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範馬加藤惠-032 穿越者會夢見量子狐狸嗎?推薦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保奈美看着和马站着不动,问道:“怎么了?”
和马摇摇头:“没事,走吧。”
然后他领着两个姑娘离开了杂物室,经过病房门口的时候,看见向井老太太正在给儿子整理被子。
其实和马对这种场面的抵抗力很低,看到就难免心生怜悯。
而怜悯顺理成章的转变成了愤怒。
——那搞细菌战的狗东西,死了还要祸害人间。
这毫无疑问的是无耻恶徒,是贺雷修斯必须对抗的对象,再遇到这种家伙,必然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斩他于刀下。
这时候老太太抬起头,看到了门口的和马,于是轻声问:“看完了吗?有什么收获吗?”
“没有,只是普通的放映机。”和马如此说道,“我们先告辞了。”
老太太点了点头。
于是和马带着一脸复杂的表情离开了病房。
**
和马前脚离开村公所,CIA的干员史密斯就到了。
他直奔病房旁边的杂物间,粗暴的拉开门进去,查看那放映机。
他的搭档李跟在后面进了杂物间门:“有什么发现吗?”
“现在还没有。”史密斯说着完成了对放映机外壳的检查,“我以为放映机上会有个藏东西的暗格什么的,但是并没有。”
说完他徒手把外壳掰开,于是零件哗啦一下洒了一地。
接着他把外壳一扔,蹲下来在零件里翻找着。
对于CIA远东局来说,这次这个事件充满了谜团。
战后美军接管日本之后,审讯了所有日本高层,收缴了全部残存的资料,结果还是完全不知道这个基地的存在。
刚刚过去的24小时,CIA远东局逼着陆上自卫队对已经发现的基地入口进行了探测,发现整个基地深埋在山中,正常的入口早已被炸毁。
向井瑛太搞的这个入口,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裂隙,应该是最近十几年地质活动形成的,外表看起来平平无奇。
除非向井瑛太一开始就知道这个裂缝能通到基地,不然根本不可能顺着这个裂隙往下探索。
然而这种不合理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向井瑛太不但探索了这个裂隙,还在裂隙上方架起了滑轮和绳索,用来把基地内的东西吊运出来。
更离奇的是,向井瑛太取出来的东西,基本都是细菌武器,仿佛他一开始就知道基地里有什么东西,放在哪里。
然而CIA用极高的效率梳理了向井瑛太这个人的经历,完全没找到他获取相关情报的途径。
向井瑛太取出来的东西不但有这次使用的霍乱,还有疟疾、鼠疫等等,全都是经过筛选和改良的品种,可以说代表了日本军细菌武器研究的顶尖水平。
更可怕的是,向井瑛太在养殖可以传播这些细菌的生物,比如老鼠、蟑螂等等,他在山里弄了个林中小屋,里面全是这玩意。
史密斯也算见多识广了,但是进了那个小屋之后还是差点吐在了防护服里。
自卫队还在小屋的虫子窝里找到了一具女性遗骨,完全不知道是谁——现在是1981年,还没有成熟的DNA技术,只能比对采集到的一些简单样本,不能像后来那样把人的DNA数据储存在DNA库里随时查询。
除了DNA验证之外的确认身份的手法,都因为这具遗骨损坏过于严重而无法应用,只能勉强根据盆骨形状判断为女性。
谜团,都是谜团。
而最新的谜团,就是这个桐生和马,他跑过来探望向井瑛太,得知有这个放映机存在后,立刻就跑过来查看了这个放映机。
所以现场最高负责人史密斯特工怀疑,这个放映机里可能藏了什么东西。
曾经的曾经最后的最后
史密斯在放映机的碎片里找了一番,终于有了发现。
“李,你在成为特工之前,学的是机械吧?”
“对,我在海军航空站当了十年机械工程师。”李走过来蹲在史密斯身边,“怎么了?”
