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8nuy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無量劫主 起點-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上古天庭看書-osjju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对于后世之人来说,“南天门”这几个字拥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代表着那曾经至高无上的圣地——上古天庭。
上古天庭的历史可以说横跨整个上古纪元。
自上古纪元初期,妖族三圣共同建立上古天庭,天地乃有秩序运转,于是日月东升西降,八方乃定,四时有序,世间风调雨顺,大地荒芜不再。
凡人修真傳 選擇放棄
也就是在这时,诸天万界最初的法则被建立,一切的真意法理变成万古不变的永恒道理。
只是巫妖之战后,两族两败俱伤,上古天庭破碎,原本维护天地秩序运转的诸神就此陨落,天地秩序再次处在崩溃的边缘,这几乎又是一场席卷天地间无数生灵的纪元大劫。
但恰在此时,道门九尊横空出世,犁定地水火风,再塑洪荒纪元,斩将封神,分立六御,重建新天庭。
六御代替了太薇宫五方五帝,延续之前天庭的职司,维持着诸天万界日月星辰的秩序运转,重新成为了宇宙的中心,一切法则的承载。
说起来,因为有着旧日天庭的经验教训,新天庭的法则更为完善,几乎成为了诸天万界的唯一主宰,让一切在野地仙俯首称臣。
只是可惜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如此强大的天庭竟一朝崩溃,无端成全了人皇盛世。
至于其崩溃的原因始终无人得知,成为了一桩千古谜案。
对此,陈安无端想起在破碎洪荒中,有着一部童话讲述了一个猴子大闹天宫,竟导致天庭破碎,就此还有许多的衍生版本,比如七大圣灭天之类的。
也不知是天人感应,还是意念存神,这故事只搏得读者一笑,却不想竟是最接近真相的猜测。
想到这,陈安目光大亮,向着天庭最中心处,那座凌霄宝殿看去,那里真的有一只猴子,一只强悍到可以覆灭天庭的猴子。
当然,他现在的形象却非是猴头,仅仅只是一个青衣面具客。
雪白长发披散而下,衣袂翩翩,带着一张梼杌面具,独立于凌霄殿之巅,以一己之力,压的紫薇泰斗、阴阳星君、九耀星官、周天星宿、日时正神、日夜游神、五方揭谛等百万天兵天将抬不起头来。
因为上古天庭的建立还在巫妖分立之后,因此老莫根本不能理解“南天门”三个字究竟隐藏着什么深意,一边往前走着,一边眼巴巴的指望陈安揭破谜底。
焚滅仙庭 一世虛妄
可就在这时,他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顺着陈安的目光往那恢弘的凌霄殿巅看去,只这一眼,却是再也挪不开目光,瞠目结舌地盯着那青衣面具客。
倒不是被那青衣面具客的绝世风姿所吸引,而是……
升仙傳 烏啼霜滿天
“圣君!”
老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竟然见到了已经失踪许久的大荒圣君。
【完結】神皇戰妃
神魔大战之后,神帝陨落,幸存的青帝受到万民敬仰,被推荐接替神帝,继续领导先天神祇,奉号大荒圣君。
作为太古唯一青帝,这位大荒圣君无论是实力还是资历都足以领袖群伦,镇压万族。
只是奇怪的是他在某一天突然的失踪了。
也正是因为他的失踪,各部族互相不服,渐渐的各自陷入了战火之中,导致了后来的巫妖分裂,先天神祇彻底退出了历史的五台。
老莫虽然不知道之后会发生的事情,可原本失踪许久的大荒圣君竟然出现在这里,还是让震惊不已。
当然,震惊过后,又有一份亲近欣喜之意。
他自诩羽华国羽族,而羽华国就在东莱青帝治下尽管现在在位的青帝已换了他人,可面对老帝君总有一份亲近之意,想要直接拜服于对方脚下,甚至全然忘记了眼下被敌人重重包围的处境。
直到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呼喊出帝君的名讳,才惊觉自己与老帝君之间还隔着百万天兵。
好在他身边的天兵天将全然未曾听到他的呼喊,一个个犹如飞蛾扑火一般,向着那位大荒圣君冲杀而去。
老莫自然不会相信这些家伙太过投入以致忽略了口无遮拦的自己,唯一的解释就是族长出手了。
想到族长,他又激动不已的向身旁呼喊道:“族长,族长,那是老帝君,老帝君宅心仁厚,德耀大荒,一定能为你平冤昭雪的……”
说道这,他忽然又有所醒悟:“……莫,莫非族长你早知老帝君在此,所以特来求见,想要揭发灵非空那家伙的阴谋?”
