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wv2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璀璨王牌-第兩千零九十七章 三高戰之中盤纏鬥閲讀-eazzl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激烈的夏季大赛。
在进入到半决赛之前。
青道从来没有落后过,更是连一分都没有丢过。
在刚刚被拿下领先打点,进入到落后局面时刻,青道高中的选手们一度的确是有些不太适应,但也仅是一瞬间的事情,几乎就是在一局的时间里,青道高中的所有选手便是调整好了自己的形态,前面的对手和半决赛里碰上的市大三高明显不是一个等级的,被安打,被拿分,进入到落后局面里,这都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他们所需要做的是稳住局面,沉下心来,稳稳抓住该把握的机会。
名门之争。
胜负往往不是局限于某一点。
或是一点决胜。
或是持久的拉锯战。
这是需要考验选手们综合素质的时刻。
青道高中一方明白这个道理。
市大三高那边亦然。
几乎就是第二局结束,两队换场之际。
回到板凳席里的青道和三高选手们都是收到了自己教练的训诫和警示。
这场比赛!
才刚刚开始!
嗨,半妖先森 今兮
看台之上,正在观赛的数万名观众也是在这一刻议论纷纷起来。
最前侧位置上。
青道高中的老熟人,峰富士夫和大和田秋子赫然在侧。
看着刚刚结束的第二局。
一旁的大和田秋子还在感慨两位王牌之间的本场比赛第一次激烈交锋之际。
‘这场比赛,青道高中可能有些麻烦了啊,天久君的状态太好了,不知道面对这样的天久君,片冈监督会有什么事样的策略?’
峰富士夫的瞳孔已经是流露出一抹凝重的考究神色而来,看着那一垒板凳席里聚集而起的青道众人,特别是中央位置上的片冈监督,峰富士夫在内心里暗暗想着。
最关键的滑切球。
青道若是无法攻略下来的话。
就谈不上击败天久。
从而拿下这一场比赛。
对于这一点。
青道高中上至片冈监督,下至茂野等人都非常清楚。
惹火辣妻:乖,叫老公!
“撒,接下来就是轮到我们了啊!”
三垒板凳席面前。
天久套上自己的打击安全帽,带着一抹笑意,轻步走上了打击区。
“第三局上半,市大三高的攻击,第八棒,投手,天久君。”
脚步轻缓,面容上还带着一抹很从容的表情。
不是刻意的,而是天久天性如此。
从来只认为投球是自己的本质。
打击方面只需要尽力就可以了。
一丁点心理压力都没有天久反而很容易在某些场合下敲出必要的安打而来。
当然,这也是需要莫大的运气。
就站在一般打者角度出发。
就连天久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三流打者。
‘三流打者就要有三流打者的觉悟,变化球一概放弃,就瞄准直球来吧!’
天久用力甩动着自己的球棒,在内心里默默想着。
天久的目标很明确。
同样也很简单。
但是!
青道的球场大脑可同样不是浪得虚名。
刻意进行变动的配球。
虽然是下位打线。
但是因为处于落后的局面。
御幸的配球也变得更加有针对性起来。
绝对不会因为天久是八棒,在之前没有任何出色的投球表现而小瞧这位三高王牌。
“playball!”
所直接在底下比划出来的手势暗号。
“嗯!”
目之所及。
那所飞快扬动起来的臂膀。
“咻!”
猛然甩动而出之际。
飞闪的光影。
所比邻的本垒上空。
天久完全秉持着自己之前所定下的目标。
根本就没有多做思考。
瞅准的一般角度。
那便是径直挥舞而出的球棒。
“唰”
正面之上。
划过的弧线。
“嗯!?”
明晃晃的弯曲轨迹。
“不是吧?”
直接投出来的首球变化球。
來自星星的系統君
非常犀利的纵向滑球。
毫无疑问的落空球棒。
“啪!”
坠落而进的小球。
“好球!!”
应对着身后主审裁判那高亢的裁定话语。
天久豁然转身看着身侧的御幸,面容上带着一抹惊奇的神色。
‘不是吧?青道的这位头目哦,对付我这个三流打者?居然还动真格了吗?’
