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iew好看的都市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ptt-898、鷸蚌相爭,我就看着展示-u1sz4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仁义道友,何必如何,你我本不必争斗的。”
归玄无奈摇头,对鬼仁义如此手段,表示费解。
同为王级强者,鬼仁义并非无头脑之辈,此刻为何会如此这般模样。
或许。
归玄望着杀气腾腾,随时准备与自己动手的鬼仁义。
或许鬼仁义本身便有与自己动手的打算。
如若不然。
就算无面在如何劝说,鬼仁义也是不会出手与自己对决的。
“无面小友,看来你的手段奏效了。”
归玄看向无面所在,言语中带有一丝不悦。
郑拓没有回话。
他安静的躲在鲲鹏翼中,等待着两位强者对决。
“归玄,你我一战无可避免,开始吧,让我看看,你龟族手段究竟如何。”
鬼仁义知道需速战速决。
他如今因为吸收万万千神魂体而实力大涨。
大涨实力后,最是适合与人对决。
话音刚落,鬼仁义出手。
虚空震动,那包裹天地的黑雾之中,无数鬼草剑冒出头来。
他们密密麻麻,无穷无尽,已将归玄包围。
“仁义道友,何至如此啊!”
归玄摇头,表示无法理解。
但他面对鬼仁义如此手段,也只能选择催动自身防御。
有龟甲防御出现,独属于贵族的绿色龟甲,散发着古老气息,将归玄好好保护其中。
“杀!”
此刻。
鬼仁义出手。
漫天鬼草剑,似携带诸天万界之力,杀向归玄。
归玄对此无法闪躲,无法反击。
他只能正面承受鬼仁义如此恐怖的攻击。
铿锵……
第一柄鬼草剑撞击在归玄龟甲防御之上。
龟甲防御震荡出道道水波纹。
面对无坚不摧的鬼草剑,龟甲仅仅只是震荡而已,并未出现任何损坏。
紧接着。
铛铛铛铛……
无数鬼草剑,带着穿透苍穹的气势,撞击在归玄龟甲防御之上。
转眼间归玄所在被鬼草剑所淹没。
鬼仁义的攻击山呼海啸,似大浪般一波接着一波。
躲在鲲鹏翼中的郑拓见此一幕暗暗咋舌。
果然。
鬼仁义这家伙留有后手。
如此强横的攻击手段若用在自己身上,自己恐怕会被打的浑身酸痛,神魂体稍有损伤。
幸亏不是针对我。
郑拓点头。
继续观察。
归玄与鬼仁义的战斗很朴素。
就如同与大多数龟族之人战斗一样。
归玄不攻击,仅仅只是防守。
而鬼仁义抬手便是一顿猛攻,试图将归玄龟甲防御打碎。
场中一时间呈现僵持局面。
而二者的攻击似太过强大。
虚空震动,有凹陷涌动,似要被二者手段撕开。
神魂界能够容纳的最强者,仅仅只有出窍期。
两位王级于此地对战,对神魂界来说,简直就是降维打击。
面对鬼仁义如此狂暴攻势,虚空不稳,似有裂痕出现。
可就算如此,鬼仁义也没有停手。
鬼仁义知道,必须干掉归玄,只有干掉归玄,自己才能独享神魂界。
在这之前,神魂界破碎一些就破碎一些吧。
破碎的神魂界,可以花时间慢慢修复。
若得不到神魂界,那将是他一生的遗憾。
有如此想法的鬼仁义,下手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鬼草剑上开始是鬼草灵纹加持,用以杀伤龟甲。
慢慢的。
在鬼仁义全力出手下,鬼草剑上开始以鬼草道纹加持,用以杀伤龟甲。
灵纹与道纹的差距,便是天与地的差距。
道纹专属于王级强者。
他们所掌握的灵纹,已渐渐超过灵纹,化为自成一派的道纹。
無上巫法
有鬼草道纹加持,鬼草剑的威力提升十倍不止。
嘎嘣!
