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txt-第三百二十三章 微不足道閲讀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赵括还在上方讲学,忽然,他看到了坐在嬴政身边的素衣男子,在秦国,身穿白衣是不吉利的,平常只有在亲人逝世的时候,才会穿上如此一身白,可是燕人不同,他们就喜欢穿素色的服侍,故而燕人是很好辨认的,那位少年就坐在嬴政他们之中,尊崇的看着赵括,还拿出了笔墨来记录他的言行。
这狂热的模样,倒是像极了昌平君。
赵括自然是猜出了他的身份,如此装扮,又能坐在启,增的身边,显然,他是太子丹。赵括倒是知道不少关于这位丹的事情,他后来返回燕国,大概是因为见识到了秦王的雄心壮志,他想出了个很糟糕的办法,他派遣荆轲去行刺嬴政…这在赵括看来就有些荒唐,历史上刺杀失败,导致秦王大怒,灭亡了燕国,而若是行刺成功呢?
暴怒的秦国大概还是会兵发燕国,这样的仇恨,秦国是不可能不报的,燕国根本就没有办法去阻挡。
一时间,赵括想了很多,在讲课结束之后,赵括这才笑着看向了丹,他朝着丹挥了挥手。丹看到马服君让自己过去,心里顿时无比的激动,涨红了脸,他急忙站起身来,还险些摔了一跤,他走到了赵括的身边,这才以最大的礼节朝着赵括俯身一拜,说道:“拜见马服君。”
赵括一愣,这样的称呼,他倒是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
他笑着让丹起身,方才问道:“你就是燕国的丹?”
“正是…”
“好啊,燕国今年的收成怎么样啊?我听闻,这些年里,燕国雪灾越来越严重,燕国想出了什么好的对策嘛?”,赵括忽然询问道,丹迟疑了片刻,这才无奈的说道:“我先前在赵国,在燕国待了不久,又来到了秦国,燕国的很多情况,我实在是不知道,请您恕罪。”
“唉…”,赵括长叹了一声,这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丹却因为自己没有能回答出问题而觉得愧疚,低着头,不知所措,赵括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说道:“孩子,没有关系的。”
末世 好 孕
“我听闻,孟子说:上天要把重任降临在某人的身上,一定先要使他心意苦恼,筋骨劳累,使他忍饥挨饿,身体空虚乏力,使他的每一行动都不如意,这样来激励他的心志,使他性情坚忍,增加他所不具备的能力。”,赵括笑着说道:“你不要因为自己的处境而觉得沮丧,这些都是上天对你的磨砺啊。”
“马服君…”,丹的双眼有些泛红,他这些年里流离失所,遭受了这个年纪所不该遭受的磨难,而哪怕是他的父亲,也不曾如此的劝勉过他,他忍不住的说道:“我已经很多年都不曾回到家了,我的母亲在我还在赵国的时候就逝世了,父亲又有了其他的孩子,对我也不是很亲切…我孤身一人…没有自己的家。”
“你若是觉得孤单,那就来我的府邸,我还有两个儿子,他们比你要年幼一些,你可以跟他们去玩…当然,也可以跟着他们学习…”
“多谢马服君!”,丹笑着,脸上却是挂着两道泪痕。
当他们走出了学室的时候,丹就跟启聊了起来,丹激动的说道:“当初我的曾祖父派出刺客来行刺马服君,那个刺客被马服君所抓住,马服君不仅没有杀他,反而是将火炕的制作办法告诉了他,让他带回燕国…这件事,燕人都是知道的…而且马服君从不杀俘虏…”
“是啊,每次站在武成君的身边,就感觉无比的安心,他就好像是我的父亲那样…您知道嘛,他之前去看水渠的修建情况,当时有个孩子溺水,武成君狂奔而去,一头扎进水里,单手抓住那个孩子就游到了岸边啊…当时很多人都不曾反应过来,有人说,武成君当时那个速度,都可以追上骏马了!”
嬴政看着启和丹激动的聊着天,他皱着眉头,困惑的说道:“为什么你们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呢?你们知道的事情比我还多!”,启和丹根本没有搭理他,他们是同道中人,是马服君最坚定的粉丝,交谈起来,完全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嬴政无奈的看向了增。
“你中午想吃些什么呢?”
