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d8g火熱言情小說 我可以獵取萬物 起點-第472章 救人鑒賞-s0cnd

我可以獵取萬物
小說推薦我可以獵取萬物
许尘说道:“送佛送到西,既然是我发现的这件事情,那我也就跟过去吧,万一有什么问题,我也能够及时解决。”
唐洪点头:“啧啧,小子可以,我还以为这一桩大案,你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解决的,却没想到,竟然还是这么轻松的就解决了,你出乎了我的意料啊!”
许尘无奈道:“用的九宫八卦,耗费了我几百年的寿命。”
唐洪愕然:“干嘛强行用这玩意儿,没必要吧?”
许尘说道:“我不这么干,到时候柳绝肯定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为了避免柳家的人继续死亡,我也就干脆用了,您派我去的目的,不就是赶紧解决敌人吗?哎,我真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啊!”
唐洪好笑道:“得了,不就是补充寿命的丹药吗?你去帮忙将柳恨给救出来,我帮你给这五百年寿命给补回来。”
许尘乐呵呵的说道:“那怎么好意思呢?不过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这柳恨啊,保证完完整整的给救出来,然后我就了事了。”
唐洪摇头道:“还有最后一桩大案,解决完这最后一桩大案,到时候就不需要你帮忙了。”
许尘愕然,然后随后想到之前的唐洪,的的确确是说了除了柳家的案子之外,还有另外的一桩大案,就是不知道在哪里。
因此许尘询问道:“在哪里的?”
唐洪说道:“这案子也是挺艰难的,那边的人很久都没有破掉,不过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很快,就算是不使用九宫八卦,想来也能够比别人发现更多的东西。”
许尘撇了撇嘴,不用九宫八卦,讲道理他发现案件线索的几率,其实也不是很大的。
九宫八卦,才是破案最重要的东西。
当然了,他也能够发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但是仅仅是通过这些东西,那也很难得到案件的线索。
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开始使用九宫八卦。
想罢,他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说道:“也行,那您还是先告诉我,到底派出什么样的人跟我合作吧。”
唐洪笑了笑,随后拍了拍手,顷刻之间,便是有着一尊黑色的蒙着脸的人,出现在了许尘的面前。
许尘看到此人,先是愕然,然后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帝灵派的人?”
唐洪点头:“是帝灵派那边及时醒悟,然后投靠我天策的人,就是这修炼的功法无法改变,所以就这样了。”
许尘咂舌道:“既然是您认可的人,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在下林动。”
嗯,是林动,不是许尘。
那个黑衣人也说道:“我没有名字,不过代号洞虚子,年龄不知道多久了,不过感觉自己很久了,之前就是帝灵派的人救我的。”
许尘闻言,忍不住问道:“那你还来天策?”
洞虚子说道:“是因为我的潜意识告诉我,我不喜欢杀戮,我也不认同帝灵派的做法,后来渐渐知道了天策,知道了救我的唐洪大人,最终我幡然醒悟,然后投靠了唐洪大人,誓死为唐洪大人效忠。”
许尘暗暗咂舌,老唐可以的,应该对着洞虚子费了不少口舌,然后将其忽悠过来了。
当然,就算是忽悠,那肯定也是洞虚子有这个价值,要不然他估计以老唐的性格,废物是不值得他出手的。
眼前之人,想来就是九星武圣了。
许尘拱手道:“麻烦前辈了,这次想来不需要我出手,前辈出手便成。”
洞虚子说道:“尽量不让你出手,免得你受伤,如果实在不行,到时候你也不需要管我,天策没有拖累人的武者。”
许尘再度愕然,这家伙对自己的认知很清楚啊,就是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
如果是装的,那着实是有些恐怖了。
不过,以唐洪的性格,肯定会检测此人的精神状态,如果此人说谎的话,那精神力的特殊波动,是能够被感应到的吧。
说谎和实话,必然有不同的地方。
比如说说谎往往会眨眼,但是并非是眨眼就是说谎,这需要对微表情有一定的研究。
当一个人知道这一点的时候,那某个人往往就会控制住自己不眨眼。
同理,如果说谎精神力波动了,那有的人也能够短暂的控制住。
换言之,唐洪必然让孙青检查过了,应该也不是一次性的检查,而是经常性的检查。
至今,也必然没有出过任何问题。
據說我是王的女兒? BICHU
所以,现在唐洪想来派出洞虚子,应该是信任此人的了?
