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15vl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仙宮 打眼-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殭屍劫難分享-wwfhh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说完,在怪物尖锐的嘶吼声中,在叶天不解的目光中,陈虎一把抓住好友的衣衫,用尽了最大也是最后的力气将他推下了悬崖。
“不!”叶天只能无助地大喊出声。
掉落到藤蔓上的他,听到上边剩下来的只有怪物的嘶吼声,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陈虎死了,那个潇洒不羁,常常旁若无人大笑的陈虎真的死了,那个大声叫他通玄的人真的死了。
一时间,他心如死灰,恨不得马上攀上悬崖和那怪物决一死战,为好友报仇。
就当他绝望痛苦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时,一个声音飘进他的耳朵,让他身体一震:“天杀的殭尸,天杀的任务,难闻死了。喂,你就在看着啊,过来帮帮忙,别让人发现了这殭尸。”
另一个不屑的声音响起:“这里那有什么人,那些凡人看到了就看到了,只要正主死了就行,赶紧清理一下走人吧。”
说完,那两人开始念念有词,接着叶天只看到崖顶上火光大作,一阵焦臭传来,到最后一切恢复死寂。
怒海穿越之征服1934 憤怒之翼
爬上山崖,看着焦黑的空无一物的地面,他的泪水忍不住又是流了出来,同时恨恨地想道:“那怪物竟然是殭尸,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人到底为什么要害我们?”
一时间,他恨不得仰天长啸一番来发泄心中的悲愤。
怒火攻心的他突然将右手放进嘴里一咬,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然后他捂着受伤的左臂离开了这个噩梦一般的地方。
一阵阴风吹进幽暗的山林,将枯黄的叶子吹落在青绿色的潭水中,道道涟漪开始在叶天眼前出现。
潭水边,他怔怔地看着那张不断晃动地清秀面孔,身体随风摇晃了下,心中无力地想道:“这还是三天前那个风度翩翩的秀才吗?”
回过神后,他犹豫了一下,然后低下头缓缓拉开左边的衣袖,一条肿胀不堪的手臂出现在他眼前,竟然还散发着一股腥臭味。
碗口粗细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像是小牛的大腿一样,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他的整条手臂都是青幽幽的,还有些细小的疙瘩,让人一看就想起了水蛇的皮。
看着这条绝不像是人类该有的手臂,他的神情变得可怕起来,突然摸起地上的一块石块用力朝着自己的手臂砸去,其力道之大,令人毫不怀疑他会一下子把这条手臂砸断。
然而,预想中的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并没有出现,石块重重地落到他的手臂上,就像落在一块木头上,连伤痕都没有留下,更不用说被砸断了。
一时间叶天心如刀绞,一阵阵悔恨,悲愤,厌恶之情自他心中生出,让他忍不住长嚎出声,嘶哑凄厉的嗓音犹如夜枭长鸣,令人不寒而栗。
眼前这个貌若鬼怪的叶天,谁能想到三个月前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秀才。
是的,就在三个月前,他还只是大周国万千书生中的普通一员
自幼父母双亡的他,寒窗苦读多年,到了十六岁还只是个秀才。三个月前的某一天,他忽然如同醍醐灌顶一般,醒悟自己就算功成名就也不是自己想要的。
内心深处,他追求的是其他东西,是一种对常人来说虚无缥缈的东西。
不知道为何,他坚信那些东西是存在的。
我的雙眼能見鬼
于是,叶天做了个后悔终生的决定,就是这个决定,让他落到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
这个决定其实也没什么,每一个他这个年纪的学子都会有这种想法,那就是外出游学。
开始还是很理想的,他还遇到了一个叫做陈虎的少年,两人一见如故,决定结伴同游。
来到一处叫做松山涧的地方,他们听说这里曾有鬼怪伤人的传闻。
神仙鬼怪的小说话本叶天读书闲暇时也看了不少,但并没放在心上,他力邀陈虎一起前往那个地方寻幽探胜,对方欣然同意。
谁知道不久后他们真的遇到传说中才有的殭尸。
諸天修道者 分飛雁
当时,他们正在游历一个松山涧的荒山,忽然遇到一个行动如风,刀枪不入的怪物。
陈虎为了保护叶天,被这怪物活活咬死。
想到陈虎临死时看他的眼神,叶天就心如刀绞。
