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ovb都市异能小說 近身兵王-第2380章 斷網分享-06aef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苍浩也愣住了:“哪里有问题?”
“我以为你在其他国家,但你在运河城,运河城分体这么近,就算是公网硬件设施出了问题,按说也不应该造成这种形式的断网。”墨师有些担心起来:“你必须马上调查一下,我们在运河城的其他人,是不是也断网了。”
苍浩立即开始到处联系,从安全部队到血狮运河公司,再到卡科日亚军工联合体,血狮雇佣兵在整个运河城的全部单位都调查了一遍,结果更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在苍浩和庞劲东断网的同时,这些单位网络状况正常,但其后不久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断网或者数据传输缓慢。
墨师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只有一种解释……有人在对我们发动网络攻击。”
“黑客行为?”苍浩急忙问:“那恶魔们矩阵系统内部有没有异常记录?”
“没有,如果有的话,系统就自动报警了。”墨师告诉苍浩:“但是,矩阵系统内部记录,并不能说明所有问题,因为只能记录针对矩阵系统本身的异常访问。但是,如果有人在外网制造故障,矩阵系统这边没有任何反应,至于这种故障是怎么造成的,究竟是认为抑或只是普通故障,我们就更无从知道了。”
“现在应该怎么办?”
“让我调查一下,在断网的时间里,有关外网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墨师的这个调查需要不少时间,好在墨师正在不断招募人手,而且手下已经有了很多超一流的IT工程师,因为可以有效分工,这在极大程度上压缩了所需时间。
结果墨师发现,在苍浩等人断网的同时,运河城公共网络某些部分,发生了数据拥堵。
这就有点像是重度交通堵塞,因为路上塞满了车,结果所有车都寸步难移,事实上交通就是瘫痪了,这是断网的主因。
同时这也意味着,断网受害者不只是血狮雇佣兵,凡是处于数据拥堵网络内的人,当时基本上都是断网状态,当然这影响不是很大,而对血狮雇佣兵的影响就太大了。
尤为重要的是,这种数据拥堵是人为造成的,有人故意向这些网络发送大量毫无意义的垃圾数据,打一个不是很恰当的比方,就像有人在高速公路上不断丢下废弃的车辆。
“这正是一种黑客攻击。”墨师十分肯定的告诉苍浩:“这是一种非常原始,但也非常有效的攻击。我推测对方预判出你们与矩阵系统连接,需要使用公网的哪些部分,然后在这些部分制造数据拥堵,再然后你们就断网了。由此可以说明两点,第一是对方非常了解我们,甚至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也知道矩阵系统在什么地方,并且据此设计出了一种算法,根据这个算法判断出你需要使用公网哪些部分;其次是对方不仅有着高超的软件水平,同时还有强大的硬件基础设施,这种数据拥堵式的攻击,在早期的互联网非常常见,因为那个时候带宽很窄。如今其实已经不多见了,因为网络速度越来越快,带宽越来越宽,这种原始攻击难度非常大,需要有非常强大的超级计算机才行。”
苍浩长呼了一口气:“好吧,我一直都以为,矩阵系统安全无忧。”
“世上没有绝对安全的系统,肯定存在一定漏洞,就算自己内部没问题了,也无法保证外部环境,而这一次就是外部环境出了问题。”顿了一下,墨师补充道:“尽快完成我们的低轨卫星系统,矩阵系统的安全性可以提升两个档次。”
“尽快制定计划,我会尽可能调动资金支持,项目名字我都想好了——血狮星座。”苍浩更关心的仍然是这一次断网:“重要的是如何查出网络攻击主使者。”
“我会用矩阵系统追查拥堵数据的来源,可能查得到,也可能查不到。从对方表现出的技术水平来看,后一种可能性居多……”墨师也是无奈:“如今的网络世界浩瀚无边,远远超过人类的真实世界,毕竟数字构建的任何东西都可以无限扩展,如今的局面跟矩阵系统建立初期都已经不一样了,想要在其中找出点什么无异于大海捞针。”
苍浩与墨师研究断网事件的同时,暹罗国王在王宫再次召见提轮。
对于世界各国的谴责,国王已经知道了,提轮才刚跪下来请安,国王就把一摞报纸摔在提轮的脸上:“自己看!”
提轮不用看报纸,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在紧张之下,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对不起,陛下,我不知道事情会这样。”
“你以为事情会怎样?”国王冷笑着道:“你做事之前难道不想好了吗?”
