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劍骨-第四十一章 凡俗之身,比肩神靈分享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大日高悬,照耀树界。
光与影铺就的长阶支离破碎——
染血的老龙尸体,随万千碎片,一同坠落。
白帝静静悬浮在空中。
他作为一个旁观者,冷血地注视着自己宿敌的陨落……时间长河那一战,他既没有出手,也没有逃走。
原因很简单,芥子山和龙皇殿对峙多年,未有胜负。
那个老瘸子,在多年前受了一次伤后,便不再冒险,求稳求到了极致……明明早已登上极致巅峰,却从不犯错。
他白亘不在乎自己的对手,是怎么死的,只追求最终的结局。
只要死了。
这百年来的两域之争,便是……他赢了。
看到龙皇陨落,白亘甚至冷漠地笑出了声。
“死得好。”
时停领域破碎之后——
白帝缓缓抬眸,望向屹立树界穹顶的陆圣。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劍骨》-第四十一章 凡俗之身,比肩神靈分享
观摩时间长河那一战后……白亘已经知道,自己和陆圣对决的结局。
纵然拥有灭字卷,他也不可能是陆圣的对手。
不得不承认,眼前男人,是自己平生仅见,以凡俗之身,比肩神灵的人物。
人间无敌,当之无愧。
那老瘸子,竭尽全力,都未能使陆圣流一滴血……自己炼化灭字卷,单论杀力,要比瘸子高上一层楼。
可面对这大成的纯阳金身……依旧只感受到绝望。
想打破陆圣金身,仅凭一卷天书,恐怕希望渺茫,微乎其微。
至于逃?
更不可能。
龙皇以“时停”领域逃离,都没有成功。
在这陆圣掌控的树界,缩地成寸逃走的概率,只会比时停更低。
心念已决!
斩月大戟在先前一战被崩碎,白亘默默从眉心摘下一缕黑芒。
灭字卷缭绕扩散,最终化为一轮缺月,被他握在掌心,激荡出层层叠叠的杀念,从虚无状态,凝化成为实质。
他决意与陆圣殊死一战。
……
……
陆圣皱起眉头,瞥了一眼身后。
即便时之卷,将时间凝固了,自己和龙皇的那一战,依旧引起了树界震荡。
这种境界的战斗,真正全力施展,可以将整座树界毁灭。
即便自己取得绝对压制……也无法阻拦黄金城震荡的产生。
每一招每一拳,对周遭空间而言,都是难以承担的负荷。
这也就导致了,悬空岛光明殿堂深处的石板,缝隙加大,狭长石匣已经有了镇定不稳的趋势。
山主的细微动作,被宁奕和周游都看在眼里。
黑暗深渊的影子,因为皇之战的震荡……更加迫切地冲击着封印。
再打下去,山主固然能取得胜利,可深渊里的黑暗生灵,又该如何镇压?
看到白帝拔出灭字卷缺月,山主眼神凝重。
这是决定与自己拼命一战了。
“这一战,好好看。”
山主对宁奕传递了一缕心念,柔声道:“八卷天书……炼至大成,每一卷都能发挥出不可思议之威能。”
而白帝,是完美炼化灭字卷的大成者。
话音初落——
白帝双手持握黑色缺月,不见如何动作,只是轻轻抹过一线。
这一线,在陆圣头顶斩落,原本不过数尺长短,落下之时,已成一道撕天裂地的巨大黑色沟壑。
光明也好,黑暗也罢,通通被灭字卷杀念吞噬!
“轰隆隆~~~”
树界上空,被灭字卷指引之力,撕开一抹裂缝,虚空乱流破碎激荡,整座黄金城,乃至整座龙绡宫,都受到了影响。
陆圣皱起眉头,陡然伸出左手,五根手指,向着头顶巨大沟壑抓去。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枚巨大手掌,攥住了黑色沟壑。
陆圣闭合五指握拢拳头,微微闷哼一声。
天地之间,响起砰的一道炸裂声音!
白帝面色苍白,面对自己灭字卷的全力一击,不是对撼,而是选择尽数压入掌心,自己吞入?
而穹顶那道撕天裂地的杀念沟壑,竟就真的被这么硬生生抹平了。
这是何等可怕的掌控力和自负?
陆圣上前一步,身形消失在原地。
白帝面色骤变,立即施展缩地成寸。
两道身影同时消失,又同时出现。
让白亘惊骇的画面出现了。
只是一步,陆圣便抵达了缩地成寸后的自己身前,毫无花哨一拳打出。
他无法理解……这是怎么做到的?
提前预测了自己的行动?
还是说……陆圣的速度,比自己缩地成寸更快。
这一拳,打在灭字卷凝化的缺月之上!
白亘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轮太阳打中了,带着万度炽温,在一瞬之间,便要将自己融化。
在时间长河观战之时,即便感受到了陆圣的强大,有了心理准备……在与陆圣真正搏命交手的这一刻,白亘依旧被打得有些怀疑人生。
明明同为生死境。
明明距离不朽,都差那么一丝。
甚至自己还炼化了完整的灭字卷!