对于陈虎的死,叶天感到非常地悲伤和痛苦,但是接下来的发生的事,让他惊恐万分,甚至觉得陈虎被怪物直接咬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叶天有这种想法当然不是因为他疯了,而是因为他被殭尸咬伤了,比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变成怪物,死亡都显得是天大的幸事了。
叶天虽然只是一介书生,但是自认并不是一个软弱的人,但是他还是差点无法承受住这种折磨。
事实上,如果不是叶天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可能已经真的疯掉或者自我了断了。
但是现在,看着眼前这怪物才有的手臂,叶天宁愿前几天他能够懦弱点,选择跳下那段悬崖。
无穷尽的悔恨和绝望袭上他的心头,他满脑子想着都是:“完了!完了!要变殭尸了,还是逃不过啊!”,一霎那间他感到全身冰冷无力,连动也动不了。
想到被人迫害要变成殭尸,想到陈虎的无端惨死,叶天心中忍不住暗暗起誓道:“若是让我叶天度过此次劫难,必将害我们之人挫骨扬灰,以报今日之仇。”
但是心中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你过不去这一关的,你肯定要变成殭尸了,你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无奈等死。”
无穷尽的悔恨和绝望袭上他的心头,一霎那间他感到全身冰冷无力,连动也动不了。
突然叶天身体一震,心想道:“我不能作为一个怪物死去,那样太对不起舍命救我的陈虎了。”
想到这他鼓起最后一丝勇气,快速地转过身,向着那道千丈悬崖走去,心中念道:“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时候到了。”
只是随着他的转身,只听“啪”地一声,一本薄薄的书册掉到了地上,正是那本他习惯贴身收藏的焚血燃神量天经。
但是,叶天看到这本经书的时候,表情十分奇怪,那绝不是喜爱的样子,那一脸空洞的神色,只能用“哀王大于心死”来形容。
用戒子换经书是他今生最后悔的一笔交易,因为这本破书让他鬼迷心窍,他活该撞上殭尸,但是陈虎,陈虎是无辜的,他不该为此丧命。
網遊之造神計劃 半壺漂泊
想到陈虎惨死时那无助的眼神,叶天本来已经平静的面部又重新扭曲起来,他俯下身子捡起那本经书用力地撕扯起来。
那本古旧的经书已经有些年头,又被他翻烂了,那里经得起这大力的撕扯,一下子被撕为了一大把的纸片。
将手中的纸片朝着半空一洒,看着片片蝴蝶般飞舞的纸屑,他只觉得心中一阵快意。
还没高兴多久,他就突然感到鼻端在发热发痒,用手摸了一把,低头一看一手的鲜血。
啊心中一惊,急忙向着左肩看去,一条青线正在向他的头部飞速地蔓延着,接着他的眼睛开始变得血红,嘴中的牙齿和手上的指甲也开始飞速生长起来。
他知道不好,但是他的神智开始模糊起来,他挣扎着向前走了几步,就无力地摔倒了在地上。
朦胧间他似乎看到天空中飞舞的经书变成一团团火焰向他飞来,只是他已经无暇思考了,黑暗侵占了他的识海。
飞舞着的经书一下子全部融进了他的头部,只可惜他已经昏过去看不到这神奇的一幕。
接着道道金光开始在他的身体流转,马上他灼热的身体变得清凉起来。
同时,叶天意识深处,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一闪而逝。
那股至强意识只是显露了一点点苏醒的迹象,然后马上陷入沉睡。
有那么一瞬间,叶天像是记起了很多事。
不过很快他的双眼中闪过一丝茫然。
感受到身体中越来越清凉的气息,他缓缓醒了过来,一些庞大的记忆也迅速退去。
叶天从一个征战万界的至强修士,重新变成了大周国的普通秀才,接着他鼻端闻到一股清甜的芳香,头脑马上清明起来。
想到身体发生的剧变,他心中一惊,急忙跳起身,然后向着左臂看去,脸上马上露出一个狂喜的表情。
他的左臂好了,那条青绿色的殭尸手臂不见了,取而代之地是原来的白皙瘦弱的手臂。
看着普普通通的手臂,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一边大笑,一边检查起身体,变长变利的指甲和突出来的牙齿都已经恢复正常,他开心地挥舞着手臂,大吼大叫起来。
良久后,他平静下来,心中开始疑惑起来:“书上说尸毒入脑不是铁定没救了吗?难道我的运气格外好?”
蓦地,他眼睛一亮,想起了一件事,马上向扔掉经书的地方看去,果然那里已经空无一物,昏倒前,那经书化为火焰的一幕又在他眼前出现。
他心想道:“果然最后是那看似无用的经书解了我身上的尸毒。”
这时候,一枚树叶轻轻地落在了他脚下,让他一下子从沉思中清醒过来。他再次看了看手臂,确定没事后,这才松了口气。
喜大悲之后,人特别容易累,他很快支持不住,来到潭水边的那个小山洞中躺了下来。
临睡前,他忍不住又想道:“原来那老人家没骗我,那经书真的有神异之处,可惜被我毁去。只是他为什么换那枚金戒指呢?难道仙人也缺钱?”
