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2win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宿主笔趣-第五百七九節 工作與口糧讀書-q2i86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宿主
马铃薯同样也是配给品的一部分,主要用于取代黑面包。
为了得到一份食物,占领区的白人民众开始了忙碌,他们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工作到死”。
清晨六点,伦敦城就变得很热闹。
所有街口都设有官行,从早到晚都有人在那里检查户口簿并发放当日的口粮。户口簿的用纸和印章很特别,以各王国目前的科技水平来看无法伪造。发放速度很快,前一人检查,后一人直接递给事先切好的面包,或者称量过的土豆(有烘烤和蒸煮两种,但大多数发放品是生的,领取量也略多一些,根据各人不同要求)。
经常有手持伪造户口簿的家伙过来冒领,一旦发现当场被杀。官行广场上随时都竖有挂着尸体的木杆,或者是切成大块的碎尸,人头装在铁笼子里……这种震慑手段最初很管用,可后来看多了,甚至一些当地平民举报伪造者后得到奖励,亲自参与杀人的过程,他们对尸体本身产生了免疫,与其说是被迫服从,不如说是思维早已变得麻木。
伪造户口簿是一门大生意。占领区内有很多白人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得到身份证明。逃犯、抵抗者、雇佣兵、不甘心失败的贵族、懒鬼和闲汉……他们无法通过正规途径获取生活必需物质,也没有得到工作的机会。天浩用这种办法对白人群体进行甄别,进而肃清其中的暗藏分子,稳固统治的同时对反对者残酷虐杀,非常管用。
懂得持家的人往往都会提前,也就是在前一天省下少许口粮。那往往是一小片面包,或者半块土豆,当做第二天的早餐。他们会把第二天领取的口粮按照同样比例分配食用,这样就能节省上班途中的时间,不至于那么急。
绝拳 湖底檀
修昂公司改名了,现在叫做“帝国联合钢铁企业撒克逊分部”。绝大部分撒克逊平民都是文盲,他们看不懂英文,更不懂得拗口难辨的龙语,仍然按照从前的习惯使用“修昂公司”这个词。然而帝国管理者不管这些,监工挥舞着皮鞭,而且还要蘸上辣椒和盐水,他们狠狠抽打着那些不识字且以“我是大老粗我光荣”的家伙,让他们在鬼哭狼嚎中被迫学习,很快以字正腔圆的龙语认识这个世界。
第一套蒸汽机生产线从莱汶港运来,在伦敦工厂进行安装测试。紧接着,是重型锻压机、全新的成套炼钢炉、钻管与铸件设备。
在文明时代,钢产量代表了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
现在也是如此,同时顺延了对矿石的产量的急需和挑拣等一系列工作。从炼钢到军工产业,以伦敦为基础形成了完整系列。在确保产量的前提下,没人在乎工人的生命。这里几乎每天都会发生几起事故,不是工人被卷进了选矿机,就是某人不小心掉进了钢水炉。
这绝不是故意迫害,所有事故都是操作流程不当所导致。
工伤赔偿这种事是不存在的。但作为帝国管理者对亡者家属的照顾,死者家人可以得到一个顶替进厂的工作名额,还可以得到一些配给品票证。包括:五十公斤黑面包和两公斤油脂(动物油脂或黄油)。
“五十公斤面包”很快成为了白人之间的玩笑,甚至矛盾纠纷口角时的威胁话语。
霸道总裁爱上我 月色静好
“你他(和谐)吗的是不是想领五十公斤面包?”抡起拳头的时候说出这句话,意义等同于“信不信老子整死你?”