“你看这两个螺丝,标准化流水线生产的螺丝应该完全一样才对,但这两个明显不一样。”
李接过这两个螺丝,对比了一下:“嗯,确实。这不是标准化流水线生产出来的螺丝,这根本不是标准化流水线的误差,是未经标准化洗礼的工厂的产品。”
“现在全日本都没有这样的工厂了。”史密斯说,“不过有些小作坊可能还会搞出这种东西……该死日本人像印度人一样喜欢小作坊。”
现在的日本经过二十年的粗放发展,有大量生产效率低下的小工厂小作坊,这些地方确实有可能还在用这种螺丝。
说不定这就是为了节省成本,用工厂自己的机床,拿边角料造出来的螺丝。
李又对比了一下两个螺丝,然后从落在地上的零件里又捡起几个部件,观察了一下。
“全都不是标准化生产的,这些齿轮你看,连齿都不整齐,只不过用多了所以打磨得比较顺滑罢了。”说着李把手里这些零碎的东西扔地上,然后看了眼被史密斯扔地上的外壳。
“等一下,我一直以为空气中这个挥发性的味道,是机油什么的。”
这里是储物间,确实摆放了很多油漆啊、机油啊、洗洁精啊之类的物品,加上空气不流通,所以空气中有股刺激性气味。
李捡起外壳:“现在仔细看看,这个外壳上这一块油漆,才刚刚刷上去嘛。”
放映机的外壳已经非常陈旧,而且显然多次重新刷漆,不仔细看真分辨不出来上面那一块新刷的油漆。
史密斯停止扒拉地上的零件,抬头看着搭档。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李则来到货架旁边,很快找了瓶松节油。
打开盖子的瞬间,更加强烈的刺激性气味刺激着两人的鼻孔。
李显然很习惯这种味道——尽管他西装革履的看着完全不像是会和这些打交道的人。
他拿起一块抹布,猛倒上松节油,随后拿着抹布狂擦外壳上那块油漆。
史密斯:“该死,李,你是要谋杀我的鼻子吗?”
“闭嘴瞧好了。”
李只这样说了一句,继续猛擦外壳。
史密斯站起来,远离了他,还掏出手帕捂住鼻子。
终于,李停下来,看着成果露出笑容:“果然。”
史密斯依然用手帕捂着鼻子,靠到李身后,伸头看着外壳。
“这是旧日本陆军的番号吧。”他说。
“没错。”李点了点头,“而且显然不是第一次被人用油漆覆盖,你看边缘,虽然是同一种颜色的油漆,但仔细看能看出来是不同时间涂上去的,下面这一层氧化比较严重。”
史密斯:“所以,桐生和马过来用什么办法处理了外壳上的油漆遮挡,看到了这个番号,然后又用油漆把它挡上去了?他果然知道真相,下午的时候我完全被他骗过去了。”
李:“所以要把他抓起来好好审问一下吗?”