公子增摇了摇头,有些黯然的说道:“我吃不下,这些天来,我总是在做噩梦…也不知道为什么..”
当天中午,赵括和家里人正在用餐,就看到嬴政等四人又来了,因为是第一次来,丹看起来有些拘束,他还带来了些礼物。嬴政大大咧咧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就看到对面的赵康朝着他挤眉弄眼的,嬴政问道:“你做什么?”,赵康这才低声说道:“稍后给你看个好东西!”
长安君成蟜站起身来,跟增,启,丹等人行礼拜见,众人这才坐了下来,赵母笑着坐在赵括的身边,看着面前的孩子们,这才笑呵呵的说道:“括,你的孩子是越来越多了!”,赵括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他说道:“是啊,这些都是我的孩子啊,赵国的,秦国的,楚国的,燕国的,魏国的,就差个韩国的和齐国的孩子了!”
嬴政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说道:“对了,父亲,丞相派遣使者跟齐国结盟,说是齐国准备派遣公子田升来秦国为质子,到时候,齐国的也就凑齐了!”,艺轻笑了起来,她抱着怀里的善,这才说道:“看来,就差个韩国的了!”
“不是有师兄嘛?他也算是您半个孩子了吧?”
“胡说!吃你的饭!”
赵括说着,众人这才吃起了饭,马服君家的饭席,跟丹所想的不同,并没有那样的拘束,也没有太多的规矩,孩子们聊着天,打闹着,赵括也不理会他们,偶尔会跟启,政聊着天。赵括从不将他们当作小孩那样糊弄,很多时候,都是认真的跟他们商谈一些要事。
格格不入 巫 哲
“在北地有两块试验地,一个是将粟麦与那些在寒冬也能生长的植物进行授粉,看看能不能栽培出有抗寒能力的作物,另外一块是不断的进行筛选,到如今也算是筛选了近五年,经历了六次的选种之后,那片试验田里的作物,比寻常的作物要更适应当地的环境,这算是有进度的,可是授粉就没有什么成果…”
“现在有很多农家的弟子劝我,放弃授粉,专心选种…二三子觉得怎么样呢?”
嬴政思索着,方才说道:“父亲,选种之后的作物能在整个北地郡推广,这对粮食的产量是有着非常巨大的好处的,可是,我觉得,若是您能通过授粉来培育出新的作物,那这种作物可以推广到不只是在北地的各个地区,包括赵,燕的那些贫苦地区,这是作为长远的,我还是觉得您不可以放弃。”
赵括点了点头,这才说道:“墨家最近弄出了一种新犁具,唤作直辕犁…我看过了,作用的确是很大…不过,丞相却不许这样农具流传到其他诸侯手里,唉…”,他摇着头,说道:“我也能明白丞相的想法,他是不愿意让秦国耗费精力所研发出的机械帮助秦国的敌人…这不是我所研发出的,我也不好去劝说丞相…”
赵括抬起头来,看着远方,他说道:“但愿,各地风调雨顺…”
“父亲,一定会这样的。”
嬴政点着头,认真的说道。
吃完了饭,赵括抱着女儿,亲了几口,这才将女儿交给了艺,他要继续去耕地里忙碌了,等赵括换好了衣服,宛如一位乡野的老农,丹瞪大了双眼,看着马服君大笑着走出了门。而在这个时候,赵康已经将嬴政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赵康悄悄的从后院里拿来了一柄短剑,这是真剑。
嬴政被吓了一跳,急忙质问道:“这是从哪里来的??”
“是狄公送给我的…”,赵康炫耀着短剑,又挥舞了一番,这才偷偷说道:“不要告诉他们啊!”
