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iqe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傳奇藥農 起點-第九百四十八章 主動出擊戰強敵-u9uec

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
气劲弹丸爆炸的力量,将火焰月牙撕扯成碎片,向四面八方飞溅。
出乎意料的是,其中飞在最前方的那道火焰月牙,因为距离三人太近,所以被弹丸炸碎后飞溅的火苗沾上了司徒师兄和另一位师弟的铠甲。
火焰好像虫啃叶子那样,在坚固的法器铠甲表面蔓延,不断烧蚀金属。
司徒师兄反应非常快,立即启动铠甲中的机关,将沾染火焰的部位咔咔全部弹射出去。
旁边师弟看到后,也立即采取相同措施,将沾有火焰的甲片分离。
“快撤,我们打不过这东西!”
虽然铠甲破损失去大部分功能,但他们毕竟还是修炼者,有架光飞行的本事。
三人以最快速度飞离此地,途中都不敢抽出时间回头观察。
那只镰刀蜥蜴形状的怪,看到三人飞遁逃走,并没有有显露出生气或急躁的态势。
它依然慢悠悠地往前走,认真勘察每一寸土地。
它是将军派出的哨兵,按照命令,要为后续登录流星抵达清空出降落区域。
千奇银堡,云袖大陆十大宗门之一。
重生之淩駕者 凝視紫眸
作为最擅长制作法器、机械、傀儡的宗派,千奇银堡的所在地也非常特殊。
只是一整座山峰,但山峰外围被金属包裹,那些金属层层叠叠构建成房屋、墙壁、以及柱子,形成一个直径近千丈的巨大圆球。
这个金属圆球将整座山峰包裹其中,山峰作为圆球最中心的支撑点,保证这个规模超大的金属球不会随意滚动。
这个金属球,就是千奇银堡的宗派所在地,千机堡。
据说这个直径千丈的巨大球体,不仅仅是建筑,更是一件威力无穷的法器。
可是数百年来,没有人见识过这件法器的威力。
無上大宗師
而且到访的修炼者发现,千奇银堡的建筑经常修修补补,似乎这件巨型法器尚未造完。
今天千机堡内严阵以待,因为一名姓司徒的大弟子带回了关于怪的消息,并准确描述出怪的位置以及现在的状态。
千奇银堡的堡主从未对外界公开过真实姓名,就连长老们也不知道,他只有一个至尊名号,成为妙手至尊。
听堡内辈分较高的长老们说,妙手至尊是上一任堡主亲自培养、提拔的,可以算是关门弟子。
上一任堡主过世前ꓹ 直接将堡主之位给了妙手至尊,根本没有办选拔或交接仪式。
因此千奇银堡里不少人认为ꓹ 妙手至尊就是上一任堡主的儿子,所以才会这样直接继承堡主之位。
千机堡中央大殿中,妙手至尊已经将法器铠甲穿戴完毕ꓹ 对着高台下方一众长老与弟子们动员喊话。
“千奇银堡位列云袖十大宗门,就要拿出十大宗门的样子。
如今有怪上门进犯ꓹ 我们必须要给予最强力的回击。
其一保卫千机堡,其二为云袖大陆除害ꓹ 其三扬我千奇银堡的威名!
所有战甲门长老与弟子听令ꓹ 穿好各自铠甲,随我出发阻击。
傀儡门和器械门的人留守千机堡,如果有其余敌人进犯,利用堡内机关防守反击。”
话音落下,将近两百七十多名修炼者齐刷刷站出人群,他们都是战甲门的弟子与长老,身上已经穿好了法器铠甲。
妙手至尊扫视众人ꓹ 头盔的金属面罩啪嗒一声合上,双眼位置的琉璃片亮起蓝色电光。
头顶上方传来一连串金属摩擦声ꓹ 大殿顶部的金属板缓缓打开ꓹ 露出一个方形的起飞窗口。
“出发!”
他振臂一呼ꓹ 金属鞋底喷射出两道发亮的气劲洪流ꓹ 推着身体如箭矢般从窗口飞出。
两百七十多名战甲门的修者,同时将气劲注入铠甲ꓹ 紧跟着妙手至尊从窗口离开千机堡。
萬丈紅塵湮沒誰
生化危機之求生之路
天气已经入冬ꓹ 山峦那茂密的林木逐渐枯黄ꓹ 绿色正一点点消退,为来年春天的勃发积蓄力量。
时间过去了七天ꓹ 在灵翠山。
郑秋捧着一颗表面粗糙犹如岩石,颜色灰扑扑的椭圆形球体,来到灰蛟拔虚叠居住的大房子。
他推开门,发现拔虚叠正盘在房间中央睡大觉。
走过去抬脚对着拔虚叠踹了几下,凭郑秋被缠龙金印加持过的力气,顿时将拔虚叠踹得扭动起来。
它张开大嘴,直起身子正准备发出怒口,朦胧睡眼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这不是郑秋嘛!
自己不能对郑秋发脾气,要是闹得不愉快,很有可能自己会被赶出灵翠山,到时候就没地方住了。
它揉揉自己被踹麻的肚子,用些郁闷地问道:“你干嘛踹我,太粗鲁了,比我那些哥哥们都粗鲁。
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郑秋将怀里的椭圆球体举起来,展示给拔虚叠看:“你帮我看看这个。
九轉蠻神訣
我怀疑这东西是一颗蛟蛋,可是用了很多种方法都没法孵出来,是不是弄错了?”
这就是郑秋从大荒孤城,城主宫殿的秘密宝库中弄来的蛋。
傾國暖寵:邪魅王爺紈絝妃
婚你莫屬 吉鑫高趙
之前他向蛋中注入气劲,蛋没有任何反应。
注入神力,蛋只吸收了一小部分,同样没有结果。
忘憂草的愛
连神力都不灵了,郑秋实在拿不出其他办法,只好把蛟蛋抱来给拔虚叠看看。
或许拔虚叠作为蛟,有特殊辨别方法,能弄明白这颗蛋有什么问题。
听到蛟蛋二字,拔虚叠来了兴趣。
它捏着爪子小心翼翼结果郑秋手中的灰色球体,凑到鼻子前闻来闻去,还伸出舌头舔了舔。
片刻后,拔虚叠得出结论:“没错,这确实是蛟蛋。
重生民國之烽煙
嗯……有点像石蛟一系的蛟蛋,他们的鳞片颜色就是这样。”
很快,它似乎也察觉到了问题,沉默下来又开始仔细检查。
过了很长时间,拔虚叠有些不确定地说道:“这好像是颗伪蛋。”
郑秋从没听到过这个词,顿时一头雾水:“什么叫伪蛋?”
諸天仗劍行
“就是孵不出蛟的蛋!”
“啊,为什么?还有蛟蛋孵不出蛟这种说法?”
拔虚叠的后爪在地面上磨来磨去,发出难听的噪声,眼眶上鳞片皱起,似乎在犯愁如何向郑秋解释。
思索了好一会儿,它才想到合适的说法:“你们人类不懂生蛋,蛋和怀胎不一样,只有注入过精气的蛋才能孵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