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or5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txt-第六百八十四章 不好意思的笑容-zojwl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不好意思啊,老乡。我好久都没见到过人了,止不住地就又说远了。”
屋里,寒风透过屋门边的缝隙,依旧往着屋里钻着。
年轻军人说着话,转回头,先是摸了摸蹲在他旁边的军犬,再转过头来,对着廉歌,有些不好意思着说道。
廉歌闻声,转过视线,微微摇了摇头,
“老哥说就行了。”
都市之群狼夜行 染指天下
年轻军人闻声,笑了笑。
再看了眼年轻军人,廉歌再转回了目光,望向了屋外。
“老哥,你还记得,你是怎么……”
“……老乡……小兄弟,你是想问我是怎么死的吧,也没什么不能讲的。”
年轻军人接过话,笑着应着,紧跟着,脸上露出些不好意思的神色。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我到山底下,隔着有几十里的营地里第八年的时候,我也是老兵了,当了个班长,头回上来过后,每年我都有上来,慢慢好像也有些习惯了……那年也是冬天的时候,轮到我们班上来这个哨点执勤,我们班上正好有个第二年的新兵,那是他头回上来,我是他班长,就跟他一起上来了……”
说着话,年轻军人再抬起了头,透过那模糊了的玻璃,望着屋外,有些出神,停顿了下,接着说着,
“……刚开始的时候,我看着他,他就跟我一样,看着这漫山遍野,到处都是雪的模样,很开心,还有些兴奋……然后等兴奋劲头过去,一下就焉了……那年雪下得特别大,比我之前几年上来的时候,好像都要大很多,他兴奋劲头过去了过后,正好遇上下暴雪,我们只能就待在这屋子里,出不了门,没办法出去巡逻,也做不了其他事情……雪一下就是下了好几天,连着几天都没怎么见小,就跟落不完似的。我们就只能每天待在这屋子里,每天看着这屋外面落雪……”
“……那个新兵,他是个很闷的人,在底下营地里的时候,就不怎么喜欢讲话。上来过后,就带了几本书,在那看,开始兴奋劲在的时候还好,后来被大雪堵在这屋里几天过后,我就看他情绪慢慢地有些不对劲了……别得人这时候都恨不得两个人能一直说话,一直扯东扯西……他本来就不怎么喜欢讲话,到后面的时候,就更不说话了,我跟他讲话,他反应也像是慢了一拍,带来的书他也不翻了,每天就坐在这桌子边上,直愣愣地发神……到后面大雪又落了几天的时候,我倒是还好,上来过几次,已经有些经验,但是看他,他情绪越来越不对劲了,我跟他说话,他有些时候都没回应,就愣愣坐在那儿……有时候我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都能看到他直愣愣坐那儿……我尝试着按营地里心理医生说得,给他做了下心理排解,发现没用过后,我赶紧趁着雪下得稍微小点的一会儿,给营地里联系上,让人把他给接了下去。”
“……他才下去过后没过多久,雪就又下大了,这上面就剩下我和他,就是小虎,小虎也是个新兵,头回上来这个哨所。”
说着话,年轻军人低下头,再看了看身旁的军犬,军犬也抬着头,望了望他,再蹭了蹭他的裤腿,
“……我班里那个新兵下去过后,我想着,离这次执勤完一个月,也就剩下不到十天时间了,加上我也上来过几次了,我感觉自己也有些习惯了,一个人守在上面也没什么,就打电话回营地,给底下的人说,让不用再派人上来了,我一个人守完一个月,等完成任务,再派人过来正常接班就行了。”
“……接电话的是我老首长,听到我这说,直接就说我在放狗屁……他会派人再上来,还让我每天都给底下打电话,要是我想说话,直接给我拖个兵过来,守在电话跟前陪我说。”
说着话,年轻军人抬起头,再望着屋外,脸上露出些笑容,
“……不过,我班里那个新兵下去过后,这上面的雪下得比之前更大了,不光我出不去这门,连着几天的暴雪还封了山……下着这么大雪,也很容易就在雪地里迷路……底下也只能过个几天再派人上来……”
“……我就和小虎,待在这屋里,小虎每天就在这屋里这点地方来回转悠,还抬着头,朝着窗户外面叫个几声,我就在这屋里出操,然后唱歌,唱国歌,给小虎讲我小时候的事儿,我亲戚的事儿,我战友的事儿……”
“……到第二天的时候,我和山底下的电话断了……可能外面下那么雪,影响了哪儿,电话故障了,我和山底下联系断了……”
“……然后,我就接着再这屋里转圈,看窗户外面落雪,然后把首歌反复反复,翻来覆去的唱,然后给小虎讲故事,给自己讲故事,先自己编,自己编了过后又跟自己讲……小虎就在这儿屋里来回的,来回的转……”
“……然后,就那么过了两三天吧,或者更久点……那天晚上,还是在下雪,下暴雪,雪花不停地往地上落,地上的雪积了一层又一层……我推开门,去旁边门,想去旁边厨房,拿下火柴……屋里的蜡烛熄了……我刚打开门,这时候,小虎就跟发了疯一样,朝着屋外面跑了出去,跑进了雪中……很快就窜得不见了……”
“……我赶紧就跟着,也跑了出去……去追他,一边追,一边喊……然后到处都是除了黑漆漆的夜色,就是白茫茫一片,我在雪地里走了很久,都没找到小虎……然后慢慢地,我越来越感觉冷……然后等我意识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雪地里迷路了……再然后,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就成了现在这样。我的尸体就在旁边,小虎也守在我旁边,绕着我旁边……”
年轻军人说着话,再低下头,望了望那军犬,
军犬似乎听懂了年轻军人的话,嘴里发出着些低鸣,望了望年轻军人,再蹭了蹭年轻军人的裤腿,
“……没事儿,不怪你,那时候你也是个新兵呢,我光顾着自己调节心理,忘了给你也会受到影响……”
说着话,年轻军人伸手抓了抓军犬脖子上的皮毛,笑着,再抬起了头,望了望这屋里,再看向了屋外,
“……再然后,我就带着小虎回了这儿,接着值守这个哨点……再后来,这个哨点的位置迁移了,这个哨点就荒废了,不过也留着,没有拆……好像是留给我和小虎……”
“……我们就一直在这儿,可能是有些放不下,想帮着看看,巡逻,值守下这块地方。”
说着话,年轻军人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着,脸上露出些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