可为什么……自己完全被碾压?
陆圣毫不留情,抬手一拉,悬在空中的那轮炽日直接坠沉,将二人吞没在内,数万道金光在这一刻齐齐迸发。
宁奕终于明白……千手师姐的成名绝技,从何而来。
山主在这一刻化为了一尊巍峨古佛。
千条手臂,万丈金身,坐于大日之中。
炽日之中,白帝也展化法相,化为一头巨大金翅大鹏鸟,眉心有一枚猩红龙鳞,赫然是有化龙之姿。
单看法相,这位东妖域主人的本命妖身,虽然不及灞都城大师兄那般庞大,可也堪比一座大隋城池,每一寸妖羽都闪烁饱满金光,沐浴佛性。
据传在两座天下未分南北之前,在原始的那只金翅大鹏鸟,乃是佛门出身的信徒,被古佛捧在掌心,享受檀香诵经之香火熏陶。
所以芥子山上,有着“琉璃盏”内枯灯复燃之神通。
可如今。
在陆圣大成的纯阳金身面前,白帝所化的金翅大鹏鸟,却当真像是一只稚嫩的掌心鸟雀。
白帝搏杀金佛,被千条手臂捶打,炽日之中,满是金灿鲜血,翎羽破碎。
他时而化为人形,催动灭字卷,施展千种神通,时而展露妖身,搬动万钧神力,奋力撼击穹宇。
可在宁奕周游眼中来看……炽日中的战斗,从头到尾,都是蚍蜉撼树。
与龙皇一样。
即便执掌灭字卷,白帝亦无法击破纯阳金身。
在佛陀千手笼罩的神通之下,他搬动所有杀法,都没有一丝效果。
令人……绝望。
大日炽光中,陆圣缓缓来到白帝面前,伸出左手。
白亘浑身都是鲜血,几近竭力。
此刻他杵着黑色缺月,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躯,缓缓抬头,望向眼前男人。
陆圣被炽光笼罩,看不清面容,只能看到光芒中伸出的那枚手掌。
掌心向上,像是施舍。
可从陆圣的声音中,白帝听不到一丝一毫的慈悲,怜悯。
“灭字卷。”
要他交出灭字卷,便是要他……交出成就不朽的那缕希望。
白亘凝视着那枚手掌,低声笑了。
事已至此。
他……还有得选么?
东妖域皇帝停直脊梁。
闭上双眼,脑海中回忆着厮杀的细节。
忽而一道灵光闪过,他颤抖的声音忽然变得平静下来。
“陆圣……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生死之战,连一分胜算也没有。”
“但算起来……我也是比那个老瘸子要强的,至少在你的手心,留下了一道痕迹。”
这句话,让陆圣怔了怔。
他低下头,凝视着自己伸出的那枚手掌,一道浅淡的白痕,如一轮斜月,烙印在掌纹上。
是自己捏碎灭字卷全力一斩,所留下的痕迹。
……
……
白帝再度睁眼,瞳孔化为一片纯粹的雪白。
他幽幽道:“从一开始,你就在保护这座树界……你害怕这里被摧毁?”
炽光中没有回应。
白帝轻声笑了,望向穹顶的那座悬空岛,“还是说……你在保护那个地方?树界毁了,黄金城毁了,那个地方……都会毁去?”
陆圣神色复杂,看着白亘。
他知道,自己没有回应,对白帝而言,便是最大的回应。
这其实是……不可阻拦之事。
亦是他最担心的事。
白帝陡然发力,向着这轮炽日撞击而去。
陆圣瞬间横移,来到了白亘面前,一拳打出,这一拳本该直接打穿这位东妖域皇帝的胸膛。
一蓬金红鲜血,迸溅而出。
这一拳,打穿了一头巨大的金翅大鹏鸟……
说是金翅大鹏鸟,已经有些不合适了。
白亘发出仰天长啸,神态癫狂,这幅场景宁奕极其熟悉,在灰界初遇之时,白帝便是这般模样。
此刻更是妖异!
此刻施展本命妖身的白帝,浑身翎羽,生长出赤红龙鳞,似鸟非鸟,如龙非龙,在绝境之中,突破了更高的一层境界,硬生生撞出了陆圣的炽日领域。
下一刻,白帝重新化为人形,因为本命妖身的变化,陆圣的那一拳稍稍偏移了位置。
白帝竭尽全力,掷出一抹漆黑的幽芒。
灭字卷的万钧杀力,射向宁奕周游所在的树界殿堂。
白发道士面色一变,拔出拔罪。
灭字卷杀力,先是一抹细线,在临近树界岛屿的那一刻,陡然炸裂开来——
千万蓬杀念,如烟火一般,在树界上空炸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