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大明流匪 起點-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暗涌分享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PS :感谢书友花笑云的打赏。
俄木布洪面露失望。
首席 的 獨家 寵愛
他人虽住在青城的汗宫里,可青城不在是他们土默特部的青城,城中内外都由虎字旗说了算,作为土默特未来的大汗,若能通过察哈尔部,从虎字旗手中讨要回青城,他自然乐得见到这样的事情。
“台吉不用失望,察哈尔部使者离开的时候脸色都很难看,说明事情没谈妥,说不定对咱们是个机会,咱们可以试着去寻求察哈尔部的帮助。”扎木合注意到木布洪脸上失落的表情,出言安抚道。
俄木布洪微微皱起眉头,道:“扎木合将军,你可不能乱来,惹恼了虎字旗,咱们都没有好果子吃。”
内心中他极为矛盾。
一方面希望能够借助察哈尔的力量,从虎字旗手中讨要回青城,做一个名正言顺的土默特大汗,却又担心扎木合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惹恼了虎字旗,从而使他受到虎字旗的迁怒。
“台吉放心,我只是想派人去把察哈尔部的使者请回来,参加台吉过几天举行的继位大典。”扎木合说道。
哈尔巴拉盯着眼前的扎木合,说道:“我不管你做什么,不能牵扯到俄木布洪和我们大家。”
虎字旗势大,无奈之下的他只能接受被虎字旗囚禁在青城,可若有机会离开青城回自己部落,自然更希望能够回去。
不过,不管扎木合要做什么,他都不想掺和,也不希望扎木合所作所为牵扯到俄木布洪这个未来土默特大汗的身上。
我们说好不相爱
“哈尔巴拉台吉放心,我只是请察哈尔部使者参加我们台吉继位大典。”扎木合听出来哈尔巴拉话中潜在的意思,便给了他一个保证。
哈尔巴拉见扎木合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也答应不会牵扯到俄木布洪,便朝扎木合点点头,不在反对扎木合要做的事情。
至于在场的其他人会不会和扎木合掺和在一起,他不会管,也不会去过问,他只关心俄木布洪的安危。
他们这些人都是碍于虎字旗的强势,不得不同意囚禁在青城,可这不代表他们不想回自己的部落。
留在青城过的是寄人篱下的囚禁日子,回到自己部落却能过上自由自在的舒坦日子,不用想都知道怎么选择。
哈尔巴拉清楚,在场的这些人里面,肯定有人在暗中与扎木合联手。
不过,只要不是对俄木布洪和他不利,其他的事情他不想过多的插手,真有一天要是出了问题,他也能推的一干二净。
“追回察哈尔部使者的人已经派出去了?”俄木布洪终究太过年少,缺少历练,没能明白扎木合与哈尔巴拉话语中的机锋,只以为扎木合真的是要派人请回察哈尔部的使者。
扎木合面朝俄木布洪恭敬的说道:“我准备派安扎布去追回察哈尔部的使者,台吉要是没有意见,我这就安排安扎布离开青城。”
“察哈尔部的使者已经走了快两天,他能追上吗?”俄木布洪迟疑的说道,目光在站在下面的安扎布身上打量了一眼。
扎木合说道:“台吉不用担心,就算追不上察哈尔部的使者也没有关系,可以让安扎布直接去白城,面见呼图克图汗,把台吉接任右翼蒙古济农的事情禀报给呼图克图汗。”
草原各部之间的关系就像唐末的各家军阀,各部领主继承人虽然出自自己的部落,可想要名正言顺,却需要中央的册封。
呼图克图汗作为全蒙古大汗,只有争得他的同意,俄木布洪才能名正言顺的成为右翼蒙古济农,否则俄木布洪只能算土默特部一部的领主。
“也好,就让安扎布去一趟。”俄木布洪点点头。
扎木合转过身,看着站在后面的安扎布说道:“台吉的话你也听到了,你现在就出发,尽快赶往白城。”
“是。”安扎布单手捧胸行了一礼,随后转身往外走。
安扎布是卜石兔生前的亲卫,和那些被虎字旗囚禁在青城的台吉相比,更值得信任,扎木合才会放心把事情交给他去办。
“等等。”坐在大座上的俄木布洪突然喊住即将离开的安扎布,转头对扎木合说道,“安扎布去白城的事情,是不是要和虎字旗那边说一下?”
察哈尔部的使者离开青城已经过去两天,他不觉得安扎布还能追上,最大可能就是安扎布直接赶往白城。
“安扎布只是出一趟青城,虎字旗若连这样的小事都不允许,那也太不把台吉你放在眼里了,依我看,根本不用和虎字旗的人说。”扎木合语气不爽的说道。
在他们蒙古人自己的草原上,青城也是他们蒙古人修建的城池,如今想要离开,却需要向虎字旗的人报备,这让他心里十分不舒服。
俄木布洪犹豫了一下,道:“我觉得还是要和虎字旗那边说一声,哈尔巴拉台吉,你觉得呢?”
面对强势的扎木合,他不由自主的把目光看向一旁的哈尔巴拉,希望哈尔巴拉站出来支持自己。
“我觉得俄木布洪说的没错,安扎布离开之前是应该告诉虎字旗那边一声。”哈尔巴拉明白俄木布洪的意思。
他知道俄木布洪是在担心安扎布私自离开,将来会被虎字旗怪罪,而且人在屋檐下,该低头还是要低头。
如今的土默特草原,已经虎字旗一家独大,土默特各部已无再战之兵,他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开罪虎字旗。
“那好吧,就依台吉的意思,让安扎布离开前通知虎字旗那边一声。”扎木合一脸不情愿的说。
素囊和坎坎塔达一死,土默特部资格最老的大台吉只剩下兀鲁特部的哈尔巴拉,他的意见,哪怕心中再不舒服,扎木合知道自己也只能同意。
呼吸之间
见扎木合同意先派安扎布去见虎字旗的人,俄木布洪语气轻快的道:“安扎布,你去吧,见完虎字旗的人,立刻去追察哈尔部的使者,务必把使者带回来。”
“是。”安扎布答应一声,迈步离开汗宫。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时扎木合上前一步,说道“台吉,我去交代安扎布几句。”
说完,不待俄木布洪同意,转身便往外走。
“太过分了。”待扎木合离开汗宫,一位台吉突然语带不满的说道,“像扎木合这种目无尊卑的人,俄木布洪你应该治他的罪。”
他是台吉,土默特部的贵人,扎木合只不过是卜石兔身边的亲卫,地位比他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可自打他们这些台吉来青城,扎木合从没正眼搭理过他们,他们这些台吉早就对安扎布心生不满。
刚刚扎木合不经俄木布洪的同意就离开,他觉得自己抓到了扎木合的痛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