这是完全超出天久预料的首球。
然而,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第一球的纵向滑球。
在明确看到天久全力挥棒之后。
御幸在内心里便是有底。
“第二球!”
旋即而后。
御幸那仍然还是比划出来的手势暗号。
直接放置在中央正下位置上的球套。
“快速指叉球!”
果断而又直接的判断。
伴随着降谷的振臂高挥。
“咻!”
那飞跃出来的白色小球。
于正中位置。
强袭下坠的那一刻。
“唰”
还是直接出棒的天久。
“咚!”
再次和小球完美错过。
不再讓你孤獨 野原綠
“好球!”
二次空挥。
接连的变化球。
令天久的表情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仅是在那脑海里刚刚浮现出一丝杂念时刻。
“第三球!”
趁势追击的御幸。
直接移动到左上角,最内侧角度上的球套。
“咻!”
进而强袭而至的小球。
受制于前面两个变化球影响的天久。
这一次面对着直接而入的直球。
反而是出现了不该出现的身体僵直。
慢了半拍的打击。
“唰”
掠过的球棒。
窜入进去的小球。
重生日本之劍道大魔王
“咚!”
“好球!!打者出局!”
明晃晃强袭而入的小球。
极其鲜明的对抗差距。
这所无法拦截下来的小球。
天久便是被轻松拿下了三振出局数。
“真干的出来啊,这个家伙!”
在主审裁判的高亢裁定话语落下之际。
天久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深深看了一眼身侧位置上的御幸之后,倒也是没有多在意的样子,拎起自己的球棒,返回自家板凳席而去了。
一如天久自己所说,自己就只是要尽力了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还是交给自己的队友们吧。
在打击这个方面。
天久光圣向来看的很开。
毕竟自己的确不是这块料嘛。
而看着那离去的天久。
御幸的双眼也是微微一眯。
“第九棒,二垒手,宫本君。”
先头拿下的第一个出局数。
顺势占据的节奏优势。
况且这的确是属于市大三高的下位打线。
已经是重新找到手感的降谷。
根本就不会给三高的下位打线轻易找到机会。
“playball”
凌厉而又强硬的投球。
“咻”
飞闪的球影。
跳动的寒芒。
“唰”
“乓!”
令打击区之上的宫本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很难捕捉到的弧线。
最重要的是难以遏制的力量。
“砰”
“界外”
哪怕三垒板凳席里的田原监督给出了一定退步等待机会的指示,但在青道投捕这咄咄逼人的攻势面前,宫本的每一次挥棒都变得举步维艰起来,很难找到的突破口。
“咚!”
“好球!”
侧上到侧下。
各自大幅度边缘位置的球路。
便是直接追逼了宫本。
在利用外角坏球刻意诱导了打者注意之后。
“第四球!”
御幸那飞快在底下比划出来的决胜暗号。
“是,御幸前辈!”
瞩目的角度上。
“咻”
那又是迅猛跳窜出来的寒芒。
直线紧逼到本垒上空。
冷冽的寒芒。
森然的气息扑面而来之际。
宫本仅是只能做出最低限度的反应。
“唰”
那所挥舞而过的球棒。
勉勉强强跟上的弧线。
却还是在时机上偏差一个基准度的打击。
“咚!”
交错而过的弧线。
那所没入而进的小球。
“好球,打者出局!”
在这第三局上半的守备里。
降谷以着自己刚猛的投球姿态。
接连斩获了两个三振出局数。
“OK!OK!OK!”
“投球不错,降谷,二出局了!”
“还有一个,直接干掉吧。”
“豪腕投手,全力输出吧。”
“要的就是这种狂暴啊,降谷君!”
