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f42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唐朝小白領》-第三百三十四節 葉氏家族(14)讀書-5e3qv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叶檀的话都是在说着自己如何帮助别人的意思,但是呢,李纲却听出来了一个词汇,那就是抢。
“这个不合适吧?他们是我们的附属国啊?”
李纲的脑子还是不够啊,所以叶檀只能继续说道,“他们不是羡慕我们的文化吗?这些年来的人还少吗?既然羡慕,我们就有义务帮忙,那么,收取一点的银子不合适吗?不都是互通有无吗?既然我们没有,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拿走呢?”
“你啊,你总是如此杀伐,不好啊,白起就是个例子。”
李师的想法是现在不少人的想法,他们将政治斗争的失败的因素花在这个上面了不得不说,有点奇葩,但是呢,却是非常的直接的一种看法。
“白起是白起,我是我,如果到时候我们的国家真的强大了,那么,皇帝觉得我多余的话,我就离开这里,去西方,西方有一个很大的土地,那里到处都是平原,还是没有一个人去帮助他们建设,我可以去帮忙的。”
叶檀有退路,所以,他不在乎。
“好了,你去看看青雀吧,这孩子被读书人打击的不轻,若是没有一个人去说清楚的话,他会走极端,到时候就麻烦了。”
李纲似乎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说通叶檀,于是就放弃了,只能转移话题道。
“多谢李师。”
叶檀说完,提着竹篮子就出去了,里面还有一包牛肉头,味道还是不错的,虽然有点凉了。
看着他消失的叶檀,李纲只能摇头叹息道,“你的野心不小,却是为了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我还能说什么,只能给你看好这个后院了,可是呢,百姓无辜,读书人又有什么错呢?他们不过是踩着过去的人的心思去做的事情,这样的做事有错吗?要是有错的话,也是至圣先师的错啊,可惜,他们似乎没有办法去消化这样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办才好呢?”
田緣
此时的叶檀在李纲的眼睛里,就是一把锋利的长剑,这个天下,可能没有多余的东西是他不敢动的,接下来就是天下的皇帝开始对于突厥的征伐了,这个他们是不担心会失败的,毕竟东西两个突厥不如以前了,当初的隋朝就是通过长孙无忌的父亲将一个突厥变成了两个了,一个的话很坚固,而两个的话,就不行了,互相损耗彼此的实力,最后便宜的是谁,不是大唐,而是一个统一的中原,这就是过去的态度。不过呢,李纲却发现,以后北方的那些游牧民族可能就没有了,因为叶檀的想法很简单,如果可以被我们利用的话,那么,就留着,不能够的话,那么就杀光了,草原虽然大,可是呢,我们也是要吃肉的,到时候,我们就会将一些事情做好了,那么,以后北面的土地就是我们的了,而且他不知道的是,叶檀还记得北面有一个黑色的土地,哪里的肥沃程度比耕耘了千年的中原地方要好的多,这样的地方,如果浪费的话,岂不是可惜了?