CIA的审问,那可是会让人生不如死的炼狱,很少有他们问不出来的事情。
史密斯想了想,摇头:“不,他可是上了兰利的重点关注名单的人,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兰利要关注一个不到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但是我们贸然抓了他,还审讯,兰利的先生们可不会让我们好过。”
兰利是CIA总部大楼的名字,一般就用兰利来指代CIA总部。
李撇了撇嘴:“之前兰利更新名单的时候,我还专门看了桐生和马的履历,不客气的告诉你,我有点被吓到了。他一年内干掉的东方阵营的特工,怕不是比我整个职业生涯都多。”
史密斯:“光看履历确实可怕,简直日本的占士邦。但是日本这边根本没有情报自主性,日本的情报机关都是我们的下属,这么关注一个日本人有点奇怪。”
“是啊,鬼知道兰利的先生们在想什么。”李耸了耸肩,“但是,今天他比我们先发现这个放映机是旧日本军的军用品。”
史密斯抿着嘴,陷入了沉思。
**
和马回到了旅馆,刚进门美加子和晴琉就迎上前来。
“怎么样了?”美加子问。
“昏迷不醒。”和马耸肩。
晴琉:“其实我比较搞不明白你去干嘛,如果只是探视,需要这么急吼吼的过去吗?明天再去也可以啊。”
保奈美打圆场道:“和马的特点,就是热心肠嘛,不过去看看他今晚都睡不好。”
说完她看了眼和马。
她可是看到了和马把放映机上的油漆抠下来的场景,知道和马去不是单纯的探视,也知道这东西根本不可能在有可能被CIA窃听的时候说。
和马刚想回应保奈美,玉藻就开口道:“和马刚醒就这么奔波,已经很累了吧?我看你还是赶快上床休息吧。”
“我睡了那么久,现在精神头正好着呢……”和马说到一半,注意到玉藻的表情,察觉到了什么,改口道,“你说得对,我看我还是好好睡一觉吧。”
美加子:“有猫腻!你们这表情……”
保奈美一把搂住美加子:“美加子,我们去洗澡吧。”
“诶?现在吗?好呀,你别拖着我啊,我自己会走……”
保奈美微笑着拖着美加子走了。
晴琉看看和马,又看看玉藻,说:“那我继续到楼上观察情况去了。”
说完她转身往楼梯走去。
和马看着玉藻。
玉藻:“你也回房睡觉吧,我给你铺床。”
和马点头。
之后他和玉藻一起回到房间,在玉藻铺好被褥之后躺了上去。
玉藻:“那么,晚安。”
说完她关上灯,离开了房间,轻轻拉上拉门。
和马躺在被褥上,一脸懵逼:等一下!真的就是把我扔上床就完事了吗?
他等了几秒,没等到玉藻开门进来说“哈逗你玩的”,于是回想了一下玉藻回到旅馆后的行动。
——她……该不会是让我赶快真的入睡吧?
姑且相信她好了。
和马深呼吸,然后闭上了眼睛。
自从穿越,和马的入睡就非常的顺畅,比上辈子顺畅多了。
上辈子和马时不时就会失眠,上大学之前担心成绩为成绩焦虑,不但会失眠,还会导致上厕所半天尿不出来,要深呼吸好几次。
大学毕业出来工作,那压力更大了,失眠什么的家常便饭,因为睡眠不足头疼的时候简直不要太多,全靠布洛芬压着。
仔细想想,和马上辈子也就大学那四年中,有三年半的时间可以安眠。
而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其实刚穿越的时候和马还是会失眠,但是那个雨夜灭了津田组之后,他就再也不会失眠了。
可能是因为灵魂强大了吧。
这一次,灵魂强大的和马依然很顺利的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然后他梦见自己坐在一个小小的和室里。
身穿歌舞伎和服的玉藻端坐在他面前,怀里抱着三味线。
她手里三味线的拨片上,印着葵花的花纹。
她看了眼和马,开始弹奏。
和马端坐着,听着她的弹奏,看着她美丽的脸庞,下意识的就拿起摆在面前矮桌上的酒杯。
一片樱花瓣不知道从哪里落下,轻轻落在杯中,浮在酒水之上。
和马就着樱花,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他放下杯子,自己给自己斟酒。
玉藻一曲唱完,他已经喝了四杯。
“这就是你的……呃,幻境?”他开口道。
差点说出“固有结界”来。
玉藻:“正是。”
“为什么不早跟我说有这种东西啊。”
“以前我试过把你拉进来,但是你进来的瞬间就迷失了。毕竟这是梦的一种,能在梦里保持清醒的人可不多。”
和马回想了一下:“我……没梦到过这个场景啊。”
“你能想起来你梦到过什么场景吗?”玉藻反问。
“想不起来。”
和马耸肩。
“那不就对了。但是现在开始,你可以记得你梦中发生的事情了。你已经足够强大,以后我们每个晚上都能在梦中相会呢。”
玉藻笑起来,拨弄了几下三味线的琴弦。
和马:“既然是梦中,你完全保持人类形态不就没意思了?耳朵什么的搞起来嘛。”
玉藻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放下三味线的拨片,抬起手抽掉头上的发髻,让头发披散下来。
接着一对神似猫耳和兔儿的杂交物的耳朵出现在她头顶。
“太棒了,让我摸摸!”和马大喜,直接推开隔在自己和玉藻之间的矮桌,扑到玉藻面前,轻轻抚摸着她头顶的耳朵。
“别这样,好痒的。”玉藻轻声抱怨,但是并没有躲。
和马揉耳朵揉爽了,这才回到原来位置。
玉藻:“你只揉耳朵吗?”