老莫越想越觉得这才是事情的真相,否则为什么族长看到老帝君竟一点也不惊讶。
原来族长得到了老帝君的青睐,怪不得不屑于去祝融族求援。
陈安根本没理老莫的疯言疯语,只是略带微笑的看着青衣人大发神威,将百万天兵一一镇压击杀,将天庭群殿化为废墟。
他所掌握的历史碎片,在这一刻终于连贯了起来,尽管牵扯到他自己身世的那些还有些模糊,但整个时间线却是理顺了。
三清六御即道门九尊在时光长河上截取了一个时间点,在这个时间点上开创了一个无上盛世,但这个无上盛世如梦幻泡影一般的不牢靠,唯有历劫重生,才能在时光长河之中显化真实。
于是他们梳理时光长河,将历史导向他们所希望的方向。
大荒圣君被秘密镇压,巫妖两族分裂,两败俱伤,先天神祇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就是他们所希望的方向。
只有这些事件在历史上一一应验,练气一道才能大昌,新天庭才能被建立。
轩辕丘大比、黑山盗肆虐,似乎都是挑拨巫妖两族分裂的伏笔,而为了除去大荒圣君,他们竟然从未来搬迁来了整座天庭,妄图靠着百万天兵的力量,将之封镇或斩杀。
可惜,这是真正的人算不如天算,他们根本没想到大荒圣君竟然如此之强,以一己之力竟然覆灭了整个天庭,最终便宜了人皇一流。
想到这,陈安脸上的笑容一滞,一个念头忽然闪现:“他们是真的想不到吗?”
道门九尊中,六御虽是大罗天巅峰的修为,可三清却是不折不扣的清净天尊,道主层次,一眼可见过去未来。
这种大能,在算计不通的情况下,会贸然动手?
记得蓝星小说里有圣人为面皮而争,可在现实里,道主会在乎面子?那已经是另一个层次的存在,所思所想绝非凡人所能揣测。
硬骨頭陸戰隊
那么如果不是为了意气之争,不是因为算计不通,那么他们的目的是……
想到天庭由此而兴,又由此而败,陈安有那么一瞬间的明悟。
“他们在试验无量之道,他们想要登临九重天阙。”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陈安还没来得及为三清献祭六御连带着整个天庭百万天兵的大手笔而惊叹时,一声断喝似乎从无穷远处,又似乎从无穷近处传来。
“白月妖猿受死!”
伴随着这声断喝,两条阴阳鱼化作斩天巨剑狠狠劈下,目标自是刚刚踏碎凌霄宝殿的青衣客。
作为太古唯一青帝,青衣客的跟脚自也不凡,相传乃是撑天建木所化,托生于白月妖猿一族,修习白月一族真法,苍穹大真力,以力证道,又有撑天建木所遗太乙长生经护身,掌生死轮回,历经数劫成太古青帝。
神魔大战后,他还曾回归祖地,取回了属于白月一族英雄的名字——苍穹。
每天都在被刷新人生觀
自此他有了名字,叫做月苍穹。
这些信息既来自于陈安的这具身躯里残缺不全的记忆,也来自于陈安对历史的解读。
以两个截然不同的视角看待这些,陈安有着非同寻常的收获,似乎距离无相玄通种仅次于无中生有境界的诸相非空都更近了一步。
只是此时却并非参悟功法的好时机,一脚踏太极图的缁衣道人已手持长剑与白月战了起来。
真武荡魔天尊,亦是北方玄天上帝。
陈安摇了摇头,一个大罗天巅峰,根本不是白月的对手。
似乎也清楚双方实力对比,天庭一方并没有送人头的打算,真武大帝出手后,六御其他五位也纷纷出手。
分列东南西北上下六方向白月绞杀而去。
白月倒是不慌不忙,任你万千术法肆虐,我只一拳破之。
苍穹大真力完全不需要任何虚头巴脑的东西,一力可降十会,一力可破万法。
陈安再次摇了摇头,六御的确强悍,虽只是大罗天巅峰,但各有依持,论正面战力不会比普通的清净天道主差多少,可白月显然不是一般的清净天道主能比。
尽管骤然被拉入天庭所在的时空,受到这里远比洪荒复杂的法则掣肘,但对付六个大罗天尊还是游刃有余。
“他在等三清出手。”
陈安第一时间判断出了白月的意图,现在也唯有道门九尊一起出手,才能镇压白月。
真不愧是大荒圣君,神帝魔尊之后,整个洪荒大地的第一人。
不过三清真的会出手吗?
一代天驕奈何為妖
一开始陈安以为道门九尊一心建立天庭盛世,自是要把先天神祇最后的脊梁打断,可从另一个视角分析了三清成就无量的意图,却又有些摸不准这些家伙的想法了。
总之天庭是注定毁灭,但三清在其中究竟扮演的是怎样的角色?
陈安真的很好奇,这个问题对陈安来说,不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甚或能帮他扫清一切迷雾,解答他一直追寻的那个答案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