青雀就住在宿舍里,虽然还是和过去一样的安静,但是呢,走到一楼的时候,叶檀还是闻到了一股子臭脚丫子的味道,这个是不管是过去还是现代都是有的一种可能。
这个当初叶檀曾经说过,作为读书人不是应该讲究一个礼吗?这个东西不就是卫生吗?可惜,最后还是失败了,这帮小子,衣服倒是干净,可是其他的东西都会差不少,,这个是没办法的事情,自古这一块就不好管教。
青雀的宿舍在最里面的那一间,这几年都没有换,他也不在意。
一个宿舍有人还是没有人,其实很容易分辨,这个就像是什么呢,就像是我们平时看到的一些房子,如果有人住,感觉就是不一样,这样的感觉你说不出来,却是实际如此。
放假了之后,学校里的人几乎都回家了,所以,人肯定就少了,可是呢,叶檀还是感觉到了青雀的宿舍有人气。
他慢慢地推开门,门没有上锁,然后就看到躺在床上的一个人,身边都是碎纸片,一看就知道是作业本之类的东西,樊笼书院的图书管里的书籍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触碰的,所以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不用说,这个人就是青雀李泰了。
听到有声音,却没有动静,他感觉很不舒服。
一个人,一个在皇家的眼里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竟然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而且做的非常的残忍,这对于他来说,虽然面对过皇宫里无数的残忍的对接,可是呢,在外面这几年,他几乎都是在象牙塔里过来的,结果没想到,一个读书人做出来的事情,就真的让人发毛,这个天底下到底有多少这样的人呢,不能多想,越是想的多了,你就会发现,你的一切都是空的,太过重情义的人是不能当皇帝的,因为你不懂得取舍,最后往往你什么都得不到。
有的时候,有人会说,这个人有社稷之才,这句话的意思可不是说这个人的本事有多厉害,而是说,他懂得在一些时候,用一些东西换取另外一些东西,这些东西会让你失去一些东西,同时呢,也会得到一些东西,就是如此的直接而又可怕的行为就叫做社稷之才,而李泰没有这个。
这家伙回来两天了,听说一直不吃饭。
叶檀看到了桌子上的那些已经凉透的馒头,这个天气里,热热的话,还是可以吃的。
素質修仙 桂花小圓子
所以,他就将竹篮放在桌子上,然后拿着馒头出去了。
过了一会,等到李泰感觉有人来的时候,却闻到了一股子淡淡的清香。
之前给李纲准备的清粥,自然是还有的,还有两个馒头,这几天是不会吃包子的,因为过于奢侈了。
“起来吧,吃饭了。”
叶檀对于李泰来说,可以说是哥哥,也可以说是老师,所以他的话让李泰一个翻身,嘟囔道,“我不饿。”
“放屁,你不饿,你再过两天就饿死了,怎么,打算成仙啊?我告诉你啊,你若是想要饿死的话,我现在就派人将你送出松洲,否则的话,你若是饿死了,到时候陛下找我的麻烦怎么办?我招谁惹谁了?”
“我就是不吃,饿死了,让父皇找你的麻烦。”
李泰毕竟还是个孩子,现在的他不超过十五岁,比叶檀小两岁,比李承乾小一岁,还是个孩子,不过呢,过去的人都是早当家,同时呢,皇宫里的孩子更加早的当家。
春茂侯門 繁朵
“看来我是得给你一点好处了?”
機甲戰神 黑暗中的幽靈
叶檀一伸手,就出现了一小块的冰块,然后直接就塞进了对方的脖子里,本来躺在那里像是随时都要死的家伙一下子就跳起来了,然后单手想要将冰块给捞起来,嘴里却嘟囔道,“你干什么?很冷的。”
结果这个冰块,因为他的起来,直接就从脖子滑到了自己的小腿上,这一路上,真的很冷,让他彻底精神了,不过呢,到了小腿的时候却是消散了。
豪門主母
“行了,快点吃饭,要是不吃饭,我带你去找芮登,他会很高兴地给皇家的人培养一个很不错的高手,行不行?”
扶明
叶檀的话让李泰眼球都要飞出来了,你这是要折磨死我的节奏啊,我虽然想要文武双全,开始呢,不代表我就是一个喜欢受虐的人,这个芮登虽然武力值是不错,但是呢,教授学生的方式却是不行,说真的,粗糙的很,如果让李泰选择的话,这样的人就适合去打仗,然后呢,最后一次打仗的时候,被一个箭矢射中了,算是死了,就是舒服了。
“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專心養兒一百年
抗戰鐵軍
李泰说完这句话,就赶紧站起来,也不洗脸了,就伸手要触碰馒头却被叶檀阻止了,“你都不洗脸的?这样子吃下去,你是想要干什么?”
