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kq0m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輪迴樂園-第九十章:建議投降讀書-3qm2e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
太阳阵营,居住区。
居住区是将山体内掏空而成,整个边壤区被绵延的山脉所截断,山脉的南北两侧,快触及到大陆两边的海洋。
这些山脉中段处唯一的缺口,是太阳要塞所坐落的地方,所有山脉的内部空间,都可以发展为居住区,因此居住区比想象中要大很多,总计分为1区~89区。
居住区·3区,作为最初的几个居住区,外加当初首个扑球场就在3区,野猪战士和矮猪人们,在闲暇时更愿意来这里。
3区开阔的山体空间内,各类房屋搭建在此,这些房屋多种多样,其中多位矮猪人所建造。
人口逼近13万的矮猪人们,也是人才济济,它们除了开采活性矿石、建造房屋外,还有一定的生意头脑。
有些聪明的矮猪人,它们十几人组团在一起,最开始是帮野猪战士们建造房屋。
建造房屋不是免费的,野猪战士们有钱吗?当然没有,可它们在杀敌时,从敌人身上缴获的战利品,除武器与作战服,其他都归它们所有,成为它们的个人资产。
最初时,这种个人资产没意义,在那十几名矮猪人开始收费建房后,野猪战士们的个人资产就有了意义,它们存这些战利品也没什么用,还不如用于建造房屋。
这种商业上的开天铺地行为,让那十几名矮人族的生意多到做不完,其他人矮猪人见此,也都纷纷效仿。
矮猪人每天工作8小时,为三班倒制,以它们的体力,额外工作5~7小时,最多是感觉有点疲劳罢了。
就这样,在居住内的山体空间内建造房屋,成了种潮流,在之后,有些更机灵的矮猪人,凭2号仓库那边的传送阵,来往于人族和太阳阵营间。
各类杂货、酒水、衣物等货品,被这些矮猪人以进价大量买来,之后按照以物易物的方式,换太阳战士们的战利品。
如此一来,初步的经济雏形就有了,让苏晓意外的是,太阳女祭司·奥克塔薇之前找到他,含蓄的表示,想要发行一种货币。
奥克塔薇之所以提出这种请求,是她本能的感觉到,矮猪人们一直使用人族那边的货币,将来会发生很不妙的事。
至于禁止矮猪人们做生意,这更不妥,有了矮猪人商人的出现,奥克塔薇明显感觉到生活便利了很多。
对此,苏晓没反对,他原本认为,至少要在自己离开本世界后,太阳要塞才会逐步开始发展商业、货币等,没想到会这么快。
有这种喷并式的商业发展速度,并不值得意外,眷族与人族那边,有完善的商业、经济、生产体系,矮猪人们‘抄作业’就可以。
有名矮猪人,甚至想搞个银行,结果步子迈大了,扯到了蛋,连货币都没有,弄银行属实有点扯淡。
苏晓并未参与货币这方面的事,在豪斯曼、太阳女祭司、厨师长·摩提女士三人的商议下,他们决定先大批量制造一种金属货币,材质为黄金+一定量的活性矿石粉末。
之所以选择黄金,并非是因为其本身的价值,而是因为稳定性,避免内部的活性矿石粉末与金属材料过度融合,活性矿石粉末才是保证货币价值的很定物。
这种看着像金币,但被称为太阳币的货币,就是太阳阵营的首种货币,更小的面额暂没发行,这种货币的主要使用者,是那些矮猪人商人,它们又被称之为矮商。
太阳阵营的整体武力强大,且以战争而闻名,外加野猪战士与矮猪人们,都通过战争有些家底,太阳阵营的情况,可谓是日新月异。
这不是开拓文明,而是在现有的框架上发展,有了以上硬条件,想发展的慢都难。
居住区·3区·南街,苏晓带着布布汪走在街道上,街边随处可见的小摊,多为矮猪人们在摆摊,它们工作之余,最大的乐趣就是摆小摊。
苏晓停步在一栋二层建筑前,这里是前不久修建起来的医院,每个居住区都有几栋,以供伤员在里面休养。
走进医院,顺着楼梯到了二层,苏晓推开一间病房的门,房间内的采光不错,干净整洁,总计有三张病床。
中间病床-上躺着名下巴处蓄有小胡子的眷族,他有着亚麻色中短发,头发有些打卷,高鼻梁,面貌30岁出头,皮肤保养的很好,此人是眷族中的贵族,这支巡礼队的队长,奎勃·杰普里。
傾城
躺在病床-上的杰普里双目紧闭,他没枕枕头,脑后搭着支架,虽在睡梦中,口中却发出无意义的哼哼声,想必是之前的后脑勺捶击,对他的冲击很大。
苏晓对太阳女祭司·奥克塔薇做了个眼色,女祭司深呼吸后,脸上浮现柔和的笑容,用巴哈的话就是,假以时日,这女祭司一定能成为出色的小碧池,脸上圣母笑,心中狠如蛇蝎的那种。
女祭司慢步上前,她的手搭在贵族·杰普里肩上,轻晃着唤到:“杰普里先生,醒醒,我们领主大人来看你了。”
贵族·杰普里的眼皮颤动了下,他睁开眼后,迷茫了会,转而目露怒意。
“你……你们怎么敢!”