大量的棉花从北方运来,私人作坊开始了高负荷运转。从早上七点开始工作,午餐二十分钟,下午同样是七点下班,中途有两次各十分钟的上厕所时间,全天休息时间不超过四十分钟。
按照“配给口粮百分之八十工作量”这条规定,完成全天工作之后,可以得到更多的食物,以及相关票证。
对一个成年人来说,这些食物是足够了,而且略有剩余。
可问题是,构成家庭的不仅仅只是成年人,还有老人和孩子。他们想要得到食物就必须参加工作,无法工作的家人只能从成年人那里得到食物。
除了加班,人们毫无选择。
加班时间分为两种:晚七点至十点,晚七点至十二点。所有加班工资都以“奖励”形式发放。第一种至十点时间奖励为正常工资的零点五倍,也就是在原有基础上增加百分之五十。后一种奖励为一倍。
如果没有加班,伦敦城内的老人和孩子将大批饿死。
新的工厂出现了,产品涵盖了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木材加工厂、奶制品企业、食品加工厂、服装厂、印刷厂……这些工厂的企业主和负责人都来自大陆北方,是身份与社会等级最高的巨人。
莱汶港在扩建,大批商品从这里装船运往北方,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摆在商店和超市的柜台上供人选择。“超市”是个新生事物,目前只在北方主要城市才有。帝国公民在那里选择自己所需的商品,这已经成为整体福利的一部分。
对北方的开发工作基本上交给了奴隶。天浩要求所有帝国公民进入学校,接受不同层次的教育。教育部被专门从内政部划分出来,针对不同受教育阶段的公民,在天浩的指导下编写了三套教材。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我们的人必须引领时代,必须成为全世界所有人仰望的最高级存在。”这就是天浩的要求。
只有帝国直属领地才是最高等级的市场。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必须从基础上强化国民受教育程度。强化帝国(和谐)军队战斗力的同时,对科技的强化与研发工作摆在了第一位。在新的社会分工前提下,重体力及附加值低下的工作由奴隶完成。
回溯文明时代,一个发展中国家想要成为给发达国家,其实只有两种选择:一是殖民,而是内卷。
两条路都在天浩的掌握之中。
殖民自不用说,撒克逊目前的所有资源和劳动力都被控制。冷酷的制度断绝了民众反抗之心,对物质的全面管辖杜绝了抵抗者群体扩大————连饭都吃不饱,还抵抗个屁!
内卷也很简单,首要前提是在工业化之前残酷压榨农民。这是必然的经济规律。
最重要的事情有三件:必须进行土地改革,必须进行全民基础教育,必须打碎宗教枷锁。
想要完成这一切非常困难。在天浩熟悉的历史上,太祖以强大的个人威望及权力做到了这一点,进而建立了强大的国家。
天浩正站在几乎相同的历史节点。
他做着同样的事。
残酷压榨撒克逊白人,是为了成就龙帝国伟大的基础。
生活充满了苦难,想要改变这一切就必须做出努力。痛苦的撒克逊白人被迫接受,他们无法反抗,唯一的希望就是老老实实服从帝国法律,通过日复一日的辛勤劳动,进而获得奖励,提升自己的社会等级。
不能直接把人压迫到死,那只会激起更大的反弹。在压榨的同时必须给他们留下足够的上升空间和渠道,让他们看到希望,进而产生更大的服从逻辑。
第一年是实验,第二年就变得稳固。之后……龙帝国将得到一个全新的“撒克逊特区”。
什么奴隶的悲伤痛苦统统毫无意义。只要不是发生在帝国直属领土,这一切统统可以无视。当然,对土地的需求永远没有尽头。现在压榨白人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大规模移民。
以莫伦特郡为例,现在已经有了五万多巨人移民。
穿越农女
以计划生育压制他们,反过来我们可以生养更多。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世界终将属于我们。
天浩开始把目光投向北方。
……
暴民山谷同样沐浴着春日的阳光。
