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永恆聖王 起點-第兩千七百九十三章 鬥戰紀元相伴

永恆聖王
小說推薦永恆聖王永恒圣王
“吱吱吱?”
这只幼猴还不会说话,看到苏子墨等人也没有半点防备戒心,只是口中呀呀呓语,似乎是在询问什么。
幼猴漆黑的眼眸中,偶尔掠过一抹淡淡的红光。
注意到这一抹红光,苏子墨心神一震。
猴子的眼睛,就有这样的特征!
剑界其他人看到这只幼猴,也有些惊讶。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王动道:“看这样子,这只幼猴应该是罪灵后代,属于血猿一族。眼眸中的那抹红光,就是血猿一族独有的特征。”
公孙羽道:“血猿一族,在万族生灵中的排名不低,特别是成年之后,觉醒血猿一族的血脉天赋,陷入狂暴状态下,战力暴涨,甚至可与万族最顶级的种族硬撼!”
直到此时,苏子墨才知道,原来猴子竟然属于上界血猿一族。
泰来剑仙说道:“我听说,血猿一族在曾经的一个纪元中,称霸三千界,战力无敌!”
“确实有这回事。”
觉见僧微微点头,道:“那个纪元,名为斗战纪元。当时血猿一族诞生一位绝世强者,斗战三千界,纵横无敌,最终封为斗战大帝!”
苏子墨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道手持长棍,睥睨天下的身影!
当初,武道本尊渡劫之时,第十劫就曾凝聚出来一头战力盖世的老猿,如今想来,应该便是斗战大帝!
觉见僧叹息一声,道:“这位斗战大帝的一生都在战斗,与天斗,与地斗,甚至与万族生灵战斗,直至战死,不免令人唏嘘。”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永恆聖王-第兩千七百九十三章 鬥戰紀元看書
听得这里,苏子墨眉头一皱,忍不住问道:“血猿族的这位强者已经成为大帝,谁能杀死他?”
“不清楚。”
觉见僧摇了摇头,道:“这位斗战大帝迷了心智,选择与邪魔为伍,与万族为敌,想必为天道所不容吧。”
“正因为他与邪魔为伍,血猿一族被其牵连,都差点灭绝。”
“在斗战纪元里,血猿界属于最强大的超级大界。如今,已经无数个纪元过去,血猿界始终没能恢复过来,现在只能算是高等界面。”
王动道:“邪魔战场中的血猿一族,就是当年斗战纪元血猿罪灵的后代,承受着先祖犯下的弥天大罪。”
“血猿界算是幸运的了。”
公孙羽道:“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界面,多少种族,彻底湮灭在那场浩劫当中。”
秦钟道:“自古邪不胜正,斗战大帝又怎样,与邪魔为伍,终究敌不过万族生灵的意志和力量!”
“即是罪灵后代,杀了吧。”
沈越抽出长剑,准备将这只幼猴杀掉。
“等等!”
苏子墨突然开口。
“苏峰主,怎么了?”
沈越转头问道。
其他人也都看向苏子墨。
苏子墨道:“这只幼猴只是几个月大,即便杀了,也没有任何战功,留他一命吧。”
其实,他的脑海中曾闪过一个念头,这只幼猴,会不会与猴子有什么血缘关系?
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苏子墨也不能让这只幼猴死在这里!
苏子墨不管什么邪魔,什么罪灵。
他只知道,猴子是他在天荒大陆上,第一个结交的兄弟。
在他还弱小,不够强大的时候,猴子曾在苍狼的嘴里,在筑基修士的剑下,拼着性命将他救了出来!
这只幼猴若是猴子的孩子,他决不允许旁人伤害。
“阿弥陀佛。”
觉见僧轻吟一声佛号,道:“苏峰主仁慈。”
不过,沈越却不以为然。
沈越道:“这猴子现在是没什么威胁,可终有一天,他会成长起来,成为凶残血腥的罪灵。”
“趁他还小,将其扼杀掉,也算铲除一个祸患,免得有其他三千界的生灵死在他的手中。”
“沈兄,算了吧。”
王动在一旁劝说道:“一只幼猴而已。”
其实,林寻真、王动等人都没打算出手。
对付一个几个月大的幼猴,他们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抵触。
这只幼猴如同初生的婴儿,如同一张白纸,还不懂得是非黑白,更没有什么仇恨,对他们这样的陌生人,都没有半点防备之心。
杀掉这样一只幼猴,就像是杀害一个手无寸铁的孩童。
林寻真、王动等人都是真仙,自然不屑于此事。
沈越见王动也这样劝说,便不再坚持,微微耸肩,道:“随便吧,就算我们不杀它,在邪魔战场中,这样一只猴崽子又能活多久?”
说完,沈越朝着山洞外行去。
没走出多远,岔路的黑暗中突然窜出来一道黑影,朝着沈越扑了过去,口中爆发出一声低吼!
沈越反应极快,第一时间侧身后退,反手祭出仙剑,朝着黑影的方向刺出一剑。
刹那间,这一剑衍生出数十道剑影,瞬间将黑影笼罩进去。
噗嗤!
黑影闷哼一声,身上迸发出几道血光!
但黑影却没有后退的迹象,反而变得越发狂暴,双眼闪烁着红光,不要命一般朝着沈越冲去!
林寻真等人快步赶过来,定睛一看。
那道黑影却是一头身形高大的母猿,身上沾满着血迹尘土,除了沈越刚刚留下来的新伤,还有无数还未结痂的旧伤。
母猿大腿的伤势最重,伤口周围的肉都已经腐烂,露出里面的白骨,走路都一瘸一拐。
“孽畜找死!”
沈越神色冰冷。
这只母猿虽然也有洞虚期修为,但伤势太重,根本就不是沈越的对手。
沈越再度出剑。
这一剑无比惊艳,剑光璀璨,瞬间迸发出成千上万道剑影,虚虚实实,根本看不出仙剑真身所在!
在剑光的照射下,母猿只觉得双目刺痛,不受控制的留下两行血泪。
但她还是尽可能的睁大双眼,不顾一切的冲上去!
她要保护自己的孩子,哪怕是豁出性命!
沈越目光冷漠,眼底掠过一丝不屑。
他这一剑,将幻剑之道的意境全部释放出来,别说这头母猿重伤,就算是全盛状态下,都挡不住此招!
仙剑的真身,隐藏在无数虚虚实实的剑影之下,直奔母猿的眉心刺过来。
就在他的仙剑,即将没入母猿眉心的刹那,一抹翠绿光华突然闪现,刺破无数虚幻,正好撞在他的仙剑剑脊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