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笔趣-第995章 天池寒潭相伴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七日时间,也不算长,姑且等上一等就是了。
好看的都市小说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ptt-第995章 天池寒潭展示
灵气复苏位面里,方正超过大半时间都是陪在了云浅雪的身边。
一来化神玉的暴动,有了流晓梦她们的掩护,想要获得单独与云浅雪相处的机会来的简单了许多。
而且他也想要更多的关注一下云浅雪的情况。
而在末法世界的话。
他大部分时间都一直在与昆仑三尊畅聊以及请教一些修为上的不解之处。
以他如今修为,纵然绝对实力还及不得昆仑三尊。
但若是单打独斗的话,诸多底牌在手,他的胜算绝对不低,这等境界本已有足够的资格与他们坐而论道。
可如今在昆仑三尊眼中,方正不过是一位拥有凝实境修为的晚辈而已。
如今他们对他的感官不要太好,自然便想要趁机指点方正一二,以此来稍缓自己的愧疚之心。
而方正这一个多月里吸纳了众多昆仑弟子的修为,再加上真元内探深入,早已经将昆仑功法的运行路线给琢磨的一清二楚。
但毕竟不够直观……
他趁势提出自己的诸多疑惑,正是他参悟昆仑功法的不解之处。
当然,他没头没脑的提出,元极等人只会觉得这方正提出的功法,竟然正契合昆仑的诸多妙处神奇,却没有人一想过,这方正竟然早已经将昆仑功法烂熟于心。
面对方正,他们自无隐瞒,而方正却也终于弥补上了最后一层短板。
而夜晚之时,只是稍稍尝试运转昆仑法门,便深觉这法门神妙之处,较之《九转玄想》未必胜出多少,但修炼之时,吸纳的真元竟比《九转玄想》还要来的浓郁许多。
这功法竟如此契合我的体质么?
方正忍不住心头讶然……
尤其是御使此等功法,竟与《九转玄想》全无半点冲突。
或者说但凡有些冲突,也都在他的一个念头之下,尽都消解于无形……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冲突到底是怎么解决的。
“若我当初没有加入蜀山,而是成为昆仑弟子的话,恐怕就算没有诸多奇遇,我现在的修为也不会比在蜀山弱上多少了。”
方正心头隐约浮现这么一个古怪的念头。
他心头已是暗暗下了决定……
这七天,定然要好好向三尊请教一下才行。
于是乎。
短短七天的时间,却让昆仑三尊尽皆是对方正大为震惊,看着他的眼神已经是惊若天人。
他们对方正印象不差,昆仑诸多非是禁忌的法门,他们也都没有太过吝啬,传授给他也算是全了这一段事宜,多年之后,此事也许还会成就一桩美谈呢。
但言谈泄漏之后,他们方才震惊,无论何种昆仑法门,这小子竟都是一点即通。
仙玄之体?
此子悟性之高,世所罕见,举一反千,不在话下。
他若入昆仑,当成就不逊色于任何一代的昆仑三尊,甚至恐怕还要远有胜之。
“唉,可惜你非我昆仑弟子,不然的话……昆仑……罢……”
元极想要感叹昆仑兴盛不在话下,但想想昆仑避世不出,与世无争,纵然再如何兴盛,又有什么意义?
当下也只得住口不言了。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葉恨水-第995章 天池寒潭相伴
而七天过后。
这一天清晨。
众昆仑弟子们仍是该晨练晨练,该早课早课,该修补昆仑前的那个大坑洞的去修补大坑洞。
毕竟如今辐射已失,也就不必再跟之前那样粗粗填上一填,可以自他处取来灵气土壤,将这深坑填平,再种植上灵草植被,至多十年,昆仑山当尽复旧观。
优美都市异能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第995章 天池寒潭展示
而这一日里,他们才刚刚各自开始自己的活计。
昆仑警神钟已是随之响起。
“怎么回事?”
众昆仑弟子无不抬头看向了穹顶。
在那里,昆仑山巅。
一道又一道灵气光圈随着钟声的震荡,向着四面八方扩散,随即波及整个昆仑山。
“天池开启?”
“莫非是又有人犯下过错了?唉……好可怜……”
“快走吧,尊者号令,还耽搁什么!”
千余道剑光宛若流星雨的回放,自大地之上蔓延无数流光,逆流而上,汇聚于一股流星雨群,径自向着昆仑山巅而去。
只廖廖半柱香的时间。
千余道流光尽都落在昆仑山巅。
昆仑山巅,虽名山巅,但却是极其辽阔,哪怕容纳众千名弟子,也丝毫不显拥挤。
而此时。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笔趣-第995章 天池寒潭分享
昆仑三尊,以及方正四人早已经等在那里。
在他们身前,一处前方不见尽头,一眼望不见底的寒潭,正散发着袅袅白烟……
而潭水亦是呈现乳白之色。
怕是称作钟乳泉怕是也有人信。
而其灵气之充裕,连方正也忍不住为之心惊不已,这寒池灵气之浓,已凌驾于灵气复苏位面之上了。
想不到这末法世界,竟然还有这等宝地。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線上看-第995章 天池寒潭相伴
踏遍三界。
方正第一次看到在灵气的质量数量上,尽都碾压灵气复苏位面的地方。
“参见尊者!!!”
众昆仑弟子齐齐躬身。
元极示意众人起身,高声喝道:“警神钟响,寒潭水开,此乃我昆仑延续数千年的传统,今日以警神钟警示诸位前来,自也是因为,有人须得入水一行。”
他指向了方正,道:“蜀山弟子方正,受贼人云天顶算计,误入我昆仑内门之中,更毁我昆仑内地,虽事后尽心补救,其心可原,其心可悯,但错就是错,功过虽可相抵,刑法不可免过。”
这话一响。
昆仑众弟子皆是错愕。
竟不是昆仑弟子,而是蜀山弟子?
元化嘴唇张了张,想要求情。
而众弟子们都已吃过方正的丹药,对他印象无不极佳。
这昆仑天池可非是凡俗之地,进入其中所受苦楚亦非是寻常人所能忍受。
他们自是不忍。
但众人还没说话,元极已经道:“然方正毕竟非我昆仑弟子,又于我昆仑有大恩,我昆仑规矩,于他也不必尽守,破灭昆仑内地一事,可就此揭过,但闯入内门,须得入天池一游,但方正救治我昆仑弟子,我等自也当感念其恩,今日他入昆仑天池一日,自此之后,此事一笔勾销,昆仑虽然人不得再行提起此事。”
说罢。
众弟子顿时点头称是。
心道确实,若是死板固守,那才是不对,但只一天的话……罢,忍忍就过去了。
方正道:“多谢师伯留情。”
“规矩就是规矩,规矩不可废,规矩必须遵循,这是昆仑规矩,我已在规矩之内尽量减缓刑罚……方师侄,委屈你了。”
元极让开位置,道:“入水一行吧,方师侄。”
“是。”
方正目光在那白色的泉水之中扫了一眼。
内中灵气确实极度充盈。
若是在水里逗留一日,于修为恐怕能有不少进益。
但苦楚……
罢了,人家都提出来了,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好感度,就这么没了可不行。
方正咬牙,纵身扑入寒潭之中。
水花飞溅……
他整个人已是消失在了水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