有脆响出现。
归玄的龟甲防御,因为鬼草剑的猛攻而出现裂痕。
且这种裂痕如会传染般,一经出现,便是无穷无尽,顷刻间爬满龟甲防御。
“仁义道友,你我当真比不如此生死相向。”
归玄面对如此局面,只能同样以龟道纹催动龟甲防御,抵挡鬼草剑的猛攻。
道纹对道纹。
龟甲防御上的裂痕全部修复,继续如铜墙铁壁般,抵挡无数柄杀气腾腾鬼草剑的猛攻。
双方战斗升级,对双方来说无恙。
但对神魂界虚空而言却充满危机。
虚空震动。
因为二者战斗升级,开始出现更加不稳迹象。
那随时随地都可能裂开的模样,被在场三者看在眼中。
“仁义道友何必如此,若仁义道友不愿与我分享神魂界,我不要神魂界便是。”
归玄不紧不慢的声音传来。
龟族专注防御一生。
他们的防御手段,简直超乎想象。
无论你拥有怎样花样百出的进攻,他们都能轻轻松松防下,从而不被你攻破。
“归玄道友,如此话语,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鬼仁义对归玄所言表示不爽。
你这般与我说话,简直就好像是在骂我是傻子一样。
神魂界如此重要,你说不要就不要,说出来谁会相信。
“仁义道友切莫误会,听我慢慢说来。”
归玄性格如此。
就算此时此刻面对鬼草剑猛攻,其仍旧能够慢条斯理,将自己所言说出。
“我说放弃神魂界,并非真的放弃,我的意思是,仁义道友在炼化神魂界后,我可以于其中修行。”
归玄提出另一种思路,给予鬼仁义思考。
“仁义道友手段通天,我自认不如,若这般攻击持续下去,我定然落败,与其落败受伤,不如此刻妥协,让仁义道友炼化神魂界,待得仁义道友炼化神魂界,还请道友宽容,让我能于其中修行。毕竟,对于我来说,神魂界如此宝地,恐修仙界独一家,若能与其中修行,将对我境界提升大有帮助。如何,仁义道友。”
归玄将姿态放得很低,低落尘埃那种。
这般话语说出来,可以说代表了一种态度。
或许。
归玄自始至终,真的没有争斗之心。
他如其它龟族一样,只想好好修行,不想与人争斗。
如此话语对鬼仁义是有效果的。
吃貨當家:朕的皇後是神廚 九塵
实际上。
他本身也不想战斗,只是事已至此,他不得不出手战斗。
现在归玄提出这种放低姿态的要求,他有心答应对方,停止双方战斗。
“这话你信?”
郑拓声音此刻很是时机的出现。
“我是不相信这种话语的。”郑拓继续道:“其它龟族说出这种只要安逸的话语,我倒是能够相信几分,但从你归玄口中说出,我是属实不会相信的。”
郑拓针对归玄,多有了解:“龟族生活于龟岛,与世无争,颐养天年,而你归玄却喜欢四处游历,踏遍灵海,游历东域,见识过广阔天地,听闻过异世奇闻,你早已不是纯正的龟族,我能从你的神魂深处感受到邪恶,那种试图将自己隐匿,却无法完全隐匿的邪恶,释放出来,让我看看,你究竟是怎样一种样子。”
郑拓所言,运用了某种神通。
此神通被祖文与神魂界加持,带有迷幻的力量,被归玄听入耳中。
纵然归玄神魂体强大,为王级水平,却也被郑拓影响。
其眼角深处,的确有一抹邪恶涌动。
那邪恶被其隐藏的很深很深,就算是与其对战的鬼仁义,在这之前也不曾有所察觉。
“原来如此!”
鬼仁义看到了归玄眼角深处的邪恶。
其对神魂体的了解,让他能够确定。
此刻自己所面对的归玄,完全是一种伪装。
“何必如此,何必如此,何必如此……”
归玄一口气说出三句何必如此。
“我真的只想寻找一处安心修行之地,为何你们要处处逼迫于我。”
归玄说着说着,周身涌动出一股魔气。
没有错,是魔气,与魔小七同属性的魔气。
魔气涌动,将归玄包裹。
待得在看到归玄时,其身穿黑金魔袍,整个人变得无比伶俐。
其浑身上下,散发着阵阵魔气。
除了长相外,便如真正的魔族一般,出现场中。
“破!”
归玄口中发出魔音。
刹那间!
