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5sd7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仙宮-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拜師燃火-iv06d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诵读经书的作用比他想得要大多了,不光帮他稳固了境界,连带脑海中的那个念字似乎都清晰了几分,看来心境的修行对血书也有好处。
他知道现在是他动身的时刻了,虽然他不想和他那些凶暴残忍之辈为伍,因为在他看来这和“认贼作父”没什么两样,但是陈虎以国士之礼待他,他就必须以国士之礼待陈虎,因此纵万死也不辞。
而且这次走火入魔让叶天明白了一个道理,修行路上,一旦下了决定,就不能犹豫,因为迟疑是会死人的。
因此,他马上决定不能在犹豫,要马上向着雏山赶去。
最后他神色复杂地看了看这个呆了几天的小树林,然后跪倒在地,举起右手起誓道:“列祖列宗在上,不肖子孙叶天投身邪派,愧对先人,愧对圣贤,其罪难恕。今在此起誓,绝不行那伤天害理之事,绝不与邪人沆瀣一气,如违此誓,天打雷劈。”
说完这些后,他站起身向前大步走去,衣衫飘飘中悠扬的吟诗声传遍了林间。
在他身后,几只眼神灵动非常的小猴子正依依不舍地看着叶天大步奔向那个晨光微煦之地。
三日后,叶天来到了燃火观的收徒之地——雏山。
说起雏山可能有人不知道,但是说起雏山附近的四大名城凡是大周国中人就没有不知道的了。
这四大名城虽然地处偏僻,但是景色美异,每年来此游玩和定居的人不计其数。
靈武帝尊 孤雨隨風
我和我的經濟適用男 人海中
正因为有了这个根基,燃火观才能久久不衰,源远流长。
就他所知,要是没有明湖,半月,篱林,龙山这四大名城每年提供优秀的弟子,恐怕燃火观早已经沦为三流门派了。
虽然早年燃火观曾经辉煌过,但是修行界的争斗比他想得激烈,残忍多,燃火观的衰落也几乎是在一夜间。
他一边想,一边来到燃火观的待客小亭中,只见那正在打盹的小童一看到他到来,立即吓了一跳,神色惶恐地道:“大爷是要拜师吗?”
叶天点了点头,那小童马上急急地逃也似地向着小亭后边的小路跑去。
对方的表现让他一愣,接着打量了他的衣衫,还算整洁,接着哑然失笑。
原来,他通马上记起他现在的样子可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彪形大汉,虽然身形细弱了点,但是气势逼人,那小童年龄幼小,那有不怕的道理。
经过这一件事,他紧张的心情也缓解了不少,心情微微轻松了一下。
毕竟,他将要去的地方乃是真正的龙潭虎穴,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这万劫不复可不是叶天夸大,在他的记忆中多得是邪道功法可以达到这个效果。
因此,即使叶天看破生死,也难免心中惴惴。
一小会后,那小童就气喘吁吁地跑了下来,先是小心地看了他一眼,接着将手中的一个小玉牌递给他道:“大爷拿好这个玉牌,沿着山道一直走过去,自然会见到你。”
接着又低眉顺眼地补充一句道:“大老爷有令,小的我就不能跟随了,还请大爷见谅。”
叶天点点头,接过玉牌,看了一眼那蜿蜒在树林间的小道,然后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
叶天捏着玉牌稳稳地走在阴湿的小路上。
突然叶天觉得体内灵力向着手中涌了一下,低头看去手中的玉牌发出微微之光,这让他心中惴惴不安起来,害怕灵力又出了问题。
接着他发现一个小小的竹屋出现在他面前,竹屋中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正在惬意地饮茶看景。
这倒是让叶天一愣,他还以为修行人住的都是华美大厦呢,想不到这人如此简朴。
看着这位神态悠然的老人,尽管他对燃火观有偏见,但还是忍不住生出一股好感。
在他看到老人的同时,对方也向他看来,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然后满意地点点头,向他伸出手来。
走到老人身前的叶天先是一愣,接着明白过来,马上将手中的玉牌递了过去。
身穿朴实灰袍的老人接过玉牌,放在手中眯起眼中仔细感受了下,冲着叶天微微一笑道:“后生仔不错,读过书吧。”
叶天心中一紧,好在他对明月老人的本事极为有信心,这才镇定下来,一拱手道:“老神仙真是目光如炬,确实读过几年书。”
足球臨時工 掉到天上去
老人哈哈一笑道:“看你少年老成的样,想不到说话还挺好听。你面带凶相,但是眼神温润如玉,一看就是读书明理的。身上气息虽凶悍,但玉牌上的灵力偏又有一股绵软之感,倒是有趣的紧。”
听了这话,叶天明白了刚刚体内的灵力为什么出现异常,不仅有点感叹仙家手段果然非同一般,一块牌子也大有文章,心中禁不住升起一股期盼之感。
