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馬林之詩-第六百四九節:東部見聞(五)分享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泰南人从来不相信神明,我的祖父是这么告诉我的。”孟先生转身看向大海。
“但是你们不是说你们信夫子,也信真君吗。”马林背靠着大海,坐在船舷上的他看着孟先生:“真君……真的是邪神吗?”
“是啊,是邪神,比如说绞首者,这就是一位真君。”孟先生看向马林。
“我以为你会说什么绞首真君。”马林给这位弹了一支烟。
孟先生接过烟,用火柴点燃,美美抽了一口烟:“真君,只不过是一种称号,就像是夫子,我们都知道吴夫子与孔夫子代表的谁,只不过这两位太强大了,出于尊者忌讳,我们称公正之主无名氏为吴夫子,而孔夫子的谐音,你也知道会是谁对吧。”
“原来如此,那我可以理解,不过,你为什么要称他们为邪神呢,因为他们行事诡异嚣张吗?”马林从烟盒里掏出一支烟,一边放到嘴边,一边清耳恭听。
“有些的确是这样,有些倒不是,甚至有些真君也在帮助我们。”说到这里,孟先生将手里的烟灰弹进了大海:“我们提真君之名,也是因为他们都是逝去的人,因为心怀执念而复生,它们超脱了如今的轮回,以怪异之姿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已经无法被称之为人了,但偏生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有着生前的记忆,为何成为怪异也是因为生前有未了之事。”
“未了之事?”马林有些意外,毕竟自他来到这个世界,见到的那些邪神,大多都是因为被扭曲了心智的可怜虫,这未了之事又要怎么解释,而孟先生又会给他一个什么样的解释呢。
“大多都是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比如说绞首者,这位真君最早是在第四纪元末期的时候被发现的,那个时代,我们泰南还在艰难的与来自北方的混沌大军进行对抗,这位所在的城市如今早就已经不可考,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所在的大毁灭时代模样的城市废墟里有一条笔直的大道,上面满是各式各样的路灯,上面挂满了各种各样的人,那些人似乎也是来自不同的纪元,甚至还有不少人来自大毁灭之前。”
孟先生说到这里,马林的脑子都已经可以脑补出不少于四千字的诡异情况了,但是只是把人当秋千挂,马林还是无法确认这位的阵营:“他为什么要绞首这么多的人呢。”
“据误入大道的人说,他们会被控制着走到大道的中段,在那里,那位真君以一个千变万化的形象展现在他的面前,这位怪异会要求误入者向他展示他的心脏。”孟先生说到这里,注意到马林脸上的惊讶:“马林先生,您是不是觉得这就是邪神本性,其实并不是,这位绞首真君,只会杀死那些黑心肠的恶德者,所谓的展示心脏,只不过是向这位怪异展示一个人所拥有的良心而已,如果他判定一个人有罪,那么它就会被挂到路灯上,如果他判定一个人无罪,那他就可以在那一天内完全平安无事的通过那座城市,绞首者已经完全统一了那座废墟里的所有怪异,所以有时候,自知无罪者也会进入那座城市,利用这一特性获得在那座废墟里寻找大毁灭之前的科技的一次机会。”
“……守序中立阵营。”马林点了点头——这个叫绞首者的家伙还挺有意思的不是吗。
说他守序,是因为这个家伙有类似于审判的神职,所有出现在他面前的凡人都要被他所审判,如果凡人有罪,他就会杀了这个凡人,将他的肉体置于他的领域之中。
如果凡人无罪,这个怪异真君就会放他离开,而且会在当天保证他的安全。
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家伙。
马林想到这里,又看向了孟先生:“他说凡人有罪,那是什么罪呢。”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馬林之詩 半步煉獄-第六百四九節:東部見聞(五)分享
“……奸商,任何只要被他认定为奸商的家伙,都会被他所审判。”说到这里,孟先生打量着马林,仿佛是在打算着一个要上路灯的可怜人。
马林翻了一个白眼——行吧,果然是怪异,这么奇怪的未了之事都有。
“马林先生您似乎并不意外?”孟先生乘胜追击着问道。
“没,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好意外或是奇怪的。”马林摇了摇头。