冲击波肆虐,呈现无可阻挡之势,当即将那不断杀向自己的鬼草剑全部震碎。
不仅如此。
低調千金:領養神秘老公
魔音冲击波威势不减,片刻间,便将笼罩神魂界的鬼雾全部驱散。
“这……”
鬼仁义面色微变。
鬼草剑被冲破他能够理解。
但这一声魔音,竟然将自己的鬼雾驱散,他属实没有想到。
远处。
归玄脚踏虚空,面无异色。
那一双英俊到过分的脸上,带着冷漠,无情,高高在上的望着鬼仁义。
“我本想以普通修仙者的姿态与你相处,没想到换来的却是猜疑,不装了,我是魔龟我摊牌了。”
归玄自报家门,称自己为魔龟。
其如郑拓所言,曾游历东域,取过魔族。
对于魔族功法他甚是喜欢,所以亲身修行,加入到自己体系之中。
后。
经过多年努力,终修成魔功,成为一尊魔龟。
“魔龟?”
鬼仁义显然并没有听说过如此生灵。
“不过……归玄道友,你难道以为,变成如此这般模样,我就会怕你不成。”
鬼仁义周身鬼雾涌动,将自己保护其中。
他不了解魔龟,不知道其手段如何。
所以。
先以鬼雾将自己保护才是最佳手段。
“鬼仁义,臣服于我吧。”
归玄化为魔龟后,性情大变。
“凭借如今实力,万万不是我的对手,相信我,我不想与你对手,因为那对你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任何意义,有何必继续做下去呢。”
归玄背负双手,俯视鬼仁义。
从言语中能够听出,其完全没有将鬼仁义放在眼里。
“哈哈哈……哈哈哈……”
鬼仁义被归玄如此话语惹笑。
“归玄啊归玄,我万万没有想到,如此话语会从你的口中说出,有趣,有趣,这是有趣。”
鬼仁义望着归玄。
满脸笑意的样子,同样充满了藐视。
归玄与鬼仁义,二者皆为王级。
王级在各自领域中都是对顶级的存在。
他们拥有藐视任何人的资格。
天鑒修神 何途
所以这两个家伙互相瞧不上,互相鄙视,完全能够理解。
就好像篮球中的超级巨星遇到足球中的超级巨星,二者在打扑克牌一样。
谁都瞧不上谁,谁都拥有鄙视对方的资本。
“你的无礼,让我很不开心。”
归玄仍旧保持着面无表情的酷酷姿态。
但其话语能够听出,其被魔族影响很大。
魔族性格便是嚣张跋扈,张扬无序。
归玄曾于魔族之中生活过一段时间,同时自身修行魔族功法。
可以说。
魔龟之名,便代表着归玄承认自己是魔族之人。
“很不开心又能怎样,来来来,让我看看你这魔龟究竟有何手段,该如此妄自尊大,与我这般叫嚣多言。”
鬼仁义说着,鬼雾涌动,其中多出一柄鬼草长剑。
鬼草长剑为后天灵宝,出现后,明显感觉到整个神魂界都因为其出现而颤抖。
“杀!”
鬼仁义率先出手。
鬼草长剑仅有一柄,却比那万千柄鬼草剑还要强横百倍千倍不止。
面对鬼草剑杀来,归玄佁然不动。
“鬼仁义,你的不自量力,终究需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归玄说着,伸出两根手指。
手指之上,魔龟道纹浮现,让两根手指变得漆黑无比。
没有任何花哨动作。
当即以两根手指,正面应对杀来鬼草长剑。
二者相撞。
铿锵之声响彻天地。
后天灵宝鬼草长剑面对归玄的两根手指,竟被当即弹飞,没有造成任何杀伤效果。
“好强的防御?”
郑拓惊讶出声!