不过他心中也有所警醒,修士无弱者,就算一个行将就木的看门老人都有如此眼光,如此稳固的气势,更不用说那些积年老怪,亏他还以为有血书在手就无敌了。
叶天是读过圣贤书的,从来都明白力量绝对不是制胜成事的关键。
他一边检讨他的过失,一边马上转变,眼神凌厉起来,一股张狂的气势也从身上散发出来。
看到叶天的表现,老人满意地点点头道:“这才像话,后生仔就应该这样,不然在这可是要受欺负的。你这个年龄能有如此成就也算是有机缘的人,又能够找到这,就先做一个外门弟子吧。”
说完,将手中的玉牌仍还给叶天道:“拿着牌子到东边的山峰到时候自有人会带你去住处去,等到月底会有人专门考核,通过与否,就看你的造化了。”
叶天接过玉牌,谢过了老人就向着老人所说的方向走去。
半天后,他来到山峰,一个满脸笑容的年轻人将他引到了住处。
这位名叫辛超的修行者倒是很热心,一路上和他聊个不停。
送走辛超后,叶天看着眼前只有简单家具的宅院,忍不住鼻子一酸,差点流下泪来,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涌上心头久久不去。
接着,他抬起头向着云雾环绕的山峰看去,心中想道:“燃火观,陈蝶,我来了。”
只是情形并不容他乐观,他把事情想得太美好,以为混进燃火观就能救出陈蝶。
但是,路上和辛超的那番交谈,他了解到外门弟子和记名弟子不过是给门派打杂跑腿的,就算是他当二十年外门弟子也不可能救出陈蝶。
只有两年内成为内门弟子,才有成功救人的可能,但这是不可能的,燃火观内有史以来最天才的弟子也是花了五年才成为内门弟子。
叶天不仅自问:“我可以吗?踏入修行几天的我能够超越那些旷古绝今的前人吗?”
但是很快,他眼中就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心中想道:“不行也得行,我有血书,有毅力,有浩然正气,不信做不成这件事。两年内,我一定要成为内门弟子。”
决心完成这个不可能的目标后,叶天就开始制定计划。
他的第一个拦路虎就是月底的考核,成功了就是记名弟子,可以有更大的发展前途,失败了,要等两个月才能考核。
但是,叶天等不起,他最缺的就是时间,因此月底考核他必须通过。
不过,问题来了,那个考核可是要求进行生死搏斗,非常残酷,而他只是一介书生,比读书写字,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打斗的话他连长剑是开单刃还是双刃都不知道,想要取胜简直是痴人说梦。
叶天来时就看了,其他弟子看起来个个神完气足,眼光像极了那些见过血的护城兵卫,这根本没法打。
若是一般人可能就动摇了,想着过两个月在考核也不迟,但是叶天没有,他是一个下决定之前犹豫,而下定决心后绝不迟疑的人。
因此他马上决定修行脑海中的功法,这是他最快能够缩短和其他弟子差距的办法。
这功法大概是明月老人留下的最珍贵的东西,来头也不小,是一门上古功法,但这门功法不适合他,不适合大多数人,因为它太难了。
选择这门功法对他修行极为不利,但是他别无选择。
叶天也知道一个人选择的功法实在是重中之重,因为修行者最不缺的是时间,最缺的也是时间。
修行者长寿长生,看似不缺时间,但是最普通功法的修行到后来也是极难精进,往往闭关一次就要耗费几十年的光阴,区区几百年的寿命实在不够用的。
这也是上古功法为什么没落,因为上古功法都是出了名的易学难精,威力大难修行,近百年来,修成上古神通者一个都无,反倒是很多修行普通功法者跳跃天谴成为人上仙。
所以很多修行者宁愿选择一些中正平和的功法也不会修行一些后期威力巨大,但是几乎不可能修成的功法。
脑海中的那篇万物引气诀他仔细看了,关于它的威力明月老人如果没有夸大的话,修成后确实有神魔难敌之威,但是实在太难修炼了,妄图修炼他的修士几乎此生无望成就大道。
和所有上古心法一样,这万物引气诀前期也是平平无奇,仅仅是中正平和而已。
叶天现在想要的就是低调行事,所以修习这乍看不起眼的心法倒是蛮合适的,这也是他选择这门心法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想做就做,叶天马上盘膝坐好,开始翻阅起脑海中的万物引气诀。
三國之大秦復辟 獨愛紅塔山
只是上古心法的晦涩玄奥远超叶天所料,仅仅是开始的几段文字,他就看得云里雾里,强行去理解甚至有头晕目眩之感。
好在他一人读书多年,心志坚定,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知道如何心平气和地处理。
慢慢地随着他对心法的越来越熟悉,他开始融入了那个玄之又玄的道之世界。
许久后,叶天从那种神奇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觉得似乎懂了许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懂。