“不然呢?”和马反问。
玉藻嘟起嘴,摆出不高兴的表情。
和马赶忙改口:“抱歉,我开玩笑的。那啥,尾巴也放出来给我揉一揉吧。”
玉藻:“……”
正当和马寻思玩笑是不是开过头的时候,玉藻叹气,然后站起来。
和马:“呃,只是放出尾巴的话,不需要这样吧?”
下一刻玉藻像气球一样膨胀起来——更正,像毛球一样膨胀起来。
和马直接被拍到了墙壁上。
这要不是在梦里,和马怀疑自己已经变成肉饼了。
接着,房子整个被挤烂了,和马跟碎裂的墙壁和瓦片什么的一起跌落在地,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巨大的白狐狸。
“等一下,你这……”
和马刚开口,才说了几个字,大狐狸就像狗一样噗噜噗噜的晃动身体,把毛里面那些小物件、碎砖头什么的甩水一样的甩出来,噼里啪啦的砸到地上。
和马双手交叉护脸,这才没有被砸个鼻青脸肿。
“你这家伙!砸着我了!”他嚷嚷道。
“男孩子别那么娇气。”大狐狸开口,虽然还是玉藻的声线,但是因为发声的器官不同了,变得仿佛洪钟一般,震得和马脑壳嗡嗡响。
顺便,大白狐狸说话的时候,嘴角有紫色的火焰冒出来,忽明忽暗。
她屁股后面孔雀开屏一样展开的九条尾巴的尾部,也都燃起了紫色的灵火。
和马:“你这比山太郎大多了啊。”
“我比他年长嘛。”大狐狸又开口,依然震得脑壳疼,“在神秘开始衰退之前,越年长越强大的妖怪,越大。现在为了节省力量,我们都尽可能的以人类的体形生活了。”
和马晃了晃被震麻了的脑壳:“你能不能不要再震都脑袋了。山太郎能直接把自己的意念传到我心里,你也那样好不好?”
“可以啊,但是……”大狐狸露出可能是笑容的表情。
和马总觉得要遭,赶忙双手堵住耳朵。
大狐狸:“难得我欺负你一次,很!开!心!啊!”
和马:“你!吵!死!啦!”
对吼结束,大狐狸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这次倒是不震脑壳了,应该是直接传递的意念。
和马:“早这样不就完了。来,让我摸摸看。”
大白狐狸来到和马跟前坐下,这几个动作让和马感叹狐狸不愧是犬科。
和马往大狐狸身上一扑,整个人都埋进了毛里。
哦,这毛茸茸的感觉,可比人类那光溜溜的皮肤好多了。
“玉藻,要不你以后在梦里就一直以狐狸的样子出现吧。”
“你……这么变态我是没想到的。”玉藻说。
和马不回答,用脸狂蹭她的毛。
大狐狸:“好吧好吧,蹭够了我们来谈正事。”
和马立刻从毛里出来,重整态势:“好,我们谈正事吧。”
大白狐狸歪了歪头:“这就蹭够了?”
“我是个热心工作的男人。你在病房里掐了个诀用了法术吧?”
“被你发现啦。是的,我用了法术,侵入了向井瑛太的梦境。”
和马:“所以,他还记得社办里的事情吗?”
