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 愛潛水的烏賊-第十章 瞭解情況(第一更求訂閱求月票)閲讀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商见曜的眼里,沈度的脸庞已看不出原本的斯文,扭曲的如同一只疯狂的野兽。
他的眼睛也没有任何能称之为理智的地方,甚至还没有一些动物的眸子清澈。
那种异常的浑浊和密布的血丝就仿佛来自每个人噩梦的深处。
沈度竭力挣扎着,哪怕被反铐住了双手,并遭两名身材健壮的年轻人控制,依旧给人一种随时会脱离牢笼,猎杀周围生物的感觉。
这是他往常所不具备的能力。
低哑的吼叫声里,沈度被一步一步带走,身后是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爸爸,爸爸……”
这样的场景下,目睹这一切的人全都保持着沉默,既恐惧,慌乱,又感伤,叹息。
终于,沈度被带离了“活动中心”区域,只留下一阵阵嘶吼余音不绝。
商见曜没有表情地看完,突兀转身,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那是沈叔叔吧?他,竟然得了‘无心病’……”龙悦红同样被这件事情影响,凝望着沈度消失的方向,下意识对商见曜感叹了几句。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商见曜没在旁边。
“喂,喂,你去哪里啊?”
商见曜没有理睬他,拐入了通往第四电梯区的道路。
他走得不快不慢,似乎只是临时想到有别的事情要做。
很快,他回到647层,走入了分配给“旧调小组”的14号房间。
蒋白棉还没有回去,还在那里操纵唯一的电脑,将键盘敲得噼里啪啦作响。
“怎么了?忘了东西?”感应到有人进来,蒋白棉抬头问了一句。
商见曜走到她桌子前,沉声说道:
“沈度得了‘无心病’。”
蒋白棉怔了两秒,回忆起了沈度是谁:
“那个带你进入‘生命祭礼’教团的叔叔?”
商见曜重重点头。
步步惊婚:爱妻入骨
蒋白棉让眉心皱成了山峰:
“他知道王亚飞猝死后,是不是很害怕,很惶恐?”
“还比较茫然。”商见曜用补充的方式肯定了蒋白棉的猜测。
蒋白棉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你怀疑沈度是因为想举报教团,才突然感染了‘无心病’?”
“对。”商见曜没有否认。
蒋白棉“嗯”了一声:
“你回这里,是想提醒我最近不要贸然调查,免得也变成‘无心者’?”
“初代‘无心者’形象很差的。”商见曜仿佛没听见蒋白棉的问题,突兀地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也是,变成这样的‘无心者’简直惨。”蒋白棉理解了他的意思,轻轻颔首道,“放心,我最防备的就是被教团察觉。我目前打算做的调查,主要是从公开信息里寻找蛛丝马迹,嗯,放心,我暂时不会去找关系看监控了,再等一等,等一段时间,等到他们已不在意这件事情。”
商见曜简洁回应道:
“好。”
说完,他准备转身,返回495层。
蒋白棉喊住他,思考着说道:
“不要沮丧,这件事情虽然是个悲剧,但却让我有了不小的信心。
“他们做的越多,留下的痕迹和漏洞就越多,越会被抓住马脚……”
她顿了一下,表情严肃地说道:
“其实,我还不太相信沈度是想举报‘生命祭礼’教团,才突发‘无心病’。
“你也听了整点新闻,知道公司最近发现了好几例‘无心病’感染者,再多一例,属于正常现象。”
这么多年下来,虽然人类还没有找到“无心病”的发病机理和传染规律,但至少总结出了一些现象。
其中,有一条是:
只要“无心病”出现,就不会仅有一例,在一定范围内,在一定时间段里,必然会爆发出好几例甚至更多,而这些病例之间,大部分不存在交集。
幸运的是,“无心病”爆发一次后,会隔很长一段时间才再次出现,否则人类早就崩溃了。
它就像人类的影子,夜晚不知潜藏在什么地方,等到天亮,就会自然浮现。
“比我们遇到乔初还要巧。”商见曜评价了一句。
蒋白棉轻轻颔首道:
“如果不是巧合,那这件事情的意义就非比寻常了。
“‘生命祭礼’教团难道已掌握了‘无心病’的所有秘密,能利用它来对付敌人?
“他们又是怎么知道沈度要出卖他们的?又是怎么让‘无心病’在沈度举报前,恰好爆发?
“为什么你把事情告诉了我,却没有一点意外发生?
“这其中的不同在哪里?”