待他仔细感受体内灵力,顿时心神一震,忍不住叹道:“难怪都说好的心法是修士第一重要的事,现在我真知道原因了。”
原来短短一段时间的领悟心法,他的灵力已经增长了一倍,而且丝毫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心法的重要性可见而知。
叶天知道心法这种东西不同于道法,你可以修行很多个道法,但是一个人一辈子只能修行一种心法,兼修或者中途换掉功法,对于修行极为不利。
而叶天一没后台二没天资,竟然敢修行上古功法,未免有点自寻死路的感觉。
不过,叶天只能选择万物生灵引气诀,因为他没有选择的权利。
想到这,叶天紧紧地握住拳头,脑海中想的只是燃火观如何可恶,如何丧尽天良。
良久后他的脸色平静下来,重新去体验那奇异的修行状态。
半夜的时候,叶天悠悠醒来。
明星化妝師 活著的海
奪舍之停不下來 呂天蝦
然后,他的右手轻轻地拍在了身前的书桌上。
超級逆時空強者 求死意已決
他面带笑容地看着桌子上的那个手掌印心想道:“这一下要拍在人身上,那绝对活不成了。”
叶天知道练到这里,这门心法算是堪堪入门了。
他一边心中暗暗自我告诫着,这只是万里之行的第一步,切勿沾沾自喜;另一边确实照实为这门心法的威力感到心惊。
師兄,我來渡個劫
紅樓八卦周刊 銀燈照錦衣
他知道练功多年的武人也能在这书桌上留下手印,但是几天前他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这上古功法的威力也太惊人了。
叶天不知道的是,吃了那枚果实,他已经拥有了过人的力量,只是没人指点,他不知道怎么运用这力量而已。
这心法不过是一把打开他体内宝山的钥匙,其功效并没有想得那么不凡。
不过,接下来叶天对这万物引气诀的修炼热情更加高涨了。
在他想来,修炼一晚就如此厉害,那么修炼几天,不就可以轻松取胜,通过考核了。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他还是太天真了,下半夜无论他怎么催动灵力,都没有一丝增长。
苦笑着摇了摇头,叶天知道他还是低估了上古功法的修炼难度,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了一个瓶颈。
叶天不甘心地试了几次,发觉始终不能突破,反而心浮气躁起来。
被吓了一大跳的他连忙开心在心中默诵起诸子经书来,终于将心中的暴躁压制下去。
只是他说什么也不敢修炼了,上次走火入魔的经历太过可怕了,就算是修炼心法的诱惑也难以压下这种恐惧。
一连三天,叶天都沉浸在对心法的领悟中,足不出户,苦修不已。
房间内,叶天慢慢睁开眼,仔细感受着体内微微流动一成不变的灵力,一脸地无奈和失望,心中想道:“看来短时间内,是别想突破这个瓶颈了,是时候四处走走了。”
他所谓的四处走走,当然不是无所事事地逛来逛去,而是要知己知彼。
毕竟,虽然他已经今非昔比,但是一则对手可是有几十个人,而且个个实力不俗;二则他的战斗经验极为欠缺,由不得他不小心。
经过那位看门老人的教训,叶天已经不敢小瞧任何一位修行人了,特别是那些年纪较大的。
因为有超级感知的能力,叶天比别人更容易探查其余外门弟子的情况。
他发现虽然这里的人大多看起来都是好勇斗狠之徒,但是其实并不是他所想的都是穷凶极恶之辈,甚至绝大多数的外门弟子都很不错,对那些奴仆也不打不骂,这倒是让他很诧异,还以为这里的都是脾气暴躁之徒呢。
叶天经过耐心的探查,他已经基本上搞清了所有外门弟子的虚实。
在他看来,有五个人需要特别注意,其他的人不一定没有高手隐藏着,但是李清尘,陈力洪,贺一星,徐若火,任强这五个人每个人都有着过人之处,由不得他不重视。
特别是那个李清尘,行事颇有出人意表之处,但是性情沉静,给叶天一种高深莫测之感,对于拥有超级感知的他,这种感觉很少见。
在叶天看来,这种感觉很多时候就等同于危险。
叶天虽然有识人之明,但是他更有自知之明,他知道他没什么实战经验,就算是压倒性的优势恐怕也不会轻松胜出,更别提势均力敌了。
因为功法到了瓶颈,他又不敢大肆使用血书的能量,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充分利用先知先觉的优势,一一分析对方的优劣,要是比斗时对上对方要怎么样。
首先是李清尘,因为看不出对方深浅,这个暂且放到一边。
其次是贺一星,这个人剑法出众,叶天看他练剑时,只觉一团寒光闪烁,顿生不寒而栗之感,他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对付。
倒是那个陈力洪叶天有几分把握,因为这位壮汉虽然力大无穷,拳法精湛,但是身法不行,速度上叶天使用灵力还是有优势的。
其他的像徐若火,任强,他也是感到很棘手,徐若火这位外表刚毅的漂亮女子很有一手,不仅鞭子玩的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