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寂滅道主 王風-第1365章 叛徒的恩怨熱推

寂滅道主
小說推薦寂滅道主寂灭道主
“笑话,真正有志道途的修士,根本不会在意身外事,在我眼里的星域大战不过是个笑话,争夺资源而已,归根结底还是为了满足某些人的修炼,而大多数人不过是炮灰。”
王邵戏虐地看着肖长恭,似乎在离间对方,可他的目地就是要其明白,从本质上来说,他们参加这场引以为豪的大战,就是个有趣的笑话,你们这群人在里面的角色很可悲。
过犹不及,让这家伙自己品味,当即冷冷地笑道:“你和那几位陨落的,哪个不是炮灰?”
肖长恭脸色顿时很难看,并非是恼怒王邵的话,而是觉得对方说的很有道理,那些上宗的修士哪个不是趾高气昂,想要什么有什么,他们这些哪怕是化神修士,不也得辛苦讨生活,关键是炮灰这个词用的妥当。
每次星域大战,无不是中宗和下宗损失最惨重,出征的修士大军中大半都是他们和散修,其中固然有火中取栗的贪恋,可炮灰的命运始终无法摆脱。
就像是修炼界传言上次大战,可以说是被打的相当惨,星域出征的力量大约五成没有回来,可要是折算到上宗身上,实际上损失并不算太大,应该说上宗损失多是普通弟子,真正的精英损失并不算大。
而且,这些精英得到了巨大的好处,回归后立即闭关修炼,纷纷的突破再三,如今相当部分合体大修士就出自他们。
再看看他们这些底层修士,承担着极其惨重的损失,有些宗门出征主力全军覆没,有的是实力大损,回归后直接除名,至于那些散修更是倒霉,他们每次的损失,占到星域阵亡人数的八成之多,只有少数人能活下来。
更何况在撤退的时候,都是大宗门的修士先行撤退,留下的小宗门修士和散修,自然成为了炮灰人物。被肆虐的南斗星域处处残破不堪,南斗星域修士自然是憋着愤怒火焰,抓到杀戮北斗星域修士的机会,绝对不会有人放过。
可以说,这些断后的修士不单单是炮灰,还是完全被遗弃的炮灰,他们要么尽可能的战死,要么被南斗星域修士生生折磨死,当然还有个选择,那就是逃入天相星碧落仙宗。
但是,碧落仙宗也不是垃圾回收站,不可能人人都会收留,只有那些颇有资质的人才会被保护,再说南斗星域那么大,你根本没有投奔的时间,哪怕就在天相星上,能够得到碧落仙宗庇护的机会也不多。
想想,不由地摇头苦笑道:“大长老说的是有道理,只是有些事情无法改变,还是顺应自然的好,若是神宫回归的话,倒也算是摇光星上众人的福份。”
“你怎么觉得,神宫定要回归?”王邵淡淡地道。
“哦,这个。。。。。”肖长恭顿时瞪大了眼睛,这句话信息量太大了,原本就有那个揣测的方向,竟然被自己说中了,这刻又脑补了许多的东西。
“好好说话,一惊一乍的,引人关注。”王邵似乎很不满意,你好歹也是化神大修士,就这点承受力,丢人。
实际上,他真的错怪肖长恭了,混迹修炼界不易,没有个强大靠山更是艰辛,化骨宗就处于这种尴尬境地,可以说整个摇光星大部分宗门,都有这种感受。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寂滅道主-第1365章 叛徒的恩怨推薦
本来就是神女宫的势力范围,自然不会让天魔谷放松戒备之心,就算你是魔门,那也曾经是神女宫的附属宗门,现在又被道门排挤,典型的姥姥不亲、舅舅不爱。
若是神女宫强势回归,并且力量不弱于天魔谷,那就可以拉起实力对抗魔宫,他们这些宗门日子必然好过些。
“只是惊讶万分,又有无限的期待。”
“这又有什么关系,身外事而已,既然来了,那就为宗门前辈做点事情。”王邵淡淡地笑了,有着神女宫外宫大长老的身份,行事的确便利很多,他也不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份,既然他的主要任务是决出胜负,想必北斗星域的那位不会不知道,大大方方的出现岂不是更好,而且以神女宫的身份,斩灭云千寻。
“不错,好歹化骨宗坚持到了最后,驱魂宗这个软柿子,背叛神女宫最早,却每次都化险为夷,堪称奇迹。”肖长恭相当气愤地说道,丝毫没有在意声音传出去,反正他述说自家宗门和驱魂宗的矛盾,两家矛盾在锦绣城路人皆知。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王邵撇撇嘴暗自鄙夷,先后背叛根本没有任何区别,背叛就是背叛,还好意思拿出来表忠心,好在他也无所谓,对待肖长恭就是利用而已,当即淡淡地道:“我们就去看看,”
他们来到了商铺面前,看到了那副蓝面白字的,不少修士进进出出,往来不绝。
王邵稍稍看看,就是几十个呼吸的时间,已经又来回二三十人进出,就在他们准备进入的时候,突然传来“砰”地声,某个人影从正门中飞了出来。
他定睛看去,这是个身穿灰衣的老年元婴修士,胸口已经凹陷下去,口里只剩下出气没有了进气,原来丹田已经被剑光洞穿,元婴都被粉碎,就算是能活下来也是废人,没有几年可以蹦跶了。
“穷光蛋,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也敢来驱魂宗商铺闹事,活该废了,还不给我爬着滚开。”商铺内响起了极为不屑的声音,周围的修士虽然看到了倒地不起的人,也是满脸的冷漠,没有任何出手帮忙的意思。
“这算是店大欺客吗?”王邵眉头微挑,心下稍稍算计,直接向老年修士走过去。
肖长恭见王邵的举动,直接就愣住了,修炼界冰冷无情,发生这种情况大家都各扫门前雪,不愿意招惹这些事情,这位又是打的何种算盘?
王邵来到老年修士面前,直接弹出枚丹药抛入对方嘴里,再次打出张灵符在头顶。淡淡的青色光芒闪动,老年修士竟然张开口将丹药吞下,原本那即将流逝的生命力,肉眼可见地恢复,甚至连凹下去的胸部也逐渐平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