其实他也非常了解这位怪异的想法,如果路灯上的都是奸商,那么这个怪异对于马林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这个世界这么危险,每一个人都在直面死亡,奸商也是理所当然地要面对死亡,总不能说他们不能死吧。
哪儿来的道理。
“……也对,马林先生您做的那些事情在我看来,和奸商是有根本性的差别的。”孟先生想了想,表情一变,有些歉意地笑了笑。
孟先生一道歉,马林倒是也有些尴尬了——毕竟这些年里马林不说别的,在坑贵族这一方面从来没有手软,比如说前两年,那把镀金M1911,自带好几个术式法阵,可以做到无后坐力和消声,就在希德尼卖了一个非常棒的好价钱。
就是那种利润差不多400%的那种吧,换而言之,那个路灯,马林只怕当之无愧了。
嗨呀,这年头,为了救世界赚点钱还要被怪异当成奸商,太艰难了。
接下来马林和孟先生又谈了一会儿,除了绞首者之外,马林还听孟先生说了另外几个怪异,这些怪异真君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大多脾气古怪,死不挪窝。
其中死不挪窝,马林和泰南人想的差不多——死后变成的怪异,只能影响到死亡时所在的那片区域,因为他们已经不是真正的生命,只不过是一些思念体而已,这样的邪神……真的可怜啊。
不过还是有一个真君吸引了马林的注意力——叹息者。
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怪异,完全无害,甚至他所在的废墟中也只有一些完全无害的异种与精怪,混沌进入它的领域也会被净化,这个怪异坐在一座大毁灭之前的城市里的广场上,说着口音很重的话语,没有人能够听懂他在说什么,但是他所在的广场是大毁灭时代最伟大的幸存者城市的落脚点,每一个人都说,来到那座废墟城市,仿佛人的心理都受到了洗涤。
正因为如此,在第四世纪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泰南人再一次联合了起来,就是在那座城市签订的条约。
七个幸存者国度再一次联合,泰南最大国度的皇帝甚至主动退位,泰南再一次进入贤者治世的时代,九位贤者与他们的后继者所作所为有目共睹,在他们的带领下,泰南人正在重新征服这个世界。
孟先生说的贤者让马林非常好奇:“贤者,贤者是超凡吗?”
“并不是,贤者只是凡人,他们都是被挑选出来的失能者,他们无法接触到术式网络与灵能网道,更没有超凡才华。”
在孟先生的介绍下,马林理解了贤者——他们都是无法使用任何超凡能力的人,从被鉴定出来之后,就会被贤者们收为学生,从孩子们懂事开始,贤者会教导这些孩子们,等到为期六年的学业完成之后,成绩优异者会成为贤者学徒,他们会跟着贤者们学习治国之策,直到贤者们老去,他们会接过贤者之杖,继续带领整个泰南文明前行。
“贤者们怎么保证他们所作所为的纯粹性。”马林有这么一个问题。
精华都市言情 馬林之詩-第六百四九節:東部見聞(五)相伴
“他们不娶妻,不生子,贤者称呼他们的学徒是人民的孩子,贤者本人自称公仆,但我们更喜欢称公仆为补天者,因为是他们的努力,让我们的文明重回正轨,我无比憧憬着贤者,甚至在很小的时候想过我为什么不能是失能者,那样就能够成为贤者了。”
提到贤者,孟先生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在他的话语里,马林听到了一个孩子对于成为英雄的渴望。
“你有超凡能力,是没有办法成为贤者的。”马林笑着说道。
而孟先生也笑了笑:“是啊,我不能做贤者,因为我是一个超凡者,但是我在年轻的时候有幸见到过一位贤者,那位贤者告诉我,如果想要为这片土地做些什么,不需要成为贤者,只要有这样的心意,无论你做什么工作,都是在帮助这片土地与这片土地上的人……我大受启发,所以,我努力学习,甚至跟着早年随使团过来的西部人类世界的工匠那儿学会了希德尼语与北方王国语,最终在使团需要我的时候我加入了,说起来,十年前我就来过这片土地,只不过那个时候没有你。”
说到这里,孟先生将手里早就已经熄灭的烟尾巴放进了垃圾桶。
“马林,你是我见过的最神奇的孩子,你比那些学徒还要拥有智慧,你古板却处事圆滑;你强硬却了解妥协,如果你想见贤者的话,我可以为你引见。”
“没问题,我的确想见一见这些真正的贤者。”马林深知,这些贤者是真的在做事情的。
他们的所作所为,在马林看来有如再世圣人。
有了这层约定,马林送别了要下舱去休息的孟先生。
这个时候,远远看着这边的孟取义这才走了过来,这个姑娘儿打量着马林:“你是我见过的能够和我那个死板的父亲聊这么久的同龄人中的第一个。”
“也许是因为我和你父亲有着相同的信条吧。”马林微笑着说道,同时一本正经地吃了孟取义的豆腐——我和你爹关系好,你叫一声叔叔试试?