狭长的山谷朝着远处延伸,一眼望不到尽头。
天浩从迅猛龙背上跳下,蹲在地上,用力按了几下坚硬的地面,随后手指轻轻扫开地表的积尘,看着脚下这块青灰色的平整硬地,他淡淡地笑了。
这是水泥铺成的地面,而且还是最近几年新做成的结果。
混凝土会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硬,以它为基础铺成的地面会板结,进而在一定时限后龟裂,形成大小不一的碎片。天浩在文明时代的时候就熟知水泥特性,以他的眼光不难看出面前这条路是在原先基础上进行了翻修。
路面上厚厚积累的灰尘很能说明问题————这条路不常有人走。
可即便是这样仍然要花费力气重新修正……道路本身仍然有价值,只是具体给谁使用,就很值得推敲。
天浩没想过要动北方暴民。至少在他原先制定的计划里,北方暴民被排在对世界征服战与文明统治以后。如果以序列一至序列一百为例,暴民的排序就算不是序列一百,也应该是九十九,或九十八。
事情总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产生变化。
几头正在训练的白头雕击落了一架无人机。
用“击落”这个词有些不太合适,实际情况是那些白头雕把无人机当做猎物发起攻击。它们以为那台会飞的机械是某种鸟类,要么对自己构成威胁,要么它的肉一定很好吃,于是成群结队围了上去。高速飞转的螺旋桨在空中散开了无数羽毛,被激怒的白头雕呼朋唤友展开一次次进攻。在付出了两只可怜猛禽脑袋被活活打烂的代价之后,螺旋桨和机件严重受损的无人机再也无法保持平衡,歪斜着身子从空中坠落。
情报部立刻向远在约克城的天浩报告了这起突发事件。接到密信,天浩先是感到意外,进而产生了本能的恐惧,以及震撼。
有人在监视我!
究竟是谁?
尽管对金雀花王朝的战争准备很充分,随时可以发动进攻,天浩仍然放下手上的一切工作,带着卫队第一时间返回了黑角城,调集了留守的禁卫军团所有战斗人员,总计多达两万六千人,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了后勤整编及相关工作,然后率军北上,前往长久以来被视作禁区的暴民山谷。
天浩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虽然是在山谷外面,尚未深入其中,但他仍然从山谷两侧残留的种种痕迹看出,这里的一切并非天然形成,而是人工开掘的结果。
这不是自然形成的峡谷,而是完整的山脉。宽敞的水泥道路沿用了文明时代的建设标准,目测宽度足以容纳两辆重型卡车并行,甚至留有中线和防止热胀冷缩对道路造成破坏的分块缝隙。两侧的排水沟虽然长满了杂草,却仍能使用。
天浩走到路边,用力拔掉一株沿着山墙侧面生长的灌木。一些泥土随着植物根部被拉起,“哗啦啦”滚落下来,同时暴露出被生长茂盛野草和灌木掩盖的黑色塑料绳网。
它的很多地方已经出现了分解迹象,黏黏的,手指摸上去有种类似半凝固胶质的触感。表面粘连着很多泥土,虽是塑料,却必须服从于时间的统治。
在文明时代,这东西很常见。尤其是地势险峻的交通要道上,经常可以看到用钢钉绷住边角,沿着路边山岩大片铺设的塑料绳网。它们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阻挡散落的落石,在一定程度上防止泥石流产生,紧固泥土使灌木植被更好的生长。
尤其是在这种直接挖开山脉断层,修建道路的两侧边缘,可以成倍提高施工与通行的安全系数。
天浩强化后的听觉非常敏锐,他察觉到空中传来轻微的“嗡嗡”声,仰头朝着声音来源方向望去,看到了一架位置很远,悬浮在半空中的无人机。
他笑了。
纵身跃上迅猛龙背,天浩用力扯了一下缰绳,以威严且洪亮的声音下达命令。
“保持最高等级警戒,以战斗队形散开前进。一旦发现异常目标,格杀勿论!”
如果换在半年前,天浩绝不会下达如此高调的命令。
可是现在不同,这次带出来的兵力虽然还不到半个军团,却是整个帝国最精锐的军事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