大笑道:“前辈适应就好!前几日晚辈还在学院当中看到了任氏子弟和蛮裕少年也有入学院外舍者,这却是极好的。”
说到这里,商夏忽然想到了什么,遂开口问道:“对了,前辈族人如今在哪里居住?可有需要商家相助之处?”
任百年连忙道:“有劳小友挂心,有学院出面安排,任氏如今与一部分本域之人暂时在城外三十里处聚村而居,一应房屋器具田土都已支应妥当,出入通幽城也很方便。”
商夏点了点头,道:“那就好!不知前辈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任百年笑道:“一来自然是要拜访小友,谢过小友这一路以来的照应,二来则是为了此笔!”
说着,任百年将一只长条状的盒子从袖口取出并打开,一只笔杆呈现出白玉光泽的符笔正躺在盒中。
來自未來的神探 跑盤
商夏有些惊喜的站起身来,道:“前辈已经将白骨符笔修复了吗?”
任百年微笑道:“幸未辱命!”
商夏脸上喜色更甚,直接伸手将白骨符笔取出,体内一点煞元流动注入符笔之中,顿时便有一种如臂使指的感觉生出。
商夏可是记得,在白骨符笔修复之前,其勉强只能当做一支中品符笔使用,且使用过程当中消耗的煞元却不比上品符笔差多少。
如今这支符笔拿在手中,尽管商夏还不曾亲自制符,但却已经能够断定这支符笔的品质不在符堂收藏的那支上品紫竹笔之下!
重生紈絝子
“好,好,太好了!”
商夏是真的非常高兴,对任百年道:“前辈就凭这一手修补利器的技艺,便足以令通幽城诸多拥有上等兵器的武者趋之若鹜!”
冬日最燦爛的陽光
苍宇界的资源丰沛虽远在蛮裕洲陆之上,但能够拥有入了品阶器具的武者仍旧只占少数。
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武者对于手中的利器都是呵护备至,然则这一类器具本就多用于争斗厮杀,破损消耗本就是不可避免之事,却又难以付出代价换取崭新之物,那么对趁手兵器器具修修补补自然才是常态。
任百年笑道:“老夫也正欲在城中租占一地,既为家族开辟一些进项,也为加快融入此界此地,只是苦于没有门路,此番上门也是厚颜相求而来。”
商夏“哦”的一声,转头看向一旁的商泉、商泰。
商泰开口笑道:“此事不难,商家在城南街口便有一处店铺,面积不小,租金也便宜,任老前辈可派遣家族子弟前去一观,看是否合用。”
“合用,定然合用!”
任百年连忙道:“能在城中有一处落足之地便足矣!家族之中正巧有两个晚辈,手艺虽不及老夫,但修复低阶器具物品倒也熟练,可派遣二人常驻。”
商夏见得此事已然无碍,遂问道:“前辈接下来是何打算?学院对此可有安排?”
不等任百年回答,一旁的商泉便笑着插话道:“小夏可能还不知道吧,任老前辈如今已经加入了器堂,同时还在教谕司兼任上舍副教谕。”
“哦?”
商夏闻言笑道:“那可要恭喜前辈了!”
燕素娥要在通幽学院担任教谕司的三舍副总教谕,名义上算是祖父商博的副手;如今任百年也要在教谕司担任上舍副教谕,算是柳青蓝的副手。
这二人无论是修为实力,还是身份地位,通幽学院都已经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在任百年告辞离开之后,商泉忽然向商夏禀报道:“三日之前,姬毓和刘知道同时上门拜访,并各自留下了一份重礼,说是赠送给你的,我等正不知该如何处置,五叔却叫人传话来说尽管收下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