“完全不记得了。实际上他这一生的记忆都严重受损,我觉得他很可能恢复不过来了。表面上看嘛,应该是因为细菌带来的高热损坏了中枢神经。”
“你在幻境里还要用科学来围剿神秘吗?”和马大惊。
玉藻:“这个幻境,应该也有科学解释的,比如量子纠缠什么的。只是人类还没有发展出相关的理论。”
遇事不决,量子力学么?
“为什么你要这么努力的围剿神秘啊。”和马终于问出自己自从知道玉藻是妖怪之后就一直想问,但又没有机会问的问题。
在现实世界里,万一对话被人听到了,说不定会被当成妄想症患者。
玉藻:“因为我在漫长的生命中发现,活得久其实是个劣势。因为有近乎无限的生命,妖怪们的欲望其实都很低。
“因为本身生命力极端强大,基本没有外部威胁,不用为生活担心,我们也没有什么危机感。
“我们就像一潭死水,毫无活力。
“所以明明有着那么漫长的生命,结果我们却没有写下一首传世的俳句,没创作一首流芳百世的歌曲,也没有写出过什么震撼人心的作品,甚至没有制作过什么精美的工艺品。
“看着人类我就想,果然,弱小才能催生辉煌,短暂的生命才能辉煌的燃烧。”
说这话的时候,白狐狸抬头看着天空,双眼绽放着光芒。
“所以,我渴望以人类的身份生活,恋爱,哪怕只能过短短的几十年也无所谓。而你,和马,你的灵魂就是燃烧的火炬,你就是我的白月光。”
和马被这突如其来的饱含热情的告白,弄得愣住了。
“呃,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个时候,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他说。
玉藻低头看着他:“我觉得微笑就可以了。”
和马看着大狐狸,放松面部肌肉,自然而然的露出笑容。
嗯?等一下……
大狐狸已经心满意足的移开目光,把跑偏了的话题拉回到正事上:“向井瑛太完全不记得最近十年的事情了,我猜……他应该是被附身了对不对?”
末日风云录
和马点头:“对,被恶……”
“被残留在量子世界的倒影附身了呢。”玉藻抢白。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好吗,什么量子世界的倒影!”
“那……”大狐狸歪头,“残留在狄拉克海里的倒影?”
“……你实话告诉我你看了多少量子力学方面的著作?”
小围城 罗止嫣
“看了很多哦,但是都没怎么懂。”大狐狸一脸遗憾,“不过,我对人类有信心,你们……不,我们肯定可以的!”
“你先看看自己啥样再说我们这个词。”
玉藻又咯咯笑起来。
和马:“说回向井瑛太,你确定他没有记忆对吗?”
“是啊。但是我想,CIA大概不会被你涂油漆这个手段骗到。能迷惑他们一下就顶天了。”
“啧,到头来还是会被发现么……不考虑那么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拔刀杀出去,然后偷渡去中国。”
大狐狸看着和马:“你这人真怪,现在都是中国人忙着偷渡到别的国家,你却反过来。”
——因为那是我的家乡啊。
这个气氛,完全不说点啥也不好。
于是和马斟酌了一下说:“我做过一个梦,梦见我是个中国人,我生活在那片土地上,深爱着那片土地。这个梦如此的真实,已经影响到我的灵魂了。”
说完和马才想起来,这狐狸刚刚才说过人类会在梦中迷失,只有灵魂足够强才能在梦中保持清醒。
不过,大狐狸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开口。
和马:“你……没有什么想法吗?”
“这个应该是平行宇宙中你和另一个人产生了量子纠缠……”
“你够了喂!”
玉藻:“哈哈哈”
笑够了之后,玉藻轻声说:“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和你在一起,和你一起拥抱短暂但是辉煌的生命。”
和马:“谢谢。”
玉藻:“说回正体……我们都跑题好多次了!我要说的是,因为你和向井奶奶聊天争取了时间,我可以试着从向井瑛太混乱混沌的潜意识里还原出一些记忆场景。他仍然不会记得这些场景,但我可以放给你看。要看吗?”
和马点头:“好,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