嬴政有些无奈,这狄公还真的是…不过,他也没有告发赵康,只是告诉赵康,不许伤到他人,这才告别了母亲,跟着启等人离开了这里。这些年里,赵括在耕地里,还真的弄出了些东西,通过刻意的选种,他弄出了类似后世的麦,可惜,味道还是不对,不过,方便了收割。
同时,他还在北地,扶风等地区栽培出了大颗粒的粟等作物,这些作物能适应当地的恶劣气候,产量有所增加,吕不韦自然是全力在边塞地区推广这些种子,可惜,试验田并不大,这导致耕作出的种子也不够多,并不能直接在各地完成推广,而且这些推广后的种子,也未必就能跟试验田里的粟那样,会出现返祖的情况。
赵括借助自己前世里所不多的农业经验,与墨家改进了犁具,做出了直辕犁,虽说改变不大,可是作用倒是有所增加,赵括甚至还说出了水车等这些灌溉技术,可是墨家并没有能成功的打造出来,赵括只知道有这样的东西,却完全不知道这些是如何做出来的,他还想到了改进磨盘。
他所知道的改进办法只有驴拉磨盘,还有一种风车磨盘,风车磨盘是他前世玩过一个游戏叫要塞,他在游戏里见过这玩意,他能猜到远离大概是利用风力来磨麦子,可是墨家听的也是一头雾水,此刻还在打造。赵括将墨家,农家聚集在身边,整日研发这些东西,而成功之后,这些学派的弟子也都得到了奖赏。
原先有些落寞的秦墨和秦农,在此刻又焕发出了第二春。
另外就是医家,可是在医学这方面,赵括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他所知道的,只是干净能预防疾病,要改善城池内的环境,要提倡个人卫生之类,加上秦国在各地设立了医官,这些医官就负责整治环境以及个人卫生之类,一群医生愣是让赵括给带成了城管和教导主任!
这些做法有没有预防疾病,赵括并不知道,可是他知道这些举动让秦国的环境大有改善,街道干净整洁,道路上的人也是干干净净的,秦国甚至将这些编进律法,要求秦人保持院落的干净以及重视个人卫生…赵括有些时候在想,这算不算是全世界第一个卫生法呢?
除却这些与百家合作后的成果,赵括独自做的事情就是注释了,他找到了各家学派的书籍,并且亲自进行注释,用自己做出的标点符号来“扭曲”这些圣贤之言,按着后世的理解来诠释这些学说。可以说,赵括非常的忙碌,从早上到晚上,基本都没有什么空闲的时日,赵括自己也不愿意清闲下来。
他想要多做一些事情,来弥补自己的遗憾。
每当他手里没有事情可以做的时候,他就会想起在赵国的那些朋友,他会想起很多让他痛苦的事情,只有将自己的精力都放在这些事情上,让自己忙起来,他才没有机会去想这些。他的朋友们常常会给他写信,可是他有些不想看到那些书信,荀子在齐国,给自己写了一封书信,书信里带来了噩耗,公孙龙死在了韩国。
这着实让赵括惊愕许久,无法回过神来。
而荀子的第二封书信,则是讲述了另外一个噩耗,邹子病逝与齐国。
赵括真的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信件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所尊敬,他所爱戴的那些人,一个一个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让人痛苦的事情了。
每一年,赵括总会去祭祀那些已经逝世的人,他记得所有人的忌日,邯郸造的,乐毅的,蔺相如的,虞卿的…需要祭祀的人越来越多了。
…….
信陵君仰起头来,再次大灌了一口酒,他放下酒袋来,笑着看向了自己的门客们,门客们纷纷叫好,他们拍着手,信陵君已经醉了,他眼里满是泪花,他正想要说些什么,忽然,他感到自己腹部的那股剧痛,他猛地干呕了起来,手中的酒袋掉落在地面上,信陵君险些摔在地面上,他低着头,不断的呕吐了起来。
众人却是大笑着,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信陵君酒后呕吐,平日里的信陵君,就像是一个酒缸,怎么喝都不吐!
渐渐的,众人发觉到了不对。
重生之女神的逆袭
他们看到信陵君不断的干呕着,嘴角不断的溢出血来,他不再吐酒水,他开始吐血了…
“信陵君!!”,众人大叫着,信陵君却已经重重的倒在了地面上。
ps:本来以为今天会好起来,结果今天更加难受了…昨天不该熬夜更新的,稍后还有一章。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