带着这个疑惑叶天陷入沉沉的睡梦中。
山洞中,叶天悠悠醒来。
睁眼的第一瞬间,仍旧是首先向着左臂看去,然后他松了口气,手臂完好无损。
说实话他已经熄了金榜题名之心,只想安安稳稳地度过余生,回家教书育人,虽不能光宗耀祖,也算不负生平所学。
誓不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 妃子一笑
只是,叶天马上想道:“陈虎为救我而死,而他的妹妹虽然自小聪慧非常,但是一直体弱多病,没人照顾是不行的,我不能坐视不管。”
三天后,看着眼前朱红色的大门,叶天不由得生出进退两难之感。
说到底,陈虎的死他要担很多责任,现在对方尸骨无存,而他还是好好地,这让他怎么面对那个失去唯一亲人的女子。
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起门来。
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打开朱门,一脸好奇地看着风尘仆仆的叶天。
看着这个老人,他连忙行礼道:“老人家就是卫管家吧。小生叶天,是你们卫公子的朋友,受他之托有事要见你们小姐,还请引见一番。”
他知道陈虎和他的身世真的很像,都是父母早亡,家里都只有一个忠心耿耿的老管家帮忙打理。
老管家用疑惑的目光上上下下看了叶天一番,然后更加疑惑了,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你找错了人吧!我们家少爷今早上刚刚带着小姐出去了,短时间是不会回来了。”
听了这话,叶天脑袋“嗡”地一声就炸开了:“为什么陈虎会回来带走他的妹妹?”但是他马上反应过来:“这怎么可能?陈虎已经死了。我亲眼见到他尸骨无存的,我亲眼见到的。难道是那两个怪人在搞鬼?对了,他们会驱使殭尸伤人还会吐火,说不得还能假扮别人的样子。”
想到这,叶天的身体立即绷紧开来,心情也紧张起来,连忙说道:“老人家还请仔细说一下当时的情形好吗?”
在他殷切的目光中,老管家又打量了他一番,想了想,最后还是告诉他陈虎确实是昨天傍晚回来的,言行举止也和往常一样,只是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一门心思地要带着陈蝶出家修道,陈蝶对他言听计从,自然不会拒绝,今天一早两人出了镇子向东而去。
说完,叶天又听老管家说道:“我们家少爷从来没有起过修仙得道之心,为什么突然铁了心的要去修那劳什子道。小的我只是担心小姐吃不得这跋山涉水之苦,她是富贵命,天生身子骨就弱。”
听到这里,他猛地抬起头对着老管家道:“你放心,你家小姐定然不会有事的。打扰了,小生就此告辞。”
说完,不等老管家有所表示他就转过头向着镇子的东边走去。
一路上,他一边急急地赶路,一边沿途打听,同时心想着:“无论你们是什么人,我都不允许你们伤害陈蝶。有我叶天在,你们休想继续害人。”
半天后,叶天色阴沉地看着远处黑魆魆的山峰,他的背后是一片乱石滩,有人看见今早确实有一对年轻男女走进了山林,当时大家都还很奇怪,因为群山中危机四伏,等闲人等是不敢乱入的。
没有一丝犹豫,他毅然向着那诡秘可怖的深山中走去。
“咯吱”,“咯吱”,叶天踩在腐烂树枝的声音在寂静的林子里传得很远。
午后的阳光仍旧浓烈,但是经过茂密树林的遮挡,落到他身上就只剩下清幽和光影,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潜意识里,他总以为那些阴影处藏着一些可怖的怪物,如果他一不注意就会被咬断脖子,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想着赶紧逃回家,永远都不要出来,这是因为那可怕的殭尸在他心中留下了太多的噩梦。
叶天努力地平定了一下他“砰砰”乱跳的心脏,仔细寻找起任何一丝可疑的踪迹。
终于他注意到树叶中有一条红色的飘带,他赶忙俯身捡起仔细察看起来,一股幽香传来,似乎是女子的东西。
他心中一紧,仔细看了一下丝带以及地上的枯叶,没发现血迹,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他突然感到后背一凉,一种奇异的感觉在他心中升起,同时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接着,叶天眼前一花,手中的飘带已经消失了,耳边只听到一个银铃般的声音道:“呆子,不知道女孩子的东西不能乱碰吗?”
他看着这个一身艳红,笑靥如花的女子,只觉得心神一阵恍惚,恍如在梦中,只觉得此刻不是在深山老林中,而是在一个百花盛开的院子里,一切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那少女见他呆呆的样子,忍不住又是轻笑了下,雪白的牙齿和明艳的笑容让他禁不住生出自惭形愧的感觉。
迷醉香 屋外風吹涼
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看着这名山茶花一样明艳的少女说道:“你是陈虎的妹妹陈蝶吗?你的哥哥呢?小生是他的朋友叶天。”
那少女听了叶天的话,眼珠一转道:“对,我是陈蝶。我哥哥自己走了。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听到少女的回答,他没有急着回答,而是仔细打量起少女来。
手持红色飘带的少女生得极为可爱,唇红齿白,肤色如膏,当真是国色天香,她的眸子更是晶莹透亮,不断地转来转去,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
这时候,叶天才意识到不对劲,心想道:“陈虎的妹妹陈蝶一向是体弱多病,怎么可能是这副样子,而且身手那么灵活。难道这女人和崖上的两人是一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