贵族·杰普里这是回忆起了之前的事,上次他醒来比现在淡定多了,那是被敲断片,换谁被重锤砸头,砸到大小便失禁,刚醒来时都会断片。
见苏晓没说话,女祭司知道这是自己表现的机会,她脸上的笑容更为圣母,柔声说道:“杰普里先生,对之前发生的事,我方向你隆重道歉,万分抱歉。”
女祭司躬身施礼,她这是领悟了,只要不拿出实质性资源,道个歉完全没关系的碧池真理。
面对这情况,贵族·杰普里心中的怒意消退了几分,先不说女祭司属实漂亮、气质温婉,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是温柔笑着的美人。
煉神領域
“你们说的好听,如果道歉有用,这世上也没必要存在法律了。”
杰普里不准备就此罢休,他作为极光议会的贵族家族成员,原以为来到太阳要塞后,最多是遭到提防,待遇方面必定不会差,甚至于,太阳要塞的中高层还会对他毕恭毕敬。
可谁想到,他还没进入太阳要塞的门,就被一战锤砸在后脑上,他清楚的记得,当时他噗通一声跪下了,因中枢神经遭到重创,他当即感觉到胯下一热,憋了一路的那泡尿,已经在裤兜子里。
当时的杰普里愤怒到快要癫狂,可在脑袋接连挨了四五锤后,他产生快要窒息的恐惧,他当时的想法是,那猪猡真的要杀了他,这让他顾不上其他,以沙哑的声音求饶。
回想起这些,杰普里的嘴唇煞白,还哆嗦着,此仇不报,他咽不下这口气,可现在,他知道自己要隐忍。
“白夜领主,你的部下们太冲动,这件事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等我伤好后,我要和那个叫豪斯曼的决斗。”
杰普里话说,乍一听是不服气,可转念想,他这是承认了本次冲突,是他与豪斯曼各带着一伙人,所造成的斗殴型冲突,是他们两个人的私人恩怨,不涉及到眷族与太阳要塞。
换位思考的话,一名眷族贵族,从懂事开始就受人尊敬,受最好的教育,享用最优等的资源,这样的人毋庸置疑是精英,可他们心中也会有傲气。
这种人在莫名其妙挨了顿险些致死的毒打后,居然说出有些服软的话,这显然是不服啊。
想到这点,苏晓反身向病房外走去,满脸圣母笑的女祭司紧随其后,关门前,她还温柔的说道:“要注意休息,杰普里先生。”
房门被轻关上,病床-上的杰普里,面色越发阴沉,拳头攥的咔咔作响。
正在此时,砰的一声,房门被粗暴的踹开,一道魁梧的身影走进病房。
钢牙与野猪五兄弟六人走进病房内,它们每个人都拎着一束白花。
钢牙宛如上坟般,把手中的一束白花丢在杰普里床尾,无论怎么说,它们六人都是来探病的,不能带武器,只能就地取材。
六人都看上码在墙角拖把,这玩意全金属质,有拖把头缓冲,怼不死的同时,应该还挺疼。
天知道,病房的墙角处,为何码着十几把拖布。
“为几位贵客打扫下房间。”
钢牙抱来六把拖把,人手一把后,六人脸上都洋溢出特别友善的笑容。
没一会,病房内传出杀猪般的惨叫声,门外,一名雌性猪头人护士靠着墙,啪的一声点燃一支烟。
半小时后,苏晓回到病房内,被褥崭新,墙壁雪白,唯独杰普里三人脸上,全都是拖把怼出的长方形‘印章’。
“伤势恢复的怎么样?我这的医生,医术很高超。”
苏晓开口,躺在病床-上挺尸的杰普里调转眼球,口中的牙齿咬到咔咔作响,见此,站在苏晓后方的女祭司叹了口气。
“看来你们恢复的并不好。”