不等商见曜回答,蒋白棉吐了口气道:
“这些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其中可能蕴藏着最重要的线索。
“这段时间,你和我都好好想一下。
“回去吧,不要太过主动地询问相关事情,表现出适当的好奇就行了,更不要展开调查。”
见商见曜表情依旧严肃,蒋白棉微微一笑道:
“也不要太害怕他们。
“他们要是能随随便便就让一个人感染‘无心病’,早就把董事会成员全部除掉,换成了自己人。
“而我们现在多半在诚心诚意地赞美司命的宽容,根本不会烦恼类似的事情。”
商见曜点了点头:
“慢慢来,不要急。”
“……这不是应该由我对你说吗?”蒋白棉挥了挥手,“回去吧,好好休息,教团应该快通知聚会了。
见商见曜有点不解,她笑叹道:
“既然出了沈度这桩事,教团高层只要还没把脑子献祭给司命,都应该能想到,得尽快召集信徒,于聚会里统一下思想,不管是恐吓,还是安抚,总之不能让事态继续这么发展。
“要是一口气出个十几二十例‘无心病’,那不需要我们举报,公司都会抽调精兵干将,做最彻底的调查。”
商见曜静静听完,忽然开口道:
“组长,我想给你唱首歌。”
“不用了,等解决了这件事情再唱吧。”蒋白棉非常顺畅地接道,“我知道,你想赞美我。”
商见曜没再多说,转身走出14号房间,乘坐电梯回到了495层。
此时,许多员工都聚集在“活动中心”内部和周围区域,三五成群地低声讨论着刚才那件事情。
对很多人来说,这就像是一场已遗忘许久的噩梦重新来袭,由不得他们不恐惧,不慌乱。
——当前“无心病”的发病率很低,不少年轻人在过去多年里,可能就直面过那么两三次感染者,甚至没有,更多只是听说。
这个始终笼罩在人类头顶的阴影,又一次出现了。
商见曜没急着回家,先行走入“活动中心”,不出意外地找到了龙悦红。
他正和杨镇远在角落闲聊。
“你刚才去哪了?”龙悦红看到商见曜过来,疑惑问了一句。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忘记东西了。”商见曜随口找了个理由。
“哦,这样啊。”龙悦红表示理解。
商见曜坐了下来,仿佛想证明自己不心急一样,看向杨镇远,微笑问道:
“你不是搬到569层了吗?”
杨镇远的妻子周琪比他大十岁,曾经有过一个丈夫,分配得有住房,所以,两人配对成功后,杨镇远直接失去了分房资格,只能搬去569层周琪家。
“回来看爸妈不行吗?”杨镇远笑着回应道。
商见曜上下打量了他两眼:
“你妻子调教得真好。”
“啊?”杨镇远白白净净的脸庞莫名涨红。
床板下有片叶子 一道成名
龙悦红帮忙翻译道:
“他的意思是,你比以前开朗多了。”
“有一点吧……更自信了。”杨镇远抬手抓了下头发。
聊了聊杨镇远在研究所的工作,商见曜转而看向了龙悦红:
“沈叔叔到底怎么回事?”
龙悦红早已听了一圈八卦,叹息着道:
“他们说沈叔叔昨天晚上就有点不对劲,魂不守舍的样子。
“哎,要是早点让他去看医生,说不定就没事了。”
“如果已经感染‘无心病’,再早治疗也没用。”杨镇远工作的地方是某个生物研究所,偏医疗方面,只不过,他因为专业问题,更多是负责里面的电子设备。
龙悦红再次叹气:
“是啊……
“真惨啊,沈叔叔孩子才那么点大……”
商见曜默然了几秒,转而问道:
“沈叔叔是什么时候发的病?谁第一个看到的?”
龙悦红指了指外面:
“沈叔叔是在旁边‘秩序督导室’发的病,刚进去,还没说话,就发病了,呼,还好是在那个地方,他们很快就将沈叔叔控制住了,要不然,多半还会有人受伤。”
“秩序督导室……”商见曜重复了一遍,“当时有几个人在啊?”
“有三四个吧?要制服一个‘无心者’,两个人肯定不行。”龙悦红猜测道。
商见曜毫不掩饰自身“好奇”地问起各种细节,对整件事情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
吃过晚饭,沈度在“活动中心”门口徘徊了一阵,神情恍惚,脸色难看。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他开始走向旁边的“秩序督导室”,刚一进去,也就是几十秒的工夫,里面就爆发出打斗声、嘶吼声……
那个时间点,正是饭后休闲的高峰,很多人都有目睹相应情况。
聊到七点四十多,商见曜告别了龙悦红、杨镇远,以及过来找丈夫的周琪,离开“活动中心”,往自家走去。
龙脉古事 龙飞
快临近B区196号时,他先行扫了眼房门的下方。
那里用白色粉笔画了个简笔婴儿图。
这表示,明天凌晨5点30分,“生命祭礼”教团有聚会。
…………
647层,蒋白棉收拾东西,进了偏僻角落的一部电梯。
她刷了下电子卡,按亮了“349”这个浮现出来的数字。
PS: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