这个姑娘并不笨,立即就发现了马林的险恶用心,她吐了吐舌头:“我听你鬼扯,你这个家伙,我爸爸一定是因为你是传奇,才陪着你聊天的,他可是一个大忙人,整天都在做事,是一个工作狂,能够让他陪着聊天的,只有像你这样的家伙。”
面对孟取义的自说自话,马林微笑着做出了反驳:“也许是因为我也是一个工作狂,你看,同类之间都会互相吸引的。”
“……”孟取义小姐打量着马林,最终有些气馁地叹了一声:“你说得好有道理啊。”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討論-第六百四九節:東部見聞(五)熱推
“是啊,你看,这就是我和你所说的英雄所见略同,孟小姐,说起来,你喜欢你父亲吗?”出于好奇心,马林开口问道。
“我才不喜欢这个不照顾家的男人。”孟取义哼了一声,但是这一声哼里马林分明还是听到了后面还跟了一个唧音。
你这个家伙都哼唧了,难道就不能认清你自己,诚实于自己的好与恶吗。
马林笑了笑,孟取义对此非常的疑惑:“你笑什么。”
“笑你傲娇,明明喜欢你父亲这样优秀的男人,却总是说你并不喜欢他,崇拜自己的父亲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马林笑着说完,转身走向舰尾:“我去看看杰森和三号他们有没有钓到鱼,人要来看看吗。”
孟取义并没有回答,但是她那轻快的脚步声还是从一个侧面出卖了它主人的心情。
于是带着小孟姑娘来到舰尾,发现杰森正拿着一把喷灯在烤鱼,马林一开始是想这么喷真的能够烤熟一条鱼吗,但是思考了一下——这两个小子还烤不出两条鱼?
拜托,三号也许有可能,但杰森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啊。
带着这样的想法,马林接过杰森烤好的鱼,然后看到小孟小姐也拿起了杰森给她的一串烤鱼。
“女士优先?”马林非常绅士地笑着问道。
“你可给我拉倒吧,你先。”孟取义瞪大了眼睛。
于是马林闭上眼张开嘴咬了一口鱼肉。
嗯……!
马林睁开了眼睛:“取义,你知道吗,出现在你我手上的,是你我从来没有品尝过的全新烤鱼,刚刚我咬了一口,鱼肉的鲜嫩在我的口腔里炸开,所谓美味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有如恋爱一样的感觉,我感受到了人类无法想象的极致,这条鱼仿佛在我眼前活了回来,它仿佛在回归原初,这一切的味道告诉我……生命有多么美好。”
“真的这么好吃?”小孟小姐好奇,然后咬了一口鱼。
再然后,被辣到的她尖叫着跑向了淡水桶。
马林扭头,看着索斯塔克三号与杰森露出男人之间心有灵犀的快乐笑容。