归玄的两根手指看似普通,实际上是种独有神通。
其将龟族天生的防御属性修改,加入了魔族的攻击属性。
且将如此手段修行到极高水平,甚至修行出魔龟道纹。
如此这般,面对后天灵宝鬼草长剑,便没有任何压力。
厉害。
厉害。
这归玄已自成一派,完全走出属于自己的一条路。
如此人物,简直堪比那些创造各种大神通之人。
“怪不得如此嚣张,竟然能自创道纹,走出属于自己的路,厉害,厉害,真是厉害。”
鬼仁义面对如此归玄,忍不住点头称赞。
“不过,那又如何。”
鬼仁义从来没有在怕的。
“你的路的确非凡,同样的,你的路,从未被证明是对的,而我的路已经证明,能够走的比你更远。”
鬼仁义浑身颤抖,似得癫痫。
下一秒。
其一分为二,竟重新化为鬼仁鬼义。
奇怪的举动。
在修仙界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合二为一,才能让实力更强。
但此刻鬼仁义竟一分为二。
更重要的是,一分为二的鬼仁鬼义,实力竟不弱刚刚鬼仁义分毫。
甚至。
在感知中,二者气息比刚刚鬼仁义还要强横几分。
“归玄,既然你已露出真身,我便也不藏着掖着,让你死个明明白白。”
鬼义手心一动,召回后天灵宝鬼草长剑。
鬼仁鬼义。
各自手持一柄后天灵宝,开始针对归玄出手。
“鬼来!”
鬼仁手持红骷髅法杖。
红骷髅法杖上的红骷髅闪烁莫名红光,随后张口,喷出数道黑影。
黑影皆是鬼怪鬼王。
此刻鬼怪被招出,皆未杀向归玄。
鬼仁知道。
自己这些鬼怪包括鬼王,完全无法对归玄造成伤害。
所以。
鬼仁猛然张口一吸。
所有鬼怪与鬼王,全部被他吸入腹中。
随着不断将鬼怪与鬼王吸入口中,鬼仁的气势如坐火箭般,疯狂暴涨。
那种疯狂增长的感觉。
婚久纏情:隱婚總裁夜夜來
甚至让郑拓感觉到一丝丝惊愕!
好家伙。
鬼仁这家伙是将红骷髅法杖当成储存器。
在需要用到的时候,将其中鬼怪与鬼王吞噬,增加自身实力。
望着那不断吞噬鬼怪加持己身的鬼仁,归玄没有安静等待。
此时此刻,趁对方未成型,便是最好的攻击时间。
刷……
他化为一道黑影,冲向鬼仁,试图在其成长过程中将其干掉。
“你的对手在这里,不要乱跑。”
鬼义在此刻的作用凸显而出。
其催动手中后天灵宝鬼草长剑,转眼拦在归玄前路,不让其靠近鬼仁。
“滚!”
归玄爆粗口,怒斥鬼义。
“死!”
鬼义的回应非常直接,全力出手,阻拦归玄。
铿锵!
无坚不摧的鬼草长剑与归玄双指碰撞。
火星四溅,震荡神魂界。
鬼义实力不弱刚刚鬼仁义,此刻全力出手,就是归玄也难说靠近鬼仁义。
“降魔指!”
归玄见此。
不得不催动大神通,针对鬼仁。
因为他隐隐感觉到。
若让鬼仁成功将所有鬼怪鬼王吞噬,那他将遇到大麻烦。
降魔指居高临下,似乎撑天的柱子般降临,戳向鬼仁,欲要将其当场镇压。
“剑来!”
鬼义并不示弱。
其催动自身大神通与归玄抗衡。
鬼草长剑化为一根巨大无比的鬼草,正面对上降魔指。
轰……
二者碰撞之地。
发出滔天震颤。
神魂界疯狂颤抖,一副因为承受不住二者冲击,即将坍塌模样。
“稳住,稳住,稳住……”
躲在鲲鹏翼中观战的郑拓当即催动法门,稳住此刻神魂界,不让神魂界出现破损。
不过,这个过程很显然并不容易。
两位王级全力对决所产生的力量碰撞,简直超乎想象的强大。
他也仅仅只能维持神魂界不破损,其他事,他已无力关注。
“鬼义,你的实力,终究差了许多,难以与我抗衡。”
归玄脚踏虚空,催动降魔指。
降魔指发出隆隆巨响,不断降临,压制鬼义手中鬼草长剑。
鬼草长剑纵然为后天灵宝,却也难以承受那降魔指可怕的冲击,而出现节节败退迹象。
“该死的家伙,果然很强啊!”