“今日没有热水,就算了吧。”李泰的想法自然是不被认可的,所以,就被叶檀拉到了外面洗了一把脸之后,才回去,开始喝粥吃馒头,然后叶檀就将那个荷包打开,里面的牛头肉虽然凉了,但是呢,却有一个不错的味道,李泰也吃了一些。
因为这几天都没有吃饭,所以不能大鱼大肉的,否则的话,很容易拉稀,对于过去的人来说,这个东西一旦发生了,就是要命的啊。
叶檀在他吃饭的时候用笤帚将之前被他撕碎扔在地上的这些垃圾都是给收拾起来了,然后坐在那里看着他。
“额……”
李泰吃饭很快,很快就吃饱了,虽然觉得还是没有吃饱,但是呢,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多吃了,否则的话,对身体不好。
等到他将东西收拾了,却是让叶檀觉得挺不错的。
“你自己遇到了一些事情,然后你就自虐自己?怎么,你做错了什么呢?”
叶檀自然是知道他的事情,所以就将牛头肉推过去一点笑着问道。
重生農門:棄婦當家 雲沐成書
“哥哥,我以前一直以为,他们说的哪些恶心的人都是读书少的,或者说是武将,甚至于还有一些无赖,这样的人都是可怕的,因为他们做事什么都是将很多普通的老实人给欺负了,我觉得将这样的人都给收拾了,这个天下都差不多太平了,可是呢,这次我遇到的这个武州的刺史孙岚,他是读书人,当初我在皇宫里启蒙的时候,我的老师还有哪些老先生总是会说读书人的好,他们可以做出无数的好事情来,而且为人风清和悦的,简直就是君子的典范,可是这次,我遇到的事情却发现,他们不是君子的典范,他们是做可怕的恶魔,因为那些人做坏事,也不过才是一两个人,就算是武将,也不过是一群人,而且他们做的这个事情都是显露出来的,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来,但是呢,这些读书人呢,却做出来的事情,没人看得出来,却可以在无形之中让人家破人亡,这样的人太可怕了。”
“他们的确可怕,可是这个就是让你撕书的原因,你不是如此的脆弱吧?”
叶檀听到他的话,不由得一愣,随即问道,他不是一个脆弱的人啊。
“自然不是,在父皇的旨意下,我处理了这个人,然后回到了樊笼书院,前一天,我看书看了一晚上,就是找不到答案,才将这些东西都给烧,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不懂,为什么老先生他们说的东西,和我遇到的不一样,一个地方就是几十万人,这样多的人都在这样的人治理之下,你说可怕不?简直就是毛骨悚然,如果真的全部都清查的话,天下还不知道是怎样呢?”
“书里不是没有答案,只是呢,你找的不对。”
叶檀却是挠头,这个家伙,有的时候进入死胡同,真的是要命的。
“哦?那什么地方有?”李泰疑惑地看着叶檀,自古就是四书五经,这些自从汉武帝这个家伙搞出来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就成为了一种规范的典籍,可是一个国家多大啊,一个地方多少事情啊,靠几本书就可以治理了?如果是这样子就好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也不会如此的要命了。
“你应该听过这么一句话吧。”
叶檀吃了一口牛头肉,然后才慢慢地说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
“这句话我听过,但是呢,这个不是用来游学的吗?”李泰奇怪地看着叶檀问道。
“怎么可能是游学的呢?你说,为什么他们会游学?”
“这个,是为了见见世面?”李泰沉思了片刻问道。
“这句话也对,也不对。”
叶檀却是摇头道,“一般情况下,我们读书,刚开始的时候就是读书,将自己所有认识的书籍都给读了,读完了之后,这个不过是读书人的第一步,然后就是行万里路,这个是的读书人的第二步,目的是为了将自己的读书里的内容和现实生活对照,因为过去的人写书,有些东西是不能随便写出来的,所以就会写的很隐晦,这个你应该知道的,为尊者讳,为皇家讳,为长者讳,为反正呢,为了很多东西和环境去忌讳了之后,写书的人又不想让自己的思想流失了,就会写的很隐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