正当许尘这般想的时候,唐洪的传音到了:“洞虚子我测试过了,也让孙青研究过了,目前暂时没有问题,不过我不知道帝灵派那边是否有对洞虚子采用什么秘法,可能洞虚子自己也不知道。”
许尘闻言,顿时明悟,唐洪是想要让他瞧瞧,洞虚子是否有隐患呢。
他不经意间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也很好做,那就是到时候救人的时候,如果洞虚子出现了问题,反过来帮帝灵派的话,那就一定有问题,不管洞虚子是伪装,还是被迫帮帝灵派,那都是问题。
相反,如果没有出手,那就说明洞虚子没问题。
毕竟柳恨这种关键性人物,帝灵派肯定不会轻易放走的。
異能修武 願望先生
但凡能够动用洞虚子,就一定会动用的。
想罢,许尘说道:“那就劳烦前辈了,此事事关重大,我一定会尽力配合前辈的。”
洞虚子点头道:“尽力就行,走吧,你告诉我具体的方位,然后我直接动手。”
许尘也没有废话,说道:“一边走一边说吧。”
……
许尘和洞虚子两人,很快便是交流完毕,然后也很快到了那两百里外的小茅屋外。
此刻,洞虚子已然彻底了解情况,知道柳恨就在这里,同时也知道这里有一座能困住九星武圣的阵法。
他的精神力不断弥漫,随后说道:“周围并没有帝灵派的人,看来他们对这座阵法,是相当的有把握了。”
许尘说道:“这座大阵,武神之下的人,估计都很难破掉,前辈可有什么办法?”
许尘这次不打算主动,因为他需要测试一下洞虚子,想看看洞虚子的具体情况。
洞虚子点头道:“以力破阵的话,我应该能破掉,可我就是怕破掉会瞬间惊动帝灵派的人,到时候要是突然出现什么情况,我们很难离开,不过幸好,我也是一个阵法师。”
许尘这次真的惊讶了:“前辈竟然是阵法师?”
洞虚子轻笑道:“对,实力算还行吧,我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但是我见识过很多很多阵法,脑海中有很多的记忆,甚至还有对阵法的了解,虽然我阵法天赋的确是不高,但是我感觉我时间很多,沉淀了很久。”
南喬有璞玉 一路書香
“如果不出所料的话,这阵法,给我三天的时间,我或许有机会能够将其破掉。”
许尘闻言讶然,三天的时间,破掉一座大阵,说起来已经算很厉害了。
不可能每个人都如同他一样,是个变态,能够轻易的破掉一座大阵。
讲道理,普通的阵法师,别说三天,就是三十天,能够破掉同等级的一座阵法,也是相当的不凡了。
洞虚子扬言三天就能够解决,很快了。
许尘说道:“没想到前辈竟这般厉害,那我就在旁边观察,若是有情况,立马告知前辈,前辈尽管放心破解阵法便是。”
洞虚子点头,随后释放精神力,开始查看阵法脉络和阵纹,同时为了加快速度和集中精力,直接开始闭上了眼睛。
许尘也真的没有闲着,一方面释放精神力查看周围数十里地的情况,一方面也在查看阵法。
他实力不够,但是阵法天赋却是顶尖,甚至是妖孽的,因此他虽然无法凝聚相应的反阵纹,将这阵法破掉,但是却能够看出阵法的问题所在。
这个比喻就好比是一个是熟读诗书却不会武功的书生,能够看透不少东西,一个文武双全,但是文略低于武的人才,许尘不借助青雉的力量,就是书生,相反,洞虚子就是那个人才,相当少见的人才。
“一时之间,倒也没什么人来打扰,那我便在释放精神力的同时,也锤炼一下我的虚浮灵气吧。”
许尘在内心喃喃道。
经历了多次利用青雉的力量后,他的灵气的虚浮度,的确是大大的上涨了。
因此他再次进入了修炼和锤炼灵气的过程当中。
……
在许尘和洞虚子分别忙活的时候,帝灵派那边,也差不多接收到了柳绝被杀的消息。
率先收到消息的,不是别人,而是诸葛绝生。
他听闻后,神色略显惊愕道:“有人破解了我的法器?”