鬼义口中咒骂出声。
面度如此强横的归玄,他显得力不从心。
纵然他的实力与刚刚的鬼仁义相当,甚至更强一些。
但此刻面对归玄的权利出手,他已呈现落败迹象。
“归玄,别高兴的太早,你以为你赢了,错,你其实是最大输家。”
鬼义试图用自己最擅长的手段影响归玄心神。
效果甚微。
归玄的意志比他还要强大。
降魔指降临。
将鬼义镇压。
连带着,将鬼义背后吸收鬼怪与鬼王的鬼一同镇压。
不仅如此。
“给我死!”
归玄杀气涌动,不在有和蔼。
此时此刻的他,便是杀神降世。
降魔指那巨大的,似撑天柱的身躯被归玄催动。
下一秒。
那巨大的手指像是打桩机般,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攻击着被镇压的鬼仁鬼义。
砰砰砰砰砰……
在那巨大手指的疯狂攻击下,神魂界迎来大地震。
郑拓不得已离开地面。
纵然如此。
他仍旧感受到一股又一股可怕的力量向自己涌来。
那每一股力量,似都能震死一尊王级强者。
而这股力量如浪潮般一波接着一波。
更让郑拓震惊的是。
那巨大的,如山岳般的手指,竟然能以那般恐怖的速度进行攻击。
在这之前,他是完完全全没有想到的。
相信。
那被降魔指疯狂攻击的鬼仁鬼义也没有想到,归玄的手段竟然如此强大与果决。
砰砰砰……
打桩机般的声音足足持续了十几个呼吸。
神魂界已被摧毁的不成样子。
而让人奇怪的是。
面对降魔指如此可怕的冲击,神魂界竟仍旧无恙。
坚韧的样子,简直像打不死的小强。
任由你的攻击狂风暴雨,我自佁然不动。
远处。
降魔指神通散去,消失于虚空不见。
神魂界大地之上,一枚巨大的,深不见底的坑洞出现。
坑洞之中黑漆漆一片,完全看不清深渊之下有什么存在。
深渊上空。
归玄背负双手。
经过刚刚狂暴无匹的攻击,其看上去并没有多少消耗。
他望着脚下深渊,没有喜悦,没有开心。
他就这般面无表情的看着,看着……
突然!
深渊底部有强大气息传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伴随气息而来的,还有鬼仁义那张狂无匹的笑声。
“归玄道友好强势的攻杀,只是有些可惜,准确度不错,力量差了很多。”
刷!
有黑影出现场中。
定眼看去。
黑影不是别人,正是鬼仁义。
此刻的鬼仁义看上去与刚刚并无两样。
但那强横到让人颤栗的气息,不自然的便让人心生警惕。
就是郑拓在此刻都打起十二万分精神。
他从此刻鬼仁义的身上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那种危险的气息,足以夺去自己的性命。
合体中期的大王境吗?
郑拓心中一动!
如真如此,问题恐怕变得有些大条了。
面对小王境的王级强者,他自信能够与之一战。
但是面对大王境的王级强者,他恐怕就算有自信,也是打不过的。
越级挑战这种事,本身就很苛刻。
他拥有祖文,龙枪,神魂界,石鼎,十方世界……这般诸多辅助手段,才堪堪能与小王境较量较量。
若换成大王境,恐怕自己分分钟被对方干掉。
王级强者每次实力的提升,都是质的提升。
其中差距之大,完全不能以道理计算。
不管如何,先看看情况。
若实在不行,那就只能使用最后杀手锏……跑路。
就算有神魂界可能暴露在修仙界的可能,他也要跑路。
与之相比,性命明显更加重要。
前者仍旧有回旋余地,后者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有如此想法。
郑拓关注场中局势,若出现自己无法掌控的局势,立刻跑路。
“归玄道友,你的神魂,我很喜欢。”
鬼仁义嘴角微微上扬。
望着此刻仍旧酷酷滴,面无表情的归玄。
“相信我,我会让你成为我手中最强鬼王之一,你与无面,将是我开拓未来疆土的先锋,相信我,终有一天,你与无面会成为这天地间仅次于我的存在。”
鬼仁义高举双手,似已看到未来某一天,自己君临天下的场面。
“鬼话连篇!”