高涨而起的声势,不单单只是青道高中一方,那些中立观众们在看到降谷的投球时刻,瞳孔里也是满是流光溢彩,对于他们而言,看到卓越的打击,出色的守备,精彩的投球就是最大的享受,不吝啬于任何一方的掌声和欢呼,高强度、高水准的激烈对抗,才是他们这群人的至高追求。
而于此刻。
底下的这位青道豪腕投手无疑也是满足了这一点。
从降谷身上。
他们已经是可以看到近似于茂野信投球的几分风采了。
‘真的是有够tricky的投捕啊,御幸boy和降谷boy。’
三垒侧,市大三高板凳席面前,负手而立的田原监督看着投手丘之上的降谷,然后又将视线转移到本垒之上的御幸身上,本来还以为茂野没有登场情况下,他们三高可以多占据一些攻防战的主导权,但没有想到青道双投已经是成长到这个地步了,若是都按照这样的节奏进行下去,这场比赛他们三高未必可以占到什么便宜啊。
而建立在这样的情况下。
刚刚第二局里那领先的一分。
就会变得至关重要起来了。
“第一棒,左外野手,千丸君。”
二出局,所再次轮到的上位打线。
虽然局面是已经相当之劣的这一局攻防战。
田原监督却仍然给出了极其激进的进攻指示。
原因也很简单。
现在处于领先的是他们市大三高。
哪怕是多承担一些风险也无所谓。
要的便是最高强度的攻击,来尽可能压缩对手的守备空间!
高风险的正确选择!
至少当千丸还是摆出强攻姿态时刻。
本垒之上的御幸也是略感头疼。
本来还以为二出局。
可以让三高打线稍微收敛一点,
没有想到他们反而是变本加厉。
“唰”
“乓!”
极其果断的挥棒。
“砰”
那所弹射出去的小球。
褒姒傳
“界外!”
刚猛而又强劲的响声。
令御幸的眉头都是轻蹙起来。
只不过总体而言。
还是青道投捕占据了优势主导权。
只是千丸本身并没有被限制住打击。
屡屡果断挥舞出来的金属球棒。
“唰”
所行进的弧线。
一般情况下。
也很难封杀住千丸。
颇为擅长技巧性打击的千丸。
利用自己的低角空间转圜。
安打难度是有点高。
却是可以利用左右横击。
将局面牵扯在界外球之上。
已经是被纠缠到第五球的千丸。
极力彰显出了这位三高第一棒打者的韧性。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
让御幸看穿了千丸的打击上限。
特别是在力量层面上的弱势。
明断的局面。
非常果决摆在中央位置上的球套。
“来吧,降谷!”
所不要求的角度。
而是需要的最大程度力量爆发。
“是,御幸前辈!”
投捕所达成的合意。
投手丘之上。
降谷那顷刻间所摆动起来的臂膀。
“咻!”
迅猛而出的亮影。
飞奔的小球。
“轰!”
下一秒。
破空声起。
凌厉强袭至本垒正中位置的球影。
打击区之上。
“嗯!?”
那映入到千丸眼帘里的小球。
“正中央直球!?”
“唰”
脑海里所作出的判断。
身体下意识跟上的反应。
夹紧的臂膀。
千丸那极致甩动的球棒。
正面角度上。
所撞击在一起的小球和球棒。
“乓!!”
蹭到的前端球锋。
感受着那剧烈的冲击感。
“好重!”
较之前面的几球要更显强势的球威。
“轰!”
炸裂的音爆声。
对应着那迸发开来的火花。
“咻!”
难以克制下来的小球。
倒飞出去的那一刻。
所径直越过的内野高空。
千丸虽然说是拼尽自己的全力,强行将这一球拉打出去,也是飞跃了内野范畴,但这十分勉强的打击,明显被压制住的力量,飞行的小球,比邻的中左外野高空,晃晃悠悠的弧线。
“哒哒哒哒哒哒”
已经是提前一步来到指定位置上的茂野。
“啪!”
几乎都不需要耗费多少精力。
那所伸直的臂膀。
便是稳稳将这一球囊入到球套里。
没入进去的光影。
比对着那所落下的清澈响声。
“出局!”
刚想起步的千丸,在看到这一幕之际,也是无奈停下自己的步伐,脸色略微有些难看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拎起自己的球棒返回自家板凳席而去。
“三出局,攻守交换!”
“第五球!非常强硬的正中央直球攻势,凭借着超强力量所压制下来的打击,即使千丸君抓准了挥棒时机,却是在球心上偏差一丝,更是被这一球的恐怖球威所压制住,软弱无力的外野高飞球,被茂野君顺利接住,接杀出局!第三局上半,先发投手降谷君牢牢压制住了三高打线,没有容许再次被敲出安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