留下这句话,苏晓出了病房,在与眷族翻脸前,无论如何,都要让杰普里主动向眷族那边说出,这件事是他与豪斯曼的个人冲突,如此一来,纵使眷族那边有千万说辞,也都是在说屁话。
拳头大才是硬道理,签订「边壤条约」的喜悦,让眷族方有点忘了,他们当初为何选择和谈。
回到太阳要塞二层,苏晓环顾前方的异化温房,如果温房的效率全开,每天大概能培育出5万只战猪坐骑,无论怎么看,这效率都太慢。
可这不是虫巢,没有那么恐怖的爆兵效率,每天培育5万只战猪坐骑,已是超出负荷工作,甚至会永久性缩减要塞的存在时间。
想给现在的50多万野猪战士,人均配备上战猪坐骑,最起码还要10天时间,苏晓等不了这么长时间,他估测,这个世界争夺战的最大时限,已经没几天了,不能拖,要速战速决。
对于战猪坐骑的培育速度不够快,苏晓已经想到解决之法,既然培育来不及,那就转化。
他的想法为,选择一种野猪类异化兽,之后将温房以进化巢两者的特性暂时结合,以这种野猪类异化兽为基础,转化出战猪坐骑,就和将猪头人转化为野猪战士的原理相近。
苏晓感觉这可行,转化一个生命,要比创造一个生命省时太多。
苏晓留下10万野猪战士驻守大本营,剩余的40万野猪战士,则兵分两路,一股由豪斯曼带队,另一股由巴哈带队,目的只有一个,进攻野兽族的所有聚集地与栖息地,看到异化兽杀无赦。
苏晓要做的事很简单,不计代价的将野兽族那边打到自闭。
试问,为何没人去侵占野兽族那边?是它们的战争能力强吗?并不是,而是它们穷。
野兽族所在的领地,除了部分地下金属矿脉外,鲜有其他珍贵矿产与资源,活性矿脉一类,早已被开采到枯竭。
野兽族原本就是被人族与眷族暂时联手,驱赶到大陆东部的,外加野兽族不仅数量多,个体战力也不错,凭击杀它们所得的生物超凡材料,还不够填补出征的军费,以及支出的抚恤金。
苏晓依然选择攻袭野兽族,一是需要大量超凡血肉,二是要迫使兽王投降。
只要那边投降,苏晓就可以提出,让那边交出几十万只野猪类异化兽,这种数量的异化兽,想一只只抓,太不现实,唯有把兽王打到绝境,让兽王对这些野猪类异化兽强行下令,暂时影响它们的精神,让它们自行到太阳要塞来。
……
异化兽领地·东泽。
此地为距离边壤区最近的区域,与边壤区相邻,此等咽喉要地,兽王当然布设了大量异化兽,油、足、刺、爪四股兽族中的代表势力,都遵从兽王的命令,驻守此地。
其中代表刺的族群,算不上野兽,它们是异化后的虫类,数量庞大,有不少天生自带毒属性攻击。
在今早6点,这里还是一副万兽齐聚的景象,可现在,沼泽泥土的水分被高温蒸发,遍地都是烧焦的昆虫,这些昆虫最小的有拳头大,甲虫的体型接近海龟。
被高温烘干的泥地上,一棵化为焦炭的树木还勉强屹立,上面盘踞的剧毒分尾蛇,已变成蛇干,被炙烤到只剩骨骼,宛若焦黑的标本一样。
放眼望去,「东泽防线」已是生灵涂炭,入目之处皆为焦土,沼泽地都被蒸发成旱地。
“这就是你们在边境的所有防御力量?太弱了。”
豪斯曼坐在闪动火星的树桩上,在它前方,是一只全身毛发被烧焦,只剩一条手臂的独臂老猿。
“你们这些猪猡,我们……兽群,会反抗到最后。”
受伤的独臂老猿艰难仰起头。
“反抗到最后?为什么在你的表达中,我们太阳要塞成了侵略者?”
豪斯曼俯看独臂老猿,就算坐下身,豪斯曼依旧显的高大。
“你们,就是,侵略者。”
“老猴子,你真健忘,昨晚是谁命令兽潮冲击我们的要塞?是你们的兽王,是你们先挑衅,才过几小时,你们野兽族就成了被侵略者?