“陛下,我认为这正是我们表明态度的机会……”
国王楞了一下:“什么态度?”
“陛下有没有注意到,对这一事件反应最激烈的,竟然是西方国家!”提轮义正辞严的斥责道:“多年以来,西方阵营以人QUAN为借口,肆意干涉他国内ZHENG,甚至到处发动战争。以前是中东,为了石油,这一次搞到我们头上,我不知道目的何在,但如果我们妥协了,就等于我们变成西方的傀儡了!”
国王听到这话,陷入深深的思索,一时没说话。
“多年来,我们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跟东西方两大阵营关系都非常不错。我们参加了不结盟运动,不与其他国家形成军事或者政ZHI同盟,虽然说我们内部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外部国际环境一直都非常好,甚至可以说,全世界没有几个国家,有我们这么好的外部环境。”顿了一下,提轮继续说道:“现在西方施加压力,摆明了就是要把我们培养成为傀儡,如果这一次我们妥协了,等于是倒向了西方阵营,那么跟其他国家的关系怎么办?”
国王阴沉着脸说了一句:“继续说!”
“尤其是华夏,最近几年跟西方阵营关系非常不好,如果在这个时候我们倒向西方……当然了,我们不是真的倒向,但如果我们屈服于压力,肯定会让别人这么认为。”提轮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华夏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全球第二,而且距离我们非常之近,更不用说,这些年来我们的经贸,极大程度上依赖于华夏。仅仅是华夏游客,就给我们贡献了巨额税收,以及大量的就业机会,如果得罪了这样一个北方强国,今后我们该如何自处?!”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国内继续军GUAN状态,国际上不管说什么,随便他们。”提轮满不在乎:“类似的事情又不是没有过,哪个国家在这方面屁股干净,只要拖上一段时间,大家也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好吧。”国王觉得挺有道理:“你先下去吧。”
国王接见提轮的时候,王妃一直在旁边听着,但没说话。
等到提轮走了,王妃很小心的道:“陛下,我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别人说这种话的时候,不管我爱听不爱听,都会说出来。”国王满不在意的呵呵一笑:“你就直接说吧!”
“我们现面临的局面非常被动,而是提轮一手搞出来的,如今提轮不肯反省自己的错误,反而推卸责任说是西方试图干涉我们的内ZHENG……”王妃觉得即便从中立立场上来说,提轮做的也确实太过分了:“可谴责我们的不只是西方,华夏也谴责我们了,东盟甚至都把我们会员国的资格暂停了。”
“也对啊……”国王站起身,来来回回走着,眉头紧皱:“但局面如此,我们又能怎么办,难道要我出去赔礼道歉吗?”
王妃没什么政治经验,自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只好不说话了。
等到国王回去休息,王妃找了个机会,给差瓦立打去电话,说了一下经过。
差瓦立深感无奈:“我们这位陛下并不糊涂,然而心中缺乏定见,别人怎么说,他就怎么听。尤其是提轮还真有点口才,竟然把矛盾引向西方试图干涉,这可算是抓住了陛下的要害。”
王妃不明白:“怎么讲?”
“提轮至少有一句话没说错,我们的国际环境非常好,除了南方地区有些人勾结大马发动叛乱,我们跟其他国家和其他国家组织的关系都很不错。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外部环境,王室才能给自己积累起如此庞大的产业,并且有机会在世界各地到处投资……”差瓦立非常清楚国王害怕什么:“陛下可以不把民众的诉求当回事儿,但必须在意外部环境的改变,如果一不留神导致我们陷入孤立,陛下的生活可就没有现在这么逍遥了。”
王妃终于懂了:“那么我该怎么办?”
“少说,多听,有时及时向我汇报。”差瓦立眼下也没什么主意:“需要你做什么,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一锅鲲鹏炖不下 鹰刀
差瓦立放下电话之后,把情况告诉了苍浩,让苍浩有点哭笑不得:“这个提轮口才还真是可以啊!”
“陛下决定继续军GUAN,意味着王家军仍然掌控局面,我们毫无翻盘的可能。”差瓦立满面愁云:“你是不知道,王家军设立了几条封锁线,就在内个不远处,任何人进出都要查验身份,还必须说明自己的目的,搞得内阁任何正常工作都无法开展。明面上,王家军没有发动兵BIAN,实际上是把内阁置于枪口之下,跟兵BIAN区别也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