魑淡淡道:“是一个叫天策使者的,他通过京都侦缉局的卷宗,找到了此次的漏洞,那就是探子每次出发前,都会进入柳家武器堂,寻找武器的惯例,从而推理出了柳恨有问题。”
“不过他是怎么知道法器在柳绝手掌之上,甚至知道柳绝的名字的,徒儿却是不得而知,感觉这个天策使者,略微的有些神奇了。”
诸葛绝生皱眉道:“最近可是频频传出天策使者破解诸多案件的消息?”
魑点了点头。
美人遲墓
诸葛绝生摇头道:“太多了,略微奇怪,待为师算一算。”
说完,诸葛绝生直接开始推算许尘的分身:林动。
“蹬!”
“蹬!”
“蹬!”
这一瞬间,诸葛绝生脸色微变,然后骤然后退了三步,后退之时,脸色略微苍白。
他眼中布满了难以置信之色:“这,这怎么可能?我竟然算不到,还被天机反噬了?”
絕寵醫妃:王爺中了蠱
魑也震惊道:“算不到?”
醜妃無敵
魑第一次知道,师父竟然也有算不到的东西,从小到大,他完全都没看到过,师父有任何做不到的事情。
尤其是推算,师父从未失手过。
都市傳奇 初戀的滋味
至尊靈器 金辰
可这一次,师父失手了,他不得不震惊。
幸運與宮喜
这就好比于,一个普通人突然看到了法术,看到了有人会御剑飞行那样。
完完全全的不可思议。
诸葛绝生脸色微沉道:“我没想到,我竟然会面临这样的敌人,这个天策使者是新出现的人吗?”
魑说道:“回禀师父,是的。”
诸葛绝生点头道:“那看来是我大意了,我万万没有想到,天策除了那一位之外,竟然还有人能够屏蔽天机,甚至让我反噬,或许这一批的天策神探使者,就是那一位的后手,否则天策绝无其他人能做到这种程度。”
魑说道:“敢问师父,那一位是?”
诸葛绝生说道:“是一位极其强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武者,武侯跟其相比,或许也只是在伯仲之间,此人的强大,远远不是你我能够想象得到的,他在天策的时候,有一个举国皆知的外号:半主宰。”
洪荒之狼族崛起 桐城小一
“没错,就是表面上的意思一样,此人的实力,在外人看来,已经超过了普通的十星武帝,仅仅只差半步,就能够踏入主宰境界。”
魑继续问道:“那有人见过,那一位施展出半步主宰的力量吗?”
诸葛绝生摇头道:“没有,因为没有人能够在那一位手下撑够三回合,我不行,怕是圣主也未必可以,因为圣主曾经告诉过我们,遇到那个人,要不惜一切代价的遁逃,不准战斗,绝对不准战斗。”
“圣主都这样下令了,可想而知,那一位到底有多可怕了。”
魑眼睛微眯道:“那现在那个人……”
诸葛绝生淡淡道:“不知道在哪里,至少我不知道,可能还在地球,可能也不在了,不过我比较相信是后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是忧患意识,往往能够保命。”
“还有,据传之前那一位出现了,威胁了地球的一位武帝,警告其不能乱动,否则杀无赦。当然了,具体是真还是假的,那还是犹未可知的。”
魑叹息道:“但是我们一定要将其当作是真的,免得那一位震怒,到时候帝灵派未必能保得住。”
“孺子可教……”
刚刚说完,诸葛绝生便是眼睛微凝。
有人……在动他的阵法。
到底是谁,竟这般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