依照你的说法,我把你全族老幼都宰了,你也不能坑一声,老东西,野兽族这些年,也没少用我们猪头人当奴隶。”
豪斯曼平常虽沉默,但并不代表他不善言谈,他只是更乐于少说、多听、多学习。
豪斯曼和苏晓学会了很关键的一点,在任何时候,做任何事,哪怕这事明知己方理亏,也得找个由头再动手,
“别废话,动手吧。”
独臂老猿眼睛一闭,看似是有骨气,其实自知理亏,关于猪头人生意,野兽族这些年的确在暗中同流合污,眼下面对野猪战士,还未动手,心中就理亏三分。
以独臂老猿的丰富阅历,它知道,此时越怕死,死的越快,唯有显的有骨气些,才能活下去,这是被眷族俘虏了四次后,累积出的丰富经验。
“好!”
豪斯曼对独臂老猿高看一眼,他从自己心腹手中接过近3米长的钉锤。
独臂老猿利用眼缝看到这一幕后,心中大惊,他的确没想到,对面这么愣。
“等……”
啪叽!
独臂老猿被捶成肉泥与碎骨,豪斯曼目露疑惑,向坐在他肩膀上的太阳侍女·米达问道:“他刚才说了什么?”
“没什么,可能感觉你是个憨批。”
“憨批?”
豪斯曼皱起眉头,没听懂憨批是什么意思,他问道:“憨批是什么意思?”
“代表智慧。”
“哦,那巴哈大人也是憨批。”
“额~”
太阳侍女·米达挠了挠头,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说巴哈是憨批,以对方的脾气,最多是把豪斯曼骂到狗血淋头,可如果豪斯曼某天脑抽,突然来一句,领主大人,您是憨批,那……
想到这情况,太阳侍女·米达打了个冷颤,她认为,必须得给豪斯曼科普下憨批的真正含义。
进攻野兽族领地的太阳军团,不只豪斯曼这一股,它这股20万规模的部队是前锋部队,负责冲破敌军防线,它后面,还有两股野猪部队,一股10万人由巴哈统领,另一股10万人由阿姆率领。
按眷族那边的估测,苏晓必然会与野兽族打消耗战,就算太阳阵营这边的战力更强,也会慢慢打,侵吞野兽族领土的同时,逐渐发展,这是最稳妥的选择。
无论哪方势力,其实都需要敌人,唯有如此,这股势力才不会遭到第三方势力的忌惮。
眼下的情况为,太阳军团如同一把利剑般,将野兽族的胸膛刺了个对穿,看着势头,分明是要在短时间内,全灭掉野兽族。
当天中午,野兽族领土后方,「大集地」。
恢弘的大殿内,一把宽大的石质座椅位于大殿最里侧,椅基高出地面不少,位上的兽王低垂着眼帘。
兽王右侧的台阶下,美人蛇虽低着头,可她的目光正悄然环顾,她看向对面的沙流与风骑两位头领,以往傲气的两兽,此时都沉默这,更下方的野兽大头目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从昨晚开战,一直到今天上午,野兽族被捶的已经不是一个惨字能形容,简直是大腿里侧写满了惨字。
被称为铁壁的「东泽放线」,于今早被敌方猛将·豪斯曼攻破,以此为起点,噩梦开始。
敌方以豪斯曼率领的20万太阳军团为主力,左右翼各10万规模的两翼部队为辅,一路平推过来。
并非野兽族们的战力不行,它们是无法构成防线,足有105只重装坦克组成的冲锋队,异化兽们没可能顶住。
一旦被冲破防线,让野猪战士冲入兽群中,那就完了,重锤砸出的火焰爆炸,堪称是异化兽们的克星。
在这种基础上,野兽族的大头目们都由衷后悔没弄城墙,或是发展移动要塞,要是有这种防御工事,最起码还能拼一下。
更关键的是,最前线溃败后,异化兽们的士气都快成负数,相比野猪战士所杀的,逃走的更多,是前者的几倍。
大殿内,一只荧蓝色半透明飞蛾,飞到到美女蛇身旁,她眨了下眼,睫毛也随着扇动了下。
这是美女蛇的情报手段,以往这本领,让兽王将她视为不可或缺之人,可现在,每次有魂蝶飞来,都代表一个坏消息。
魂蝶化为光粉,被美女蛇吸入口鼻,片刻后,她说道:“王,石林的防线失守了。”
此言一出,下方的兽族们以本族语言议论纷纷,「石林」是野兽族的第二重主力防线,钥匙过了更后方的「沼光峡谷」,敌军再行进一段距离,就到了野兽族的最大森林城·大聚地,一旦大聚地覆灭,野兽族将名存实亡。
兽王依然沉默着,可它的沉默,反而让美女蛇、沙流、风骑,以及下方的一众异化兽安心了些,这种境地,兽王依然沉稳,说明是有底牌在手。
其实,兽王沉默,是因为它很无语,它估测着,太阳军团就算全速行军,其他都不做,一个上午从「东泽」跑到「石林」,行军速度就是快到离谱了,那边怎么有时间一路攻破防线的?