归玄的回应干净利落。
其当即出手。
降魔指在度出现。
巨大的,漆黑的,如撑天柱子般的手指从天而降。
王级灵压降临,涌向鬼仁义,试图将其镇压。
“比刚刚还要强上一些的降魔指?”
鬼仁义抬头。
望着冲向自己的降魔指。
其手中一动,鬼草长剑出手。
抬手便是挥出一剑。
刷!
黑光闪烁。
瞬间从降魔指上擦过。
整个过程眨眼间完成,而那巨大的降魔指当即从中间裂开,分为两半。
鬼仁义强横无匹的实力在此刻展露无疑。
抬手劈开刚刚差点将他镇压的降魔指,此等威势,将归玄彻底震慑。
“大王境?”
归玄低语。
以他王级强者的感知,更能确认鬼仁义此刻境界。
“但你的大王境并不稳固,应该是动用秘法,强行将自身境界提升至大王境。”
归玄面对如此局面,仍旧能够理智分析,丝毫不慌。
“也就是说,只要我撑过你此刻这最强状态,你很快机会进入虚弱期,秘法这种手段,唯一的缺点便是如此。”
归玄低语。
道出鬼仁义此刻为何如此强大的原因。
“原来如此!”
郑拓反应很快,当即明白其中道理。
王级强者很特别。
在没有特殊情况下的情况下,王级强者很少隐藏实力。
因为他们的实力,已是修仙界最强横。
就算是传说级修仙者,也休想在修仙界针对一个一心只想跑路的王级强者。
因为修仙界的天道会制约传说级强者。
当传说级强者的手段达到一定峰值,修仙界天道就会出手压制。
若传说级强者仍旧一意孤行要干掉王级强者,那天道就会给予传说级强者惩罚。
那种级别的惩罚,对传说级强者来说都是无法承受的级别。
或许。
传说级强者会因为那种惩罚而跌落境界,甚至陨落。
所以。
在修仙界中,王级强者才是真正的宠儿,真正的巅峰存在。
既然王级强者有如此地位,便很少有王级强者会隐藏实力。
以鬼仁义的性格,其若是王级中的大王境,恐怕并不会隐藏自己实力。
那么此刻。
便如归玄猜测般。
鬼仁义实力暴涨的原因是动用了秘法。
而秘法的持续时间是有限的。
只要撑过这段时间,鬼仁义必将进入虚弱期。
“哈哈哈……聪明的家伙。”
鬼仁义大笑。
“知道又何妨,你以为,凭借你龟族的防御就能撑过这段时间,来来来,我会让你感受到什么是绝望。”
鬼仁义抬手。
鬼雾涌动,冲向将神魂界包围。
明显能够感觉到,此时此刻的鬼雾,比刚刚的鬼雾强横数十,上百倍不止。
嗖……
鬼雾之中,传来震荡之声。
一柄古树大小的鬼草神剑,浑身漆黑,待得毁天灭的冲击力杀向归玄。
归玄见此,当即催动法门。
他整条手臂化为漆黑之色,上面魔龟道纹涌动,攻击力与防御力皆有巨大提升。
“定!”
归玄二话不说。
以手掌化剑,狠狠戳向杀来的鬼草神剑。
铿锵!
二者相撞。
在鬼草神剑可怕的冲击下,归玄根本无法承受。
他整个人被那鬼草神剑疯狂冲击的不断后退,完全无法对抗。
“该死!”
归玄爆粗口。
他另一条手臂当即化为漆黑之色。
魔龟道纹涌动,让整条手臂无坚不摧。
出手。
以两条手臂抵挡鬼草神剑冲击。
就算如此。
他仍旧被冲击出去足足万米距离才堪堪止住身形。
鬼草神剑因为被抵挡,转眼间消失于无形。
“呼呼呼……”
抵挡住鬼草神剑冲击的归玄,此刻大口喘着粗气。
明显能够感觉到。
其因为抵挡鬼草神剑,所以消耗巨甚。
整个人的气息减弱有明显减弱。
可以看出来,其归玄很吃力。
“归玄,你很聪明,但聪明又能如何,在绝对实力面前,你终究不过是我脚下蝼蚁罢了。任何的小聪明,在真正的力量面前,皆如浮云清风般无用。”
鬼仁义高举双手。
刹那间!
