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wza火熱言情小說 萬古第一婿-第741章 快一年了看書-trlc3

萬古第一婿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婿
在朝歌游玩的心情被仙阁圣子打破,两人沿着街道往回走。
街道两旁灯光浮动,璀璨迷人。但万家灯火冲不破生辰的夜色。
反派只想活著 懶懶的飛雪
迷蒙的夜色,安静的街道。万家窗户透露出的微弱光映着路面,许无舟侧头看向秦倾眸,她脸庞绝美和娇艳,有着一种静雕美感。
清泉的美眸在夜色中更加的清澈,许无舟伸手牵过她的手,娇腻温热的宛如一块暖玉,触感撩魂。
或许有夜色的遮拦,秦倾眸被牵着手,难得的没有挣扎。
许无舟没有带秦倾眸回秦家,而是带她到了医馆。
石媚也去了圣楼,医馆并没有人。许无舟随手点了几盏灯,火光吸引一些飞虫绕着灯光雀跃。
走到医馆院子,许无舟拉着秦倾眸在藤椅上坐下,她挨着许无舟坐着,抬头看向星空,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迷离的星空,星辰寥寥,皎洁的月亮被云朵遮拦。
“我有些冷!”许无舟对着秦倾眸说道。
秦倾眸美眸瞥了许无舟一眼,脸有些发烫,可却没有说话,还是往许无舟身边移了移,依偎着他的身体。
感受着许无舟身上传来的丝丝温热,秦倾眸等着许无舟说话。
可等了许久,却不见许无舟出声。她侧目看过去,见他安静的深沉的星空。
侧脸的轮廓明俊、眸子深邃如这个夜晚一样悄然无声。这和许无舟平时的模样截然不同,秦倾眸望着有些失神迷离,一股淡淡的温宁在心间流淌。
似乎感觉到秦倾眸在看她,许无舟侧头看过去,清澈的眼眸和秦倾眸对视在一起,秦倾眸心慌自己的偷看被发现,脸上扬起润红,有些惊慌的移开目光。
“仙阁圣子听说要冲击彼岸境界,而且仙阁秘术修行不少,很强大。”秦倾眸掩盖失态主动开口道。
许无舟伸过手,把秦倾眸拦在怀中,嗅着她发丝传来的香气,有些贪婪的闻了一阵道:“要让这个世界没有歧视和阶层很难做到,可人总要有所敬畏和坚持,如果连善良都失去了,那还谈自己是一个人呢。”
冷酷王子的薄荷天使 劉七七丶
来到这个世界,做过很多前世不敢做的事情。比如杀人。在地球上,这样的事真不敢想。
但在这个世界,杀人并不是多大的罪过。许无舟其实是怕的,他怕这样毫无压力的杀人,会让他也觉得杀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会彻底的同流。
一开始是杀可杀之人,后来麻木了,变得对生命不再尊重。
如果对生命都不再尊重,那他还是他吗?或许,那时候的他已经不是地球上的他,许无舟不想失去自我。
看着许无舟深邃的黑色眼眸在灯光中闪动,秦倾眸真觉得许无舟是一个复杂的人。
以前那个少年,不说作恶,但性格确实让人不喜生厌。
但想到现在,秦倾眸又觉得或许是她的原因吧,她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去了解这个少年的内心。
“那首水调歌头是你写的。”秦倾眸美眸凝视着许无舟。许无舟舌战群儒的消息她已经听说过了,那里还猜不出。
想到以前许无舟一直说他要以文入道,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当是一个笑话,觉得许无舟好高骛远。现在想想,他当真是了不起,能承受世人的讽刺而不辩解几人能做到?
俄國教父 蟲草田十
“你现在的修行是什么情况?”
水调歌头助秦倾眸入道,但秦倾眸未免太强大了。居然以刚入神海境的实力横扫百秀榜,超乎想象。
“你给我的那滴血我用了,借着稷下笔勾连道书,这些天闭关,算是明道了。”
许无舟一怔,明道一途何其难走。年轻一辈中,传闻只有九痴明道了。未曾想到秦倾眸也明道了,难怪如此强大。
许无舟不由想到九宫圣域的书生,他一滴血就能助秦倾眸明道,这人超乎想象啊。
想到书生,许无舟又忍不住想到周姒。当初的荒唐和历历在目。
也不知道周姒在干什么。玄女洛宓不是说要丹药嘛,也不见她派周姒来拿。
“你在想什么?”秦倾眸见许无舟想什么想的出神,忍不住问道。
“有你陪在我身边,我脑袋里面还能想别的人和事嘛,想的肯定只有你啊。”
秦倾眸尽管无端娇羞,但是嘴角却扬起弧度,带着浅笑。
“你说人真是奇怪,明明你在我身边,可还是不满足,脑海中还得想着你的一举一动,脑补着你的各种样子,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情入骨髓呢?”
秦倾眸脸颊越发的娇艳。
我與保姆同居的日子
酡红的脸蛋,在这个黑夜中,越发的娇柔绝美。
目光凝视在她娇润的红唇上,如同是清晨沾染着露珠的玫瑰花瓣,有着极致的光泽和诱惑曲线。
秦倾眸注意到许无舟那双眸子中散发着灼热的光芒,感受着身上传来的真正温暖,秦倾眸感觉自己的情感无可抑制的升腾起来,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装着月色般的温柔和安宁。
许无舟眸子中的感情越发的炽热,带着的温暖似乎要把她给融到身体里面。
秦倾眸被盯得越发的羞涩,即使夜色也遮拦不住,她闭上眼睛,睫毛轻轻的颤动,头微微扬了扬,不知道是不是在主动邀请。
许无舟手捧着秦倾眸的双颊,捧了许久未曾做别的,仿佛许无舟冻住了一样。
秦倾眸疑惑,睁开眼睛要看许无舟,而这时候却感受到许无舟的手托着她的脸颊往前,而后嘴唇感受到被覆盖。
嘤咛一声,秦倾眸只觉得嘴中被撬开。
秦倾眸身体微微颤动,她僵硬住不知道做什么。
许无舟享受着香津娇玉,秦倾眸不知道如何做,只能被动而生涩的回应许无舟。
夜色迷人,直到许无舟松开她。她脸颊发烫,艳若桃红,明眸迷离,当真是美的不可方物,动人心弦。
许无舟揽住她,也有些痴迷。
似乎察觉到许无舟的情绪,秦倾眸道:“快一年了。”
许无舟看向秦倾眸,心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快一年了,是结婚快一年了?
“是啊,我们快结婚一年了。我得想想,该给你什么礼物。”
天才炮手 大官場
秦倾眸见许无舟含笑对她道,她突然心揪了一下。望着许无舟,主动的在许无舟的唇上轻轻的啄了一下。
全球競技場
快一年了,是我们结婚一年了。同样,大婚的那一日,也是你生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