有时,沉默不代表沉稳,也有可能是被捶蒙圈了。
“去通知血齿部族,让它们准备好迎战。”
兽王开口,听闻此言,美女蛇赶紧又低下头,这让兽王心中暗感不祥,血齿部族的那些巨鳄,一直不服它成为兽王,这种关头,当然是让那些巨鳄去前线祭天。
“王,血齿部族采取了迂回战术。”
美女蛇说的很委婉。
“迂回战术?”
兽王目露不解,它成为兽王,并非是因为智慧,而是能打。
“它们的部族首领说,要从海上迂回,绕到敌军后方奇袭。”
美女蛇悄然对兽王眨了眨眼,兽王恍然,迂回个屁,那些咸水鳄是趁这机会溜了。
“犬鱼部族……”
“王,它们都是同一种战术。”
美女蛇的意思为,让兽王别问了,但凡是能在海上长途博社游泳的,此时都跑路了。
“羽蛇,你有什么建议?”
兽王询问美女蛇,深知自身谋略不足的兽王并不独裁,时长会采取美女蛇的意见。
“王,我建议投降。”
美女蛇说这话时很小声,怕被沙流等兽族听到。
“这……”
兽王虽感觉美女蛇的提议,甚得他心,可就这么投了,未免太丢人,如果不投,敌方都打到「石林」,再拖延一阵,打到「大聚地」就更丢人。
“这提议很好。”
兽王看着美女蛇,难得的展露笑容,这让美女蛇心中狐疑。
特工官途
一旁的沙流与风骑一个看地,一个看天棚,都暂时失聪,反正投降提议不是它们提出的,之后能不挨打,那最好,野兽族的核心思想是得过且过。
“就算真的要投降,也是先谈判,我们需要派出个使者,这个使者的地位不能低,不如我们四个投票选择?”
“好。”
“遵从王的命令。”
重生侯門毒妃
沙流与风骑前后开口,几秒后,它们与兽王一同看向美女蛇。
……
当晚,太阳要塞顶层,总指挥室内。
苏晓熄灭指间的香烟,看向坐在对面的兽族使者,对方自称羽蛇,也就是海潮头领,显然,羽蛇对海潮头领这个称呼并不满意。
对面的羽蛇这次来,是来和谈,说是和谈,称之为投降更贴切。
野兽族投降的这么干脆,不出人意料,野兽族没什么太强的势力氛围,兽王的确能强行操控异化兽,但仅限于低位异化兽,中位与高位异化兽,能无视它下达的精神指令。
这也造成了野兽族一盘散沙的局面,有敌人来犯后,它们会团结起来,以兽王为领袖,给予敌人痛击,可如果敌人太强打不过怎么办?那当然是跑啊。
会游泳的族群走海路逃,不会游泳的化整为零,各自逃命。
想把野兽族打投降了不难,想全灭它们,难度很大,外加野兽族本身的存在,是维系这大陆的一部分。
迷法師
它们要是灭绝,刚稳定百余年的生态链,说不准又会出现什么变化,上次的「黑雨」,已经给这个世界的所有智慧种族最惨痛的教训。
“尊敬的太阳领主,我们双方可以共存,这一切都是眷族的陷阱,他们狡诈、卑鄙、无耻!”