将神魂界包围的鬼雾之中,浮现出一柄柄与刚刚一般无二的鬼草神剑。
鬼草神剑密密麻麻,目所能及,布满天空。
望见如此一幕,郑拓感觉自己如芒在背。
幸亏自己足够机智,让二者互相搏杀。
不然。
鬼仁义这漫天鬼草神剑所瞄准的方向就是自己了。
归玄见此一幕,那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些许紧绷神色。
刚刚。
他亲身感受到了鬼草神剑的威力如何。
单凭一柄鬼草神剑的威力,已让他难以承受。
如今面对这近乎无尽的鬼草神剑,他当真感受到了一丝死亡的味道。
不过事已至此,他没有抱怨。
心念一动,周身魔气翻滚。
待得魔气散去。
一只小山般大小的黑色魔龟出现场中。
魔龟身形健硕,四肢宛若四根撑天的柱子般挺拔。
其背后龟甲坑坑洼洼,甚至存有裂痕。
那是他无数次战斗留下的光荣印记。
看似坑坑洼洼,甚至有裂痕的龟甲。
其出现后。
郑拓与鬼仁义同时感受到黑色龟甲那恐怖无匹的防御力。
还没有被攻击,便已显露出无与伦比的防御力。
可能,这就是龟族的特点之一。
“还真是一只防御力极强的魔龟啊!”
鬼仁义见此,露出笑意。
没有犹豫。
催动周围迷雾之中的鬼草神剑,一股脑杀向归玄所在。
華夏至尊守護神 冰糖南瓜
鬼草神剑强横无比,刚刚已有所展示。
此刻。
铺天盖地,无数柄鬼草神剑,带着慢慢杀意,冲向归玄。
神魂界因为如此级别的神通在度震动。
虚空不稳,有凹陷涌动。
而归玄见此一幕,其并未干巴巴站在原地,等待鬼草神剑杀来。
“呜呜呜……”
归玄口中发出地鸣。
地鸣之声化为音波,阻挡万万千鬼草神剑杀来。
鬼草神剑威猛,杀伤力十足,面对如此阻挡,仅仅只是被稍稍阻拦而已。
威势不减,继续冲杀而来。
见此,归玄在度出手。
他缓缓迈出一步。
嗡!
天地震动,似有莫名力量降临。
那向他冲杀而去的鬼草神剑受到这股力量侵扰,竟出现明显降速。
威势仍在,可与刚刚相比较,明显威势不足。
“玄武步!”
郑拓见此,当即露出惊讶之色
归玄刚刚走出那一步,竟然与鱼先生的玄武步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不过。
归玄的玄武步,明显与鱼先生的玄武步大为不同。
二者虽同源,但鱼先生的玄武步明显更正宗一些才是。
不过此刻玄武步是归玄以王级实力施展,正宗味道差了一些,但这强度绝对远远强过鱼先生数倍。
玄武步下,鬼草神剑被阻隔片刻,仍旧冲向归玄。
而归玄脚下的玄武步并未停止。
其那巨大的龟足,在度迈出一步。
嗡!
莫名力量继续降临场中。
万万千鬼草神剑冲杀的速度骤然降低。
玄武步的强横在此刻展露无疑。
归玄见此并未收足。
脚下玄武步,又迈出两步。
两步玄武步走出,那攻向他的万万千鬼草神剑,竟神奇般的被定在虚空之上。
似乎在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将万万千鬼草神剑压制,让它们无法动弹分毫。
鬼草神剑毕竟是神通。
在被压制片刻后,全部化为鬼气,消失于当场。
寂静。
场中只有寂静。
郑拓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归玄的玄武步竟如此强大,转眼将鬼仁义的强横手段破除。
要知道。
刚刚单凭一柄鬼草神剑就差点让归玄吃亏。
如今这万万千鬼草神剑,怎么说也能将归玄打个半死。
没成想。
玄武步下,万万千鬼草神剑竟被破除。
归玄这个家伙,当真是深藏不漏。
“厉害,厉害,真是厉害。”
鬼仁义连连点头,并未因归玄手段非凡而被吓到。
相反,他很兴奋,非常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