美女蛇刚开口,就对眷族毫不客气的抨击,义愤填膺。
“继续说。”
苏晓打量美女蛇,对方偏拟人的脸上,表情格外丰富,他首次见到这种生物,有些想研究下。
似乎是感应到苏晓的目光,美女蛇心中一凛,她说道:
“我们愿意把现有的三分之一领土,分享给贵方。”
美女蛇拿出的筹码看似诱人,实际上野兽族的领土并不富饶,并且靠近它们,后续会麻烦不断。
为何眷族隔出「边壤区」?就是因为挨着野兽族会有各类麻烦,例如种植麦谷,野兽族的蛇虫鼠蚁都来偷,放牧牲畜,它们也来偷。
如果大量的偷,可以去找它们算账,可它们不敢这么做,有些属实是太饿了的小兽偷偷吃些,损失也没想象中那么大,因为这事在官面上找野兽族谈说话,难免显的小气。
毕竟那边是野兽有了智慧,有的野兽,智慧和四五岁小朋友差不多。
因为四五岁小朋友造成的麻烦,大动干戈到国与国级别的谈判,难免让人啼笑皆非。
总的来讲,这就是个倒霉邻居,在挨打后,哭的最大声,装的最无辜的倒霉邻居,并且还不能对它赶尽杀绝,会造成生态链撕裂,导致很严重的后果。
愛似烈酒封喉 桑榆未晚
想必,之前眷族有这倒霉邻居,也是异常头大,这才促成「边壤条约」的出现。
这种前提下,苏晓对野兽族的领土没半点兴趣,就算真的要夺领土,那也是出了边壤区,去眷族那抢,那边的领土不仅肥沃,地下还有各类资源。
原本野兽族也有资源,但这么多年,被眷族和人族连哄带骗,现在就剩广袤的土地,反观眷族与人族两方,因之前都在野兽族那忽悠资源用,自身领土上的资源没怎么用。
所以此时野兽族派来使者谈判,是苏晓看来最好的局面,他现在是军团流状态,这种状态下,让士兵类单位围攻死霸主级生物,有一定概率不掉落宝箱。
军团流不适合捞好处?当然不,军团流不靠击杀奖励发财,而是将敌人捶个半死后,所得的‘赔偿’。
以苏晓发展军团流的丰富经验,将敌人捶到嘤嘤嘤后,即可将收益最大化。
假设将敌人全灭,敌方在绝望之际,会疯狂破坏现有的资源,不给把他们杀绝的敌人留下,所以在苏晓选择赶尽杀绝时,所得的收益基本都是无法破坏的东西。
例如上次通过虫族屠灭部落,最终得到了一块几百公斤重的【火金】,这是敌人围砍了半天,到被全灭都无法破坏的资源。
如果将敌方锤到半死,并让敌方看到可以停战的希望,敌方在资源方面不会吝啬。
“三分之一的领土?我的部下豪斯曼驻军在「石林」,也就是说,野兽族有近半的领土,都被我方攻占,而你打算用三分之一的领土,让我们退军?”
说到这,苏晓顿了下,转而继续说道:“我可以理解为,你在用我应得的东西收买我?”
听闻苏晓这番话,对面的美女蛇沉默不语,见到这种局面,苏晓身后的太阳女祭司轻声问道:
“大人,时间不早了,您的晚餐吃什么?今天的晚餐有清煮蛇汤、烤尾蛇、蛇肉面。”
女祭司满脸的圣母笑。
“不吃蛇,蛇类身上全是骨头。”
“大人,是很大一条蛇呢,骨头都剔了。”
女祭司说话间,向对面的美女蛇礼貌性的点了下头。
“那可以,端上来。”
“不行呢,大人,食材还没……”
女祭司又看了眼美女蛇,言外之意已是很明显,最近,她这阴阳怪气的本事有所见长。
“放肆,你在说我的客人是食材?”
苏晓的话音刚落,女祭司赶忙跪在他身旁,低头声道:“大人,我知错了,请您处罚。”
“谈不拢,它才是食材,现在还不是,你说对吗,羽蛇女士。”
苏晓看着对面的美女蛇,脸上浮现和善的笑容。
魂鎖清宮
美女蛇只能干涩的笑笑,她心中估测,坐在对面的男人不是在开玩笑,要是今天谈不拢,它大概率要被做成蛇羹。
苏晓的要求简单明了,他要四种东西,灵魂石、精魄、超凡物,以及野猪类异化兽。
美女蛇连夜离开要塞,去兽王那复命,下半夜,那边传来消息,兽王同意了拿出灵魂石、精魄、超凡物,但坚决反对献出族群内的野猪类异化兽。
兽王的态度是,它可以拿出资源,但绝不能出卖同胞!
这消息,让野兽阵营内的九个野猪部族特别感动,然后它们连夜出了野兽族的领土,来太阳阵营这边抱大腿。
这就是选择野猪类坐骑的隐藏好处,为何会有九个野猪部族连夜来投的局面?这是因为,野猪部族和猪头人,多少是有点亲戚的。
野猪战士们组成的太阳军团,让野猪部族们甚是眼馋,它们的想法是,既然打不过就加入,更何况,这还是加入有亲戚的势力,于情于理都说的过去。
苏晓这边展露招揽之意,让九个野猪部族更为动心,兽王那边的严词拒绝,是为了保住自身作为兽王的威仪,它赔资源的话,可以称为忍辱负重,说出去不光彩,但也不难听。
可如果兽王同意献出野猪部族,就是卖友求荣,会遭到其他兽的唾弃。
眼下的情况,可以称之为双赢一保本,苏晓这边获利,九个来抱大腿的野猪部族,也算是谋得崛起的契机,外加顺势而为。
兽王那边,虽损失了大量异化兽,可领土没丢,以及保住兽王之位,这可比被野猪战士们围攻致死强多了。
当天色蒙蒙亮时,漫山遍野都是超凡野猪,它们之中有些背生鬃毛,有些则獠牙笔挺。
总指挥室的弧形落地窗前,苏晓俯瞰漫山遍野的超凡野猪,九个野猪部族,有的小部族的成员在几万左右,大部族成员超20万。
这些野猪部族看似是主动来投,实际是形势所迫,其中领导者的智慧不低,知道不这样做,苏晓与兽王都不会放过野猪捕捉。
外加猪头人到野猪战士的蜕变,野猪部族都看在眼中,作为智慧超凡种,说不羡慕,那是假的。
苏晓有一点失算了,从眼下的势头看,已不用通过温房培育战斗生物,而是要用进化巢,将这些超凡野猪,转化为战猪坐骑,这比一只只培育快多了,外加基本素质能得到保证。
弄出温房并非毫无作用,异化温房的出现,让要塞内的活性组织更多,将温房的结缔暂时休眠,进化巢的结缔占据更多活性组织的使用权,进化巢的转化效率将再添一筹。
之前弄来的「次级霸主级生物」基因样本,可以对这些超凡野猪的蜕变带来增幅。
要塞的正门打开,超凡野猪们陆续进入其中,有些是上往二层,进入进化巢内,更多是下到地下矿洞,或是居住区的山体内。
一时间,要塞、地下矿井、居住区都有种被塞满的感觉,好在己方的矮猪人够多,接到苏晓的命令后,它们全都停止开采活性矿石,到居住区的89区,去开辟出90区,以及91区等。
各个野猪部族都存异心,一些智慧不差于人类的超凡野猪,也都各有打算,看它们这架势,分明是准备从内部攻克太阳要塞。
这点苏晓并不不担心,以进化巢每小时近9000个单位的蜕变效率,用不了太久,这些超凡野猪都开始赞美太阳了。
要塞二层内,苏晓在此等待,距离第一批战猪坐骑完成蜕变,还剩10分钟。
距离野野猪士们掌握「重锤专精」,已过去段时间,可以让它们掌握「兽骑术」了。
战争领主的「战技唤醒」能力,不能无限叠加,就比如野猪战士们,在唤醒中重锤专精后,它们最多能再唤醒「兽骑术」,两个可唤醒技能槽,是它们的上限。
苏晓激活战技唤醒能力,下一秒,一颗拳头大小的源核出现在他前方,这源核上蔓延出成千上万的丝线,这些丝线无视墙体的阻隔,没入到每一名野猪战士的胸膛内,技能唤醒开始。
要塞内与居住区内的每一名野猪战士,都感觉到全身剧痛难忍,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消耗,但在这同时,一种它们从未接触过的知识,浮现在它们脑中。
一个多小时后,所有野猪战士都完成能力唤醒,它们都难免略感虚弱,要恢复一段时间。
它们所唤醒的「兽骑术」能力,均为Lv.36,在战争领主的加成下,全达到Lv.48。
对于一种乘骑能力而言,等级接近Lv.50颇为少见,除了身经百战的骑兵,罕有人掌握这么高等级的乘骑能力。
至尊戰神 阿來來
星際之棄婦重生
坐骑所还没蜕变完,但能力先掌握了,这让野猪战士们都跃跃欲试,
正在此时,苏晓前方的进化巢入口展开,飘飞的火星中,一只只战猪坐骑走出,它们体内的太阳之力,让它们的瞳孔呈现出暗金色。
战猪坐骑保留了部分野猪的特征,但形体与野猪不同,它们背中略有生理弧度,这保证乘骑的稳定度,体型比原来大了几圈,这是为了匹配野猪战士的身高。
苏晓来到一只战猪坐骑身旁,这战猪坐骑的四条腿末端是蹄爪,是苏晓从没见过的结构。
五根钝爪收拢在一起形成蹄子,以免长途奔跑时,对脚掌造成负担,在需要冲锋时,这种蹄爪会展开,化为五根利爪,大幅度提升抓地力与奔跑稳定性,受到钝击后,能抓地更深,以防被击退等。
战猪坐骑的腹部两侧,生有一根根手指粗的黑色触须,保守估计有几十条,这触须看似有点克系,但它们的作用很大,在野猪战士乘骑时,这几十根手指粗的触须,会缠住野猪战士的胯部、双腿,以及脚底。
这会让骑士与坐骑完全相连在一起,共用一个重心,避免了骑士脚下有腾空感,攻击时发力不透彻。
有了这些触须,骑士会感觉比蹬在马鞍上更扎实,哪怕在乘骑状态,挥锤时也能借助地力,让力从脚底生。
所有战猪坐骑,背后与前背都生有暗红色的鬃毛,这是它们体内有了太阳之力后,所表现的抗火特性。
超凡野猪蜕变成战猪坐骑,比自行培育战猪坐骑消耗的活性矿石低很多,一切都弄好后,苏晓估测,还能剩27000个单位的活性矿石。
这些活性矿石,无法用于继续扩充兵力,眷族那边不是小聋瞎,己方与野兽族这么快就和谈,那边的残次品重炮级武器没卖出去,把眷族高层们气的不轻,这导致,那边停止向己方出售猪头人。
既然无法补充兵力,苏晓准备将剩余的这些活性矿石,用于发展重装坦克,保守估计,能蜕变出560只,算上现有的105只,总计达到665只,这将是很惊人的冲锋力量。
除此之外,眼下预估要培育50万左右的战猪坐骑,如此庞大的数量,其中必然会出现精英个体,到时可通过「战技唤醒」,选定精英个体的一种能力,让所有战猪坐骑都掌握这种能力。
到了那时,有战争领主加成,体内有太阳之力,外加被唤醒一种强力能力的战猪坐骑,绝不只是坐骑那么简单,其本身的战力也不会弱。
「战技唤醒」才是八星战争领主最强悍的能力,只需一个精英个体,集体战力就会飙升一截。
以当下的战猪坐骑转换速度,两天多一些,就能让野猪战士们都进阶为野猪骑兵。
到了那时,战技唤醒后的野猪战士,骑上战技唤醒后的战猪坐骑,所进阶而成的野猪骑士,是不是四级兵种?如果是,几十万的四级兵种,其破坏力,好像有些过于不当人。
龍戰星空 千墨
既然已经不当人了,那己方即将达到665只的五级兵种·重装坦克中,苏晓不信,其中不出个精英个体,一旦出了,就可以通过「战技唤醒」能力,让所有重装坦克都掌握这种精英能力。
苏晓感觉这设想可行,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如何让眷族那边安稳的观望两天?
苏晓从巴哈爪中接过通讯器,拨通给同盟元帅·赫·康狄威。
一边等着接通,苏晓一边走向顶层的总控制室,他返回总控制室,刚坐上沙发,通讯接通了。
“白夜,你和野兽族和谈,让你我两方的损失巨大。”
赫·康狄威的声音依旧威严,但此时也多了分冷淡。
“野兽族那边太穷,我想不出能打来什么。”
苏晓说话间在茶杯内倒上沸水,一股清逸的茶香弥漫,吸入鼻腔后,心旷神怡。
“你不打野兽族?难不成……”
赫·康狄威的语气出现转变。
“没错,人族那边的领土更富饶,同样是战争,我更愿意去攻打那边。”
苏晓稳住眷族的方式,是以进攻人族的名义韬光养晦,人族与眷族的血仇太深,苏晓提出攻打人族那边,对眷族来讲,这是天大的好事。
“的确是这样,野兽族的领土太贫瘠,人族的领土更适合太阳要塞。”
通讯器赫·康狄威的语气,已有了些友善,也难怪如此,太阳要塞如果去攻打人族,眷族是做梦都能笑醒。
“你准备几时动手?”
通讯器那边的赫·康狄威还有些猜疑。
“一星期后。”
“好,我等你一星期。”
说完这句话,通信器那边的赫·康狄威挂断通讯。
苏晓将手中的通讯器放在茶几上,对于赫·康狄威这‘老朋友’,他怎么能让对方等一星期?最多两天